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大选前的法国经济:郎中多了病难医   

2017-03-19 09:22:51|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选前的法国经济:郎中多了病难医

 

法国大选在即,选情因为一个又一个戏剧性场面的出现变得微妙:中右翼共和党(LR)候选人菲永(Fran?ois Fillon)因妻儿“吃空饷”丑闻爆发阵脚大乱,却咬牙不退;现执政党社会党(PS)匆匆推出的候选人阿蒙(Benoit Hamon)人望不孚、政纲争议性大;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相较四年前政纲了无新意……种种迹象表明,倘LR不能及时劝退菲永,本次大选第一轮投票出线的两人,将极可能是极右翼国民阵线(FN)候选人勒庞(Marine Le Pen),和原社会党希望之星、因党内权利争斗转为独立候选人的马克宏(Emmanuel Macron)。

问题是法国经济已等不及政客们无休止争吵了:去年法国GDP增速尚未正式公布,但大抵在1.4-1.5%之间,失业率则依旧维持在两位数,青年失业率更高;2月21日欧盟委员会公布的预测数据称,法国2017年负债和GDP总值比预计为96.7%,2018年预计为97%,远超过欧盟“公共债务不得超过GDP总值比60%”的“安全线”。2月27日,法国国家统计和经济研究所(INSEE)公布研究成果,显示在25-66岁法国人中,认为自己财务状况改善的比例仅54%,较2005年下降6个百分点,其中25%认为自己的财务状况比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更糟。调查结果显示,67%的60岁人群认为自己财务状况有好转,而30岁人群中这一比例仅剩41%,许多受访者表示“不平等是有遗传性”的……很显然,和4年前大选时相似(如果不是更糟的话),大多数法国人认定“我们的经济得了病,需要医生”,而各党派候选人纷纷试图证明,自己才是那个药到病除的良医。

原本,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政治版图上,中右翼的共和党(及其可追溯到“戴高乐派”的一系列前身)和中左翼的社会党构成最主要的两极,人们最关注的是这两个最有可能上台政党的“治疗方案”。但今年情况特殊,菲永焦头烂额,阿蒙临危受命,两人都未遑拿出系统性的“药方”,且从目前情况看,他们双双在第一轮投票后出局的概率已相当大。

不过对他们两派的“治疗方案”,人们并不难推测:菲永(或菲永被迫退出后的“替补”)会有保留地支持欧洲一体化,强调减税、减赤,主张削减福利开支和压缩财政支出,有条件地支持自由贸易;阿蒙在出任社会党候选人支出喊出过惊世骇俗的“人人派糖(给每个法国劳动者发‘保底工资’)”口号,在引来如潮口水后趋于沉默,是否会将这条引入最终竞选纲领尚未可知,但大抵上,这位得到社会党内传统派大佬力挺的“大选冷门”,会遵循社会党传统的“增加开支、增加税负、加大刺激手段”路线——也就是说,走一条比现任总统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更“左”的路。

不去谈更复杂的因素,仅就经济论经济,这两种“治疗方案”在今年选战中都注定不讨巧:共和党的路数是“固本培元”、“慢慢调理”,火烧眉毛的法国经济怕是等不急这样的“慢郎中”;社会党奥朗德已用了4年证明其“药方”不济事,如今换上个更敢下猛药的阿蒙,法国人恐也不敢尝试这味“虎狼药”。

地球是圆的,在任何一点分别向左右两边狂奔,如果走得太远,最终会在某个点上“喜相逢”,极左和极右也是如此:勒庞、梅朗雄在政治上针锋相对,但他们开出的经济药方却殊途同归——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提高关税,对进口产品实施配额制,以确保法国本国工、农、商各行业不被外国竞争者打垮,并保护法国人就业。这两位政客不约而同表示,一旦当选,他们将“立即”照方抓药。

问题在于,欧盟现行法规不允许任何一个成员国这样做,英国曾打算这样,结果“退欧”了,而勒庞、梅朗雄等人恐怕“等的就是这个”——退欧恰是他们巴不得的一件事。但正如许多法国研究者所指出的,采用这样的“治疗方案”未必能药到病除,却很可能把外国甚至法国企业吓跑,而“虚不受补”的本国经济结构,恐怕届时仍然经受不住海外竞争者的冲击。

当然,按照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二轮定律”,如果真出现“马克宏对勒庞”的第二轮对决形式,几乎所有左、中、右派都会默契地呼吁本派支持者投票给马克宏,以防“极端分子”勒庞真的上台执政,因此现阶段马克宏成为最有可能当选未来法国总统的人,他的“治疗方案”也格外重要和引人关注。

2月24日,马克宏在经济类大报《回声报》上首次公布了未来5年系统的经济纲领。

这一“治疗方案”的核心是“6年压缩开支600亿欧元”,具体明细包括,通过精兵简政压缩中央政府开支250亿欧元,削减对地方政府支持100亿欧元,压缩医疗保险开支150亿欧元,压缩失业保险开支100亿欧元;减少120万公务员名额,代之以成本更低的短合同雇员;通过办公数字化和报废重污染汽车达到精兵简政省钱的目的;自2018年起削减家庭房地产税80%;通过将企业税和家庭税税率调整为同一税率,减少企业所得税率25-33%;按照统一的30%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和“富豪税”,等等。

尽管出身左翼且至今仍得到奥朗德等社会党温和派的暗中支持,但马克宏“治疗方案”竟带有浓厚的右翼气息(如减税、精兵简政、压缩政府开支、减少社会福利等),这与其说是他在经济上“右转”,毋宁说是一种惩于政治同盟者奥朗德4年执政支持率跌落至历史新低、旧“药方”此路不通的前鉴,而被迫采取的一种趋利避害手段。

但正因为该“药方”不过权宜之计,其中粗糙甚至滑稽之处比比皆是,如既要减少地方行政拨款、减少税负,又要将更多工作推给元气大伤、财力捉襟见肘的地方当局,本身就近乎天方夜谭,又如减少八成房地产税既不切实际又不可能如其所言“照顾穷人“(住HLM即低租金住房的穷人没有物业,又何谈物业税)。税务律师特鲁扬(Truyens)更在《回声报》上指责“把性质完全不同的企业所得税和个税硬绑在一起,徒然凸显马克宏在经济上的外行”。

当然谁都明白,选举归选举,执政归执政,马克宏今天的种种“治疗方案”,当选后并非一定都会被兑现。但倘若如特鲁扬所言,最热门“郎中”在问诊关键时刻总说外行话,会严重动摇“患者”们对医生和医疗的新任,影响“医患关系”的稳定。

  评论这张
 
阅读(146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