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韩国:“闺蜜门”究竟能掀起多大风浪   

2016-10-30 19:51:12|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国:“闺蜜门”究竟能掀起多大风浪

 

1029上午,韩国检察机关突然搜查了总统朴槿惠秘书及助理的住所和办公室,并没收了部分电脑、文件及移动设备。检方随后表示,他们正对上述两名助手进行调查,而这是所谓“闺蜜门”事件掀起的最新风浪。

 

长堤蚁穴

 

“闺蜜门”最初是由“小道消息”开始引发的。

一开始事情似乎和青瓦台相距遥远:韩国梨花大学一名2014年入学的女生郑维罗当初因“马术特长生”被特招,在校期间不论考勤、考试表现都不合格,但均能顺利通过。由于自2016年暑假后,梨花大学在校及部分毕业学生就一直针对校方擅自成立专科学院、扩大特招范围及对某些“特殊学生”给予额外照顾,发起了持续不断的弹劾校长(崔庆喜)的运动,郑维罗被作为“典型”之一列出,却遭到校方强硬反弹,甚至据传惊动了特警。

正所谓弄巧成拙,素有“刨根问底”和“不屈不挠”传统的韩国学生团体反而因此对郑维罗的背景产生了浓厚兴趣,“人肉引擎”一经发动便不可收拾,郑维罗的身世一旦曝光,围绕朴槿惠的种种离奇传闻便不胫而走。

原来郑维罗的母亲是朴槿惠自幼相伴40多年的“闺蜜”崔顺实,“梨花传闻”称,朴槿惠办公室从中施加影响,促使梨花大学校长崔庆喜在2014年修改特招附例,为郑维罗特设了一个“马术特长生”的项目。

韩国自19882月实行政改以来,历任总统在任期结束前或结束后几乎都“晚节不保”,受到种种指控,朴槿惠任期仅剩一年,此时此刻出现“梨花传闻”似乎不足为奇,一些韩国政治分析家最初也据此认为“不算大事”。

9月底风云突变,韩国反对党议员爆料称,总统办公室还促成某个商业游说团体向崔顺实控制的两个基金会捐款达数千万美元,以换取政府的回报。如果说“权钱交易”在俗称“财阀共和国”的韩国第六共和国早已见怪不怪,但如此具体、巨额的权钱交易、权力寻租已触及刑律,倘若指实,后果就严重了。

谁也没想到“大头”还在后面。

1019,崔庆喜迫于压力宣布辞职,从而成为梨花大学130年历史上首位未能任满4年任期的校长,随即韩国众多媒体相继爆料称,崔顺实绝非一般“闺蜜”,而是一名足以操纵总统的神秘人物。

 

传说成真

 

原来崔顺实的父亲叫崔泰民,是一个韩国历史上著名的争议性人物。

崔泰民曾是警察及佛教僧侣,但后来自称改宗天主教,再后来更自创所谓“永生教”并以教主自居。他用过七个名字、结过六次婚,1994年以82岁去世。

崔泰民和朴槿惠之父、前韩国军事强人朴正熙关系密切,称崔准确预言过朴槿惠母亲的被暗杀,因此备受朴氏父女信赖,他曾扮演朴槿惠导师,并帮助管理一个名叫“新思维运动”的亲政府志愿团体——而当时年纪不大的崔顺实已悄然登上前台,担任“新思维运动”的青年领袖。

早在朴正熙-崔泰民时代,就有大量关于朴崔两家关系特殊、后者利用前者权势作威作福的传闻,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1979年被国家情报院(KCIA)部长金载圭刺杀,后者在法庭上曾表示,刺杀动机之一就是“朴正熙不能阻止崔泰民的贪腐”。

但此后一度远离聚焦的朴槿惠反倒更加深受崔泰民影响,1994年崔泰民去世前夕,据称郑重将女儿崔顺实托付给朴槿惠,称“她能给你带来神秘的帮助”。

更惊悚的传闻陆续曝出:有的传闻称,崔顺实被允许修改朴槿惠重要演讲稿,能够提前掌握总统外出访问的时间表,甚至可以支配总统衣柜,指点该设计怎样的服装,即在什么日子里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更有人具体指称,朴槿惠总统任上最重要的讲话,即2014年阐述朝鲜半岛统一愿景的德累斯顿演讲系经崔顺实修改。

最初,青瓦台对传闻表现得不屑一顾,称之为“毫无根据”,但1024,韩国有线电视频道JTBC称,他们发现一台属于崔顺实的平板电脑,上面赫然载有44分本属绝密的内阁会议相关文件,尽管崔顺实在德国否认被曝光的是她本人电脑,但有人证实那是她朋友的电脑。于此同时,韩国《民族日报》援引专栏作家李成韩的话称,上呈朴槿惠报告的副本每天都送交崔顺实审查。李成韩称崔朴姐妹相称,崔有自己的顾问团队,干预政府包括部长任免,甚至关闭开城工业园区(今年1月朝鲜核试验后)等重大决策。这两件传闻相互印证,令青瓦台百喙莫辩。

1025,朴槿惠终于顶不住了:她走上电视深深鞠躬致歉,公开承认自己2013年就职后一段时间里,确实就一些文件“咨询”过崔顺实,但对其它传闻不置可否,同时继续就自己和崔顺实的“友情”宛转回护。

或许朴槿惠意在“止损”,但效果却宛如火上浇油。

 

火上浇油的危机和愈演愈烈的传闻

 

由于执行了一系列争议性政策,且在413日立法选举意外落败(她所属的新国家党以122123一席位之差,将国会第一大党位置拱手让给反对党共同民主党)后继续表现专断和延续“小圈子治国”传统,朴槿惠支持率一路下滑,公开道歉前夕盖洛普民调支持率已降至25%,公开道歉后更一发而不可收拾,28日的最新盖洛普民调显示,朴槿惠的支持率再创新低,降至17%,不支持率则高达74%。此前一日Realmeter民调显示,朴槿惠支持率跌至17.5%,是20132月上任以来最低,新国家党支持率则跌至26.5%,跌了4个百分点。

尽管一些专家(如。华盛顿Teneo智库高级顾问、前美国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负责人车维德Victor Cha)认为,朴槿惠可以通过再发表一次更诚恳的公开道歉,并重组总统府工作人员的方法化解、至少缓解此次危机,但更大压力正接踵而至。

首先,朴-崔间特殊关系细节被不断挖掘。

人们发现,早在朴槿惠只是个议员时,其秘书室负责人郑润会就备受争议,被称为“太上议员”,而这位郑润会又是个“妻管严”,受到妻子的控制——如此厉害的“妻子”不是别人,正是崔顺实(现已离婚);人们发现崔泰民早就被多次指称“贪腐”,却从未因此遭到正式指控,崔泰民对朴槿惠施加“控制”的说法早在2007年就已有传闻,当年接受采访时朴槿惠曾称崔泰民是“爱国者”,并表示对其在“自己最困难时刻给予的忠告和慰藉”表示“十分感谢”,但当时朴槿惠坚决否认崔曾“心灵控制”她,并对她施加影响。

28日夜,《朝鲜日报》旗下电视台TV Chosun播出视频剪辑,对网上流传的所谓“以崔顺实为首的‘八仙女’实际操纵韩国政治,朴槿惠不过是前台木偶”传闻予以“助推”。

尽管这些传闻一个比一个离奇,但正如一些评论员所言,如今韩国人已不敢再轻易否定这些传闻——在25日朴槿惠亲承之前,有几个人敢相信她所承认的那些耸人听闻传说是真的?

一些海外媒体也不动声色地为锁定传闻“添砖加瓦”:英国《经济学人》28日报道称,两家涉嫌基金会是“促进海外文化基金会”和“MirK体育基金会,游说者则是韩国工业联合会的成员,涉案金额高达6900万美元,后者希望通过为崔顺实的女儿支付培训费换取商业利益,而郑维罗甚至还希望代表韩国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盛装舞步比赛;德国几家媒体则采访了躲在德国黑森州的崔顺实,后者声称“自己是无辜的,但不会回国面对调查员”,理由是“心脏病、神经衰弱”——很显然,此时此刻这样的苍白辩解只能适得其反。

 

将掀起多大风浪?

 

车维德28日曾表示,只要学生和非政府组织公开示威的规模达不到“国家级”,朴槿惠受到辞职压力的概率就不会很大,因为反对党(甚至部分执政党成员)虽呼吁对丑闻展开调查,但尚未直接提出针对总统的弹劾。

但“国家级”的门槛似乎并不算高:29日,数千名韩国民众走上首尔街头,要求朴槿惠辞职(警方的数据是8000,但组织者称有3万人参加,其中包括城南市长李继明等政要)。

青瓦台的“止损”行动也在亦步亦趋地升级:28日,韩国教育部宣布将投入10名以上专人调查梨花大学招生、体育特长生出勤及成绩管理等问题,预计调查时间为一周;同日深夜,总统办公室称,朴槿惠已将争议极大的秘书室长柳一镐解职,而这位秘书室长是624刚刚由她不顾反对党激烈抨击执意任命的,后者更一度被认为是“钦点接班人”。

但危机显然已开始失控:朴槿惠迟迟不愿对“爱国者”之女、“纯洁友谊”拥有者崔顺实假以颜色,即便原本支持她的右翼也开始失去耐心,一贯是她“铁粉”的明治大学教授Shin Yool坦承“这是韩国建国70年来最大政治信任危机”、“人们已开始公认总统不具备领导者的能力”。而一贯支持朴槿惠的《朝鲜日报》更发表社论,称“这已不是简单的跛脚鸭,而是总统履行职务的能力被质疑的问题,是政府濒临完全崩溃的问题”。

28日,朴槿惠取消了原定的、与半岛统一委员会的例会,却跑到釜山参加一个仪式,结果遭到在场学生的愤怒声讨,这也从另一个层面表明,事态还在持续扩大。

对于如何“止损”,韩国左右翼的看法是不同的。

《朝鲜日报》作为右翼旗帜,提出“彻底解散秘书室、重组内阁,任命新的看守总理”,而Shin Yool则认为“只剩下两种解脱方法,要么成立一个大联盟政府,要么承诺在宪法修正案通过后自己辞职避嫌”——所谓“宪法修正案”,是“闺蜜门”曝光前朴槿惠提出的,试图将总统任期由5年、不得连选连任,改为4年、可连选连任一届,如今这一修正案也被风传系崔顺实或“八仙女”、而非朴槿惠本人的创意。

而左翼的态度则十分鲜明:唯一的出路就是朴槿惠本人辞职,因为“许多韩国人以她在位为耻”。

更麻烦的是,急于自我洗刷的崔顺实母女(都在德国)还在不断帮倒忙:28日她们接受韩国《世界日报》采访时否认所谓“八仙女”的存在,并称自己保存机密文件是因为“不是政府官员不知道这样做是不可以的”,很显然,此时此刻如此撇清,只能加剧公众猜疑、丰富其联想,并令他们更加迁怒于朴槿惠。

“闺蜜门”对韩国政治的影响可能是深远的。

首先,这将令朴槿惠修宪以谋求连任的努力付诸东流,且今后相当长时间内无人敢于再作尝试,从而令这种在世界范围内不多见的“总统不得连任”制度延续下去,并造成韩国“政令不能连贯”和“总统卸任后不得令终”传统的持续。

其次,“闺蜜门”将打乱韩国右翼的政治传承节奏,呼声最高的柳一镐和朴槿惠“朋友圈”被打了一闷棍,原本顽固而雄厚的政治支持基础也会因此而松动。

第三,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此前尽管韩国人对权钱交易、门阀政治和裙带关系早就见怪不怪,但所能忍受和想象的极限,不过是游说团体或“关系户”通过总统亲属、亲信施加影响,而“闺蜜门”则让公众瞠目结舌地看到,总统被“特殊团体”操控居然有可能成为现实,这将加剧韩国人(包括草根和部分精英)对政治架构和“小圈子治国”的不信任感和抵触情绪。

但“闺蜜门”在某些方面的冲击力可能被夸大了。

首先,针对朴槿惠本人的弹劾压力可能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大,理由很简单,她已进入任期最后一年,且按照现有宪法规定不得连任,反对党又刚刚夺得议会多数,他们只消死守议会票权、不让修宪方案通过即可——而这在当前氛围下简直是名利双收、轻而易举的事。

其次,“邪教脑控”、“八仙女”甚至更离奇的一些“重口味”传闻,在外国人看来震撼力十足,在韩国社会却未必有多少杀伤力:由于特殊的历史、文化原因,世界各主流宗教往往在韩国会产生奇异的“变种”,以教主自居甚至“非驴非马”都屡见不鲜,在他人以为“异端邪说”,在韩国却能登堂入室成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前面提到采访崔顺实母女的《世界日报》,就是著名的“统一教”旗下报纸,这个“统一教”教主文鲜明便曾自称“救世主”,尽管在全球范围内争议不小,但他的统一集团、《世界日报》和名噪一时的一和天马足球俱乐部在韩国却并未受到什么困扰,《世界日报》采访崔顺实本身就足以表明,“邪教问题”将注定不会成为此次“闺蜜门”中最大的“杀伤弹”。

至于对朝政策、“萨德”部署问题等,倘左翼未来取代右翼上台执政,可能会出现戏剧性的反复,但在韩国这种矫枉过正(为防止军事独裁复辟而不许总统连选连任)的政治架构下,每届总统离任后都会人亡政息(路透社总结称,朴槿惠之前的5任总统没有一人在离任前民调支持率仍能维持在30%以上),有没有“闺蜜门”,其实都是差不多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449)|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