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人物之穆卡夫洛.巴泽列夫斯基:民主的安全需要争取和捍卫   

2016-07-24 10:13:11|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之穆卡夫洛.巴泽列夫斯基:民主的安全需要争取和捍卫

导语:714震惊世界的法国尼斯海滨大道恐怖袭击血案导致84人死亡,这其中有“半个”加拿大人——拥有加拿大永久居住权的乌克兰籍国际生穆卡夫洛.巴泽列夫斯基。

 

海滨永别

 

7月是法国南部地中海之滨“蔚蓝海岸”名城尼斯一年中对外国游客最美好的月份——更早则阳光还没有这么灿烂,海水也尚不那么宜人;更晚则将进入恐怖的“法国假期”,届时为汽车加满油,甚至为自己买一瓶洗发水,都会变得格外艰难。

714则是这最美好月份中最美好的一天:法国国庆节尼斯会举办盛大的庆典,市中心著名的“英格兰长廊”海滨大道将成为欣赏海景烟花盛况的理想场所。

正因如此,2016年的这天晚上,这条两公里长的景观道据说挤了大约40-50万人,其中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外国游客。23时许,所有人都仰头望向海面一侧的天际,等待着烟花表演最高潮的到来。

在这些外国游客中有一个小小的加拿大团队,他们来自阿尔伯特省埃德蒙顿市麦科文大学(Edmonton's MacEwan University)商学院,由教务长克里特(John Corlett)带队,包括5名学生安德森(Derek Anderson)、布洛克普( Alanna Brokop)、哈利勒( Ismail Khalil )、斯密莉( Rebecca Smillie),以及巴泽列夫斯基。傍晚时他们来到海滨大道,嬉戏、留影,但其中3人随后担心变天,又觉得实在过于拥挤,便打了个招呼打道回府了。此时克里特忙里偷闲朝人群中张望了一眼,看见留下的两名学生——巴泽列夫斯基和另一位未被透露姓名者就站在离自己一段距离的大街上。

这时烟花再度绽放,人群里发出阵阵欢呼,克里特也暂时将视线重新投向海面天际。

倏忽间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呼在身后响起,紧接着是刺耳的枪声。人群开始混乱、奔跑、自相践踏,克里特身不由己被裹挟着跑出很远,当他终于站住脚跟,开始试图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时,却发现两名学生不见了。

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那名未透露姓名的学生,后者惊恐地告诉他,一辆15长的载重卡车就在他们身边不远处突然启动、加速,冲向人群,“死了很多人”——而且昵称“米沙”的巴泽列夫斯基失踪了。

人们很快得知,当晚驾车冲入人群的是一名有暴恐嫌疑的31岁突尼斯移民穆罕默德.拉胡艾耶吉-布赫莱勒(Mohamed Lahouaiej-Bouhlel),包括他本人在内,当天死于这场惨剧者多达84人,其中10名外国人。麦科文大学不安地得知,10名外国遇难者中有一名乌克兰公民。4天后噩耗传来,乌克兰驻加拿大使馆证实,遇难的乌克兰公民不是别人,正是麦科文大学商学院学生、加拿大永久居民穆卡夫洛.“米沙”.巴泽列夫斯基。

 

活跃的校园名人

 

米沙现年22岁,是麦科文大学商学院供应链管理专业四年级本科生,他的父母仍然住在乌克兰,但他的哥哥、妹妹和他本人都生活在埃德蒙顿本地,他们已拥有了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据他的生前友好称,他曾多次表示,自己热爱加拿大这个新家园,喜欢这里社会“友好、包容和民主的气息”。

他的一名同学和好友比尔德(Amy Beard)在确凿死讯尚未传出时曾于网间表示,米沙生性善良,善解人意,乐于和大家交流,“他其实是个大忙人,但不论有多忙,如果在走廊遇见熟人,他一定会主动打招呼,如果对方希望交谈,他也总会停下脚步和对方谈谈”、“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总是希望尽可能满足任何人的要求”。

一些熟悉他的老师和同学表示,他虽然是国际生,但能够很好地融入当地社会生活,也是一名十分活跃的校园社团领袖:当选过学生会的主席,是校高尔夫球队的选手,还参加了男子越野自行车俱乐部。不仅如此,他还热衷于社区服务,是所住公寓的租户咨询顾问。

麦科文大学总裁阿特金森(David Atkinson)表示,相信米沙“会被朋友和家人们深深地怀念”。

 

旅行团的属性

 

导致米沙殒命的,是“欧洲创新学院”(EIA)所提供的为期三周“创业与创新训练计划”(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training program

EIA是一个商业性提供“国际性顶级创业教育”的私营机构,声称“将给每一位参与者提供最好的创业教育机会”,“无论学生个人或团队,无论仅有一个构想还是已有可操作的项目,都可以申请加入计划并从中受益”。2016年暑假EIA的“创业与创新训练计划”包括1周、2周和3周三种套餐,米沙等参加的是3周套餐,包括“疯狂营销”、“如何争取客户”、“启动阶段法律常识”、“案例”、“启动融资”、“公关品牌”、“VC融资技巧”等科目,在短短3周里他们要辗转西班牙、法国、意大利等国多座城市,原本在尼斯之后他们还有一周的日程,但很显然,发生“7.14惨剧后,旅行只能匆匆结束。

早在“7.14”惨案发生前,就有许多师生在网上争论,类似这种如今十分流行、收费不菲的“创新计划”,究竟有什么价值?一些对此不以为然者指出,这种修学酷似“推销员的头脑风暴大会”,“唯一的不同只不过是收费更贵”,并不能真正解决创业学生的实际问题。

可以想见,此次惨剧会对类似洲际“创新游学”产业经济构成严重打击——即便人们真的如米沙所真诚认为的那样,觉得“这是有用的”(据说他曾积极帮助促成此次组团成行),但显然许多人会认为,相对这点可能的收获,冒如此风险并不值得。

 

“民主的安全”?

 

720阿尔伯特省长诺特雷(Rachel Notley)发表声明,代表省府、省民表示对米沙之死的深切哀悼。

在声明中,省长声称“这个年轻人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一个致力于和平的民主国家,他是安全的”。

很显然,省长这番话不仅是讲给已故的“这个年轻人”、也是讲给无数健在的阿尔伯特听众听的,省长希望在发生这一切不幸之后,省民们仍然相信“民主的安全”的确存在。

然而米沙的遇难已是不争事实,与之一同罹难的,还有来自6个国家的83名无辜者(第84名死者是肇事司机本人),他们中大多数人和米沙一样,生活在一个“致力于和平的民主国家”(如加拿大),却又在另一个“致力于和平的民主国家”无辜丧生。

民主理应是安全的,但“致力于和平的民主国家”并不注定带来“民主的安全”。

只要我们一天不能建立起针对恐怖主义、极端思想的预防、预警和打击的有效机制,只要我们一天不能用实力去捍卫民主的生活,所谓“民主的安全”就一天不能真正到来,这理应是米沙年轻生命的牺牲,给我们带来的血的教训。

记住这位年轻人的名字,以及他的牺牲所换来的教训吧——“民主的安全”需要争取和捍卫,否则它将形同虚设。


  评论这张
 
阅读(189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