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南苏丹:会不会被再度遗忘?   

2016-07-22 10:29:59|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苏丹:会不会被再度遗忘?

 

717,非洲联盟第27届首脑峰会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举行。本次峰会原定的主题是“妇女问题”、“2063议程”,但由于此前南苏丹局势骤然升温,峰会不得不紧急将南苏丹问题列入最优先的讨论话题范畴。

南苏丹是最年轻的联合国成员国:2005年,苏丹政府和当时还属于苏丹的南苏丹争取独立武装力量——苏丹人民解放军(SPLA)签署内罗毕协议,结束了持续22年、导致200多万人死亡的苏丹内战,根据协议在2011年举行了南苏丹统独公投,结果99. .9%的选民投票支持南苏丹独立,并得到联合国和苏丹喀土穆政府的承认,201179正式独立,由第一大民族丁卡族的基尔(Salva Kiir)任总统,第二大民族努尔族的马查尔(Riek Machar)任副总统。

基尔和马查尔在苏丹内战期间都是主张南苏丹独立的苏丹人民解放军(SLPA)著名首领,但彼此间并不服气,基尔兵多将广,不屑和马查尔共事,而马查尔的“白军”(其部下善于丛林游击战,浑身涂满防蚊虫的白色粉末)自恃功高,也对马查尔不服不忿。但一来大敌当前,二来两人彼此虽不对付,但都还能勉为其难地服从“南苏丹国父”约翰.加朗John Garang号令,。2005730,加朗在南苏丹独立大局已定、南北苏丹议和板上钉钉之际因飞机失事遇难,基尔成了南苏丹开国总统,马查尔则成为其第一副职。

上台后,基尔一心加强自身权威、地位,力图削弱马查尔权力和地盘,但他既没有加朗的声望,也没有足以吞并马查尔的实力。20137月,他以“挑拨制造地区和部族矛盾冲突”为由,免去马查尔职务,却对后者继续割据自家大本营——盛产石油的联合州首府、距离首都朱巴1000公里的本提乌无可奈何。1215,基尔授意驻扎在本提乌的政府军第四师率先发难,并给马查尔扣上“密谋政变”的帽子,不料马查尔早有堤防,一面矢口否认发动政变,一面调兵遣将发动反击,内战旋即打响。

除了政治分歧,经济利益和部族积怨也是内战爆发的诱引。

南苏丹的主要居民是信奉基督教或原始宗教的黑人各部落,其中最大的部落,是早在古埃及时期就活跃于青白尼罗河流域的丁卡族,其次则为同样历史悠久的努尔族。这两个部族间的恩怨、摩擦和战斗,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而最新的一起,则正是此次基尔-马查尔内战——基尔属于丁卡族,而马查尔则属于努尔族。

南苏丹经济基础十分薄弱,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但石油资源丰富,日产原油达245000桶,石油收入占南苏丹经济比重高达95%。马查尔的控制区,恰位于盛产石油的北部和东北部,这就成为基尔和马查尔两人冲突之源。

南苏丹内战持续了20个月之久,导致逾5万人死亡,230万人流离失所,约50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1/3强)只能依赖人道主义援助维持生计。

南苏丹内战导致非盟冻结南苏丹成员国资格,联合国和非盟介入调停。在联合国、非盟调节下,双方先后7次宣布和解、停火,其中最著名的一次是20158月的亚的斯亚贝巴和平协定,协定规定双方停火,首都朱巴半径25公里范围内只允许保留基尔派政府军3500人和马查尔部反政府军1400人,两派在201617组建任期30个月的民族团结过渡政府,马查尔恢复副总统职位,双方“友好协商”合并军队,等等。

然而今年78日,也即南苏丹独立5周年庆典前仅1日,双方矛盾再次计划,停火第七次被打破。

78当天,两派武装在朱巴机场、美国使馆区附近的托姆平区、穆努基区和杰贝尔区等处动用重武器激烈交火,混战导致包括平民在内300多人死亡,数以万计惊慌失措的居民仓皇逃离,许多都挤进已收容了2.8万人以上、人满为患的难民营。

710,对中国人而言最不幸的一幕发生:正在朱巴街头执行难民营警戒任务的一辆中国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装甲车被一枚炮弹击中,车上中国维和士兵2人牺牲、5人受伤,据当地媒体报道,当天负伤的各国维和士兵多达12人,其中6人重伤、6人轻伤。

联合国驻南苏丹的维和部队是根据安理会20117819962011)号决议精神,在南北苏丹分治时组建的,当时的任务是维护南北苏丹分治的和平,编制为由联合国驻南苏丹特派团(UNMISS)指挥的军人、警察总数约7600,其中蓝盔兵6250人,其余为警察,文职人员和当地雇员人数不固定,总数约有数百人。2013年年1224安理会21322013)号决议和2014527安理会21552014)号决议决定将驻南苏丹军人总数增至1.25万,警察总数增至1323人,军警总数增至13823人。中国驻南苏丹维和部队总兵力最初为338人,几经增加达到700人,包括步兵营、工兵营、医疗分队和维和警察等。

中国在南苏丹的确存在深刻的石油利益。

据《摩洛哥财经》披露,在苏丹南北分治前,中国在原苏丹南北方共有12家和石油相关的大型企业,根据南北分治前苏丹石油部的数据,位于南苏丹境内的石油区块为第1、第2、第3、第4、第7B6个,其中西部的第1、第2、第4区块由苏丹大尼罗河石油作业公司经营,该公司的股本结构为中石油40%,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30%,印度ONGC25%,苏丹国营Sudapet5%;东部的第3、第7区块由Petrodar公司经营,该公司的股本结构为中石油41%,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40%Sudapet8%,海湾石油和Al Thani5%B区块原本由法国道达尔中标,但该公司因“客观原因”中途放弃,改由一家名为Jarch, Ltd,有朱巴政府背景的公司托管。

不仅如此,由于苏丹和南苏丹共用一条输油管(南苏丹至苏丹港长达750公里)和一个石油输出港口(苏丹港30万吨油码头),且上述设施均系中资投入、参建和控股(股份比例同样是40%),苏丹石油对华出口中过半比例为南苏丹所产,中国在南苏丹的石油利益,是一目了然的。

苏丹内战的爆发,对中国在当地石油利益业已构成损害,由于马查尔的大本营本提乌一代恰处于南苏丹最重要几个产油区附近,战事不仅导致部分油田停产、减产,也造成中国关联企业人员伤亡和物质、财产损失,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积极参与了联合国、非盟等主导下的斡旋、调停,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钟建华等在内战爆发后不久便介入调停,并先后和基尔、马查尔两派接触,两派均多次表示“欢迎中方介入调停”。

此次“7.10”事件很容易被国人拿来与同样系非洲维和性质、同样导致中国蓝盔兵伤亡的马里“5.31”血案相比较,但两者在性质上是有很大不同的。

马里“5.31”血案系恐怖组织有预谋、有意识地蓄意袭击蓝盔兵营地,其攻击目标就是维和部队本身;此次南苏丹“7.10”事件则不然,冲突双方虽然大打出手,却均标榜“尊重联合国维和行动”,并指责对方是“破坏和平协议的罪魁祸首”,双方的攻击目标是对方,平民则是被权力冲突无辜殃及的池鱼,而意在“维和”、以保护当地和平居民为己任的维和部队官兵,也便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

在今天的时代和世界,维和是一种非常复杂而特殊的使命和军事行动,作为维和部队及其军人,一方面要维护当地和平和社会治安,制止新的军事冲突,保护平民和重要目标安全,并因此不得不动用武力,另一方面,他们的使命是维护和平而非“打出和平”,其武器装备和动用武力等都受到各种限制、制约。如果说,马里“5.31”血案尚可算“冤有头、债有主”,那么此次“7.10”事件就更麻烦——可以找到直接责任人,但很可能会被告知甚至证实“这不是故意的”,而且,刚刚失去战友的各国维和军人还不得不马上擦干眼泪,继续为恢复当地的和平和安全而努力。

如果说,在马里“5.31”血案发生后愤怒高呼“主动打击”、“强硬手段”,心情可以理解却忽略了维和、尤其非洲维和使命的复杂性,那么此次“7.10”事件则更甚——因为冲突发生在对立武装之间,维和部队的使命不是“打架”,而是“劝架”。

由于发生了“7.10”的意外,朱巴街头的冲突自13日起似乎暂时有所收敛,有消息称冲突双方达成了不成文的停火协议,716,基尔公开呼吁和马查尔和解,称“我们需要坐下来好好谈谈”。但几乎所有人都明白,这种平静只是暂时的。

此次基加利峰会开幕前,埃塞俄比亚、肯尼亚、苏丹、乌干达、卢旺达5国提出组建新的“非洲保护部队”作为蓝盔兵的补充,并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尽快推动对南苏丹实施全面军事禁运,推动实现朱巴非军事化,对此即将卸任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非盟委员会主席德拉米尼-祖玛(Nkosazana Dlamini-Zuma)均表示欢迎。

但想法是一回事,现实却又是另一回事。

非盟虽然向来对自主维持非洲大陆和平抱有很高积极性,但自身财力、物力和军事实力的匮乏让其行动力常常受到极大制约。目前非洲各地并不太平,非盟已在多处铺开很大的摊子,今年1月不得不放弃向同样处于危机中的布隆迪派遣5000维和部队的计划,能否派出一支有充分执行力的“保护部队”,帮助蓝盔兵实现维和使命,实在令人担心。

更令人担心的是蓝盔兵自身同样力不从心:714,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UNMISS)发言人杜加里克(Stephane Dujarric)表示,鉴于“存在广泛的、可能有人针对联合国非政府组织成员进行暴力袭击的传闻”,UNMISS将把部分“非绝对必要”的联合国和人道主义组织驻南苏丹工作人员分批后撤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尽管杜加里克未宣布具体后撤人数,但此举至少表明,联合国甚至并没有在当前错综复杂局势下保护自己在当地工作人员安全的信心,遑论保护整个南苏丹的安全?

人们更担心的是,尽管南苏丹内战打了20个月,此前苏丹内战更打了22年之久,造成的伤亡数以万计、十万计,波及人口更占全国总人口1/3以上,但在大多数时候,整个世界似乎遗忘了这个贫穷的角落,只是在偶发非常事件、且多半有非洲以外外国人伤亡时才会“忽然想起”这里。自“7.10”至今地球多故,法国尼斯、土耳其安卡拉、亚美尼亚……热点层出不穷,尽管上述热点伤亡之和恐怕还不敌南苏丹此次四日冲突伤亡的一个零头,但世界的注意力已在不知不觉中再次转移——既然如此,充满不幸的南苏丹,会否再次被世界所遗忘?

  评论这张
 
阅读(21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