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美国大选:“第三党”能成气候么   

2016-06-20 08:27:18|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大选:“第三党”能成气候么

 

许多中国人是从马克.吐温的小说《竞选州长》中首次感知美国选举政治中的“第三党现象”的。事实上由于两党制独特、复杂和看似松散实则近乎天衣无缝的设计,“第三党”(专指美国选举政治中既非民主党、又非共和党的参选政党)的地位一直十分尴尬,尽管几乎参加了历届美国总统大选,却总是连“陪太子读书”的资格都没有,成为一个近乎“不存在的政治存在”。

热衷于数据统计的美国人曾经为“第三党”悲惨的参选史做了一份总结,其“成绩单”近乎惨不忍睹:成绩最佳的是曾任共和党主席的老牌政治家特迪.罗斯福(Teddy Roosevelt),他的“公牛与驼鹿党”(Bull Moose  Party)在1912年总统大选中“荣获亚军”,获得88张选举人票和27%普通票,压倒了共和党,但脆败给民主党的威尔逊(Woodrow Wilson),这也是“第三党”迄今唯一一次打破民主、共和两党的“万年决赛格局”;二战后“第三党”表现每况愈下,1968年白人至上主义者、代表“美国独立党”(American Independent Party,知名度最高的“第三党”)参选的前阿拉巴马州长华莱士(George Wallace)获得45张选举人票和13%的普通票,作为第三党候选人表现仅次于罗斯福,他也是迄今最后一位获得过选举人票的“第三党”候选人;1992年亿万富翁佩罗(Ross Perot,同样代表独立党)获得19%普通票,却连一张选举人票都没获得。佩罗是有史以来获得普通票最多的“第三党”候选人,且财力丰厚,这样的一位挑战者居然“零选举人票出局”,表明美国两党制更趋成熟,“第三党”别说获得全面胜利,就连偶尔“偷鸡”的机会都不多了。

然而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党内候选人提名竞争形势的发展,却让“第三党”候选人们燃起了“创造奇迹”的希望和勇气之火: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目前民主党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共和党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已是板上钉钉的两党候选人,但他们不论在党内或全国民调中,支持率都远低于以往历届的两党候选人。换言之,一系列机缘巧合导致两大党在2016年不约而同产生了一位“非正统”、“非主流”的候选人,这难道不是“第三党”大打翻身仗的千载难逢好机会么?

趁此东风,5月29日,近年来势头最猛的“第三党”——美国自由党(Libertarian Party)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举行了两年一度的党代表大会,经过两轮投票,推举前新墨西哥州长、63岁的加里.约翰逊(Gary Johnson)为该党总统候选人,前马萨诸塞州长威廉.维尔德(William Weld)为副总统候选人。他们在第二轮决选中击败了竞争者、《自由共和国》杂志负责人彼得森(Austin Petersen)和其竞选搭档、电脑反病毒公司老板麦卡菲(John McAfee)。获得提名后约翰逊对选举前景表示乐观,称“从未认为自己一定会输”,而自由党主席萨瓦克
(Nicholas Sarwar)则将胜选的希望,寄托在赢得对两党候选人都失望者的支持上。

自由党的全称是社会自由党,是由一群经济上持保守立场者组成的,该党1971年成立,翌年便参加了总统选举,迄今已有40年以上参选历史,但其候选人得票率历史上仅一次超过1%(1980年,候选人克拉克Ed Clark,得票率1.01%)。约翰逊和维尔德都曾是共和党籍的州长,其中前者从新墨西哥州长任上卸任后成为建筑公司老板,在2012年也曾被自由党提名参选,但也同样未突破这个1%的门槛。副总统候选人维尔德2012年曾参与罗姆尼(Mitt Romney)的共和党助选团队,2006年参选纽约州长竞选又中途退出,是著名的保守派人士。很显然,自由党试图通过

推举老牌共和党人,从不满另类共和党人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提名的共和党支持者中分流选票,当然,他们也希望通过中间路线吸引民主党内不满希拉里的支持者。为了能有所突破,自由党可谓煞费苦心,在奥兰多党代会上,把持政治捐款事务30多年的1980年副总统候选人大卫.科赫(David Koch)兄弟让贤,约翰逊也苦口婆心地说服党内反对者,执意“保送”被许多资深党员认为“和自由党传统色彩不符”、但在他看来“能增加胜算”的维尔德作为竞选搭档。

自由党的竞选纲领显得有些“非驴非象”(既不像民主党也不像共和党),但多少更像“象”一些:约翰逊称自由党将既反对财政保守主义又反对社会自由主义,同时减少美国对世界上“不安全地区”的军事干预。财政上自由党主张减少税收和政府开支,强调废除公司税和联邦所得税,以统一销售税取而代之。自由党强调精简或裁撤国税局、商务部、教育部,以及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毒品管理局;在社会问题上自由党支持堕胎权、持枪权,支持同性婚姻和毒品合法化,主张“只要不伤害他人利益人人有权做任何事”。

然而自由党的“第三党”属性让其选举前景丝毫不被看好、

首先,美式选举是“烧钱大战”,自由党在这方面本不擅长,约翰逊更以不擅长筹款著称:2012年参选时约翰逊只花费250万美元,同期奥巴马和罗姆尼累计花费都超过10亿美元,相当于奥巴马或罗姆尼的1/400,如果此次其筹款能力仍然如此,简直毫无胜算——要知道据统计,约翰逊整个政治生涯才筹款800万美元。自由党对此显然也是爱莫能助——今年4月全国筹款20万美元,这已是有史以来该党的最高月筹款最高纪录。正因如此,尽管自由党老党员普遍不喜欢维尔德,但约翰逊仍然用“他善于筹款”说服了他们,而事实上“善于筹款”的维尔德,迄今累计筹款也不过2.5亿美元而已。

自由党结构和组织的松散也是硬伤。目击者称,奥兰多党代会杂乱无章,许多与会者穿着怪异,不少人本来就是漫画、科幻和动漫爱好者,甚至Cosplay迷。许多与会者对自由党是应坚持小众而另类的党内意识形态传统,还是为不错过千载难逢的机会迁就政治现实争吵不已,更对究竟该支持谁参选莫衷一是。约翰逊和维尔德第一轮投票得票率均未过半,第二轮则分别只得到55.8%和51%的选票勉强过关。约翰逊虽然在民调中拥有约10%的支持率,但从佩罗的前车之鉴可知,如果继续这么乱哄哄折腾下去,“第三党”很可能仍然连一张选举人票都拿不到。

“第三党”恐怕应该把竞选目标订得更现实些,比如至少通过此次参选,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机制,以协调筹款、助选、新闻公关等事宜,比如争取让本党候选人的名字印上全部50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的选票(2012年约翰逊的名字在48个州和华盛顿区出现在选票上,截止目前自由党已在32个州获准将本党候选人名字印上选票),又比如,推动降低参与总统候选人全国辩论的民调支持率门槛,如今的门槛是最近五年中任何一年不低于15%,这意味着“第三党”候选人连和两大党对手一起上镜的资格都没有。

光指望公众对两个“非主流”的两大党候选人失望“偷鸡”是毫无前途的,而自由党恰恰摆出这样的架势,这甚至让许多长期忠实的自由党支持者都不看好此次竞选。曾和约翰逊长期保持恋人关系的普卢萨克(Kate Prusack)认为,约翰逊之所以此次看上去支持率还行,不过因为“许多人实在不想从希拉里和特朗普中二选一”,而自由党长期资助者莱文( Frayda Levin)则指出,约翰逊素来以演讲能力糟糕著称,这“甚至比筹款不力更要命”。曾在4年前资助约翰逊参选,如今却非正式加入特朗普团队的斯通(Roger Stone)认为,对选前民调不要看得过重,“4年前一度有75%的受访者声称希望看到‘第三个选择’,但选举结果大家都看见了”。

恐怕“第三党”首先应该做的不是争取选上总统,而是力争让更多人注意到“第三党”的现实存在。正如英国《卫报》所言,由于两党制在选民心目中根深蒂固,第三党候选人的努力通常很少能获得如期回报——历史上一些对两党候选人都不满的选民宁可把票投给米老鼠,也不愿投给第三党候选人。

 

 

 

  评论这张
 
阅读(277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