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里德斯戴尔:他不是“冒险的牛仔”   

2016-05-05 23:36:19|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里德斯戴尔:他不是“冒险的牛仔”

导语:尽管出生在英国的加拿大籍男子约翰.里德斯戴尔(John Ridsdel)从来不乏知名度,但4月25日这一天发生的悲剧仍然让他一举成为全加拿大、乃至全世界媒体最关注的加拿大人之一。

 

装在塑料袋里的头颅

 

这天晚上7点30分左右,菲律宾苏禄省霍洛岛霍洛市一个灯光灰暗的街头,5名玩耍的当地男孩发现有人骑着摩托车,把一个血迹斑斑的塑料袋扔在路边,他们立即报了警,一小时后菲律宾红十字主席戈登(Dick Gordon)通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塑料袋里装着一个头颅,已被证实属于被当地原教旨极端组织阿布沙耶夫(Abu Sayyaf)绑架的里德斯戴尔。

里德斯戴尔是去年9月19日(一说21日)在棉兰老岛达沃附近海滨度假圣地上萨马尔岛码头被绑架的,当时他正在自己42英尺长的双桅帆船上,和其它一些外国人游艇靠在一起,夜深人静之际,10多名全副武装的阿布沙耶夫匪徒突然冲进码头,绑架了里德斯戴尔、另一名加拿大人50岁的霍尔(Robert Hall)和他的菲律宾籍妻子弗洛尔(Marites Flor),还有美国人特里普(Steven Tripp)及其日本妻子和子。混乱中里德斯戴尔协助特里普夫妇逃走,但自己未能逃脱,劫匪随后又绑架了上萨马尔岛度假村经理、挪威人锡金斯塔德(Kjartan Sekkingstad),并将他们押到500公里外的阿布沙耶夫老巢——霍洛岛。

今年4月15日,两名加拿大人质突然出现在视频中,劫匪把刀架在他们脖子上,逼迫加拿大政府支付3亿比索,约合800多万加元,否则“4月25日15点人质将被斩首”。如今里德斯戴尔已身首异处,而霍尔仍然生死未卜。

 

从媒体人到航海家

 

里德斯戴尔68岁,出生在英国,父亲是医生,母亲是护士,他们全家先移居南非德班,然后移民加拿大,定居在萨斯喀彻温省的约克敦。

70年代初,里德斯戴尔成为萨省崭露头角的媒体人,供职于CBC旗下的萨省地方台“里贾纳第一”,并从播音员一路升至总监。70年代后期他被CBC调到阿尔伯特省卡尔加里,不久后跳槽至《卡尔加里先驱报》,成为以石油、天然气深度报道著称的知名媒体人。

正在其新闻事业如日中天之际,他毫无征兆地辞职、改行,加盟了国有的加拿大石油公司(Petro-Canada Inc.,),负责公共关系事务,曾多次被派遣到缅甸、阿尔及利亚、巴基斯坦等地,并经常在海外常驻。

此后他又从加拿大石油辞职,进入总部位于加拿大的矿业巨头TVI Pacific Inc旗下的菲律宾子公司——TVI Resource Development (Phils),并移居菲律宾棉兰老岛的民都洛。这个分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在棉兰老岛开采金、银、铜和锌矿。出事前他已从高管职位上退休,但仍然担任公司顾问。

里德斯戴尔的老友瑟斯顿(Gerald Thurston)称他“温和、富有同情心”,曾出席过他婚礼的另一位老朋友亨特(Sandy Hunter)则称遇害者“合群”和“有个性”。一些熟人称,他“聪明、称职、惜言如金”,热衷于航海、海外旅行、探访旧友和结交新朋友。

他离异,有两个女儿布蕾安娜(Breanna)和佳妮斯(Janis)。女儿未成年时他经常驾驶一条47英尺长的单体船周游世界,并发挥自己长期从事媒体工作所练就的笔力,写下一篇篇动人的航海日志。如今女儿已成年,他只能独自航海,并把新的航海日记发在网络上。去年9月19日他发布了最后一篇航海日记,回忆两个女儿当初嫌旧船“不得力”,并称“可惜你们没办法马上看到我这条新船”,不久后他便被绑架了。在被威逼出镜时,他曾恳求劫匪不要杀死自己,遇害后家属发表书面声明,称杀害是“愚蠢的暴力行为”,称赞遇害者“热爱生活,与人为善,用自己的热心和慷慨感染他人”、“永远活在家人和朋友心中”,“我们曾尽其所能营救”。他所服务的TVI Pacific Inc25日发表声明,称“正处于深刻震惊、疑惑和悲伤中”,并称赞遇害者是了不起的人,“他的团队精神、热情和智慧将永远令人缅怀”。

 

“不是牛仔”

 

在里德斯戴尔遇害前,网络上曾流传着一些说法,称他是“牛仔”、“冒险家”,是“自蹈险地”,因此自身也要为遇险负责。

他的朋友费舍尔(Matthew Fisher)对此反驳称“他是航海家、甚至可以说是冒险家,但绝不是不知死活的牛仔”。

费舍尔指出,作为曾在海外工作25年之久的专业人士,里德斯戴尔实际上是很善于自我保护的,他在棉兰老岛除非工作需要,一般待在远离危险的民都洛,而距离民都洛约550公里的上萨马尔岛国际游艇码头,则一直被公认为安全的旅游胜地。一些里德斯戴尔的前同事则指出,如果工作需要去较危险的地方,他总会雇佣保镖且不惜代价。

一些分析家指出,阿布扎耶夫是历史悠久的菲律宾本土“圣战”组织,曾宣布效忠“基地”,如今又宣布效忠ISIS。这个组织上世纪90年代初就曾大规模绑架外国人质勒赎,菲律宾当局在美国帮助下清剿了十多年,但至今这个组织仍然“操旧业”。

许多报道都指出,前安大略省长、前联邦自由党临时党领李博(Bob Rae)曾受托和恐怖分子进行“近乎直接接触”,对此李博表示承认,且证实自己和受害者早就熟识。然而加拿大联邦政府至少在公开场合一贯坚持的“不为加拿大公民安全向罪犯支付赎金”原则,迫使谈判效率一直低下,因为不得不寻找可靠的中间人和代付机构,又要小心翼翼避开美国和其它反对“变相资助恐怖组织”的势力。

某种程度上这种反对是对的:阿布沙耶夫当初正是因为不断获得赎金,才一度绑架外国人上瘾的,而《纽约时报》估计,仅“基地”系在过去五年间通过绑票勒赎,就获得了1.25亿美元以上的赃款,这无疑形成了吸引更多组织、个人效仿的“恐怖财富效应”。

问题是不付钱又怎么办?

许多分析家指出,此次里德斯戴尔最大的悲剧,在于他出事地点远离加拿大的“操作半径”:传统上联邦自由党执政的政府不愿将反恐放在核心地位,杜鲁多内阁第一个联邦预算只为反恐拨款8亿加元——且这还是两年的预算。里德斯戴尔遇难后,总理虽表示“要将歹徒绳之以法”,却绝口不谈如何去做,而另两个本应提供答案的阁员、外长狄安(Stéphane Dion)和国防部长石俊(Harjit Sajjan)均保持缄默。

如今人们找到的,仅是里德斯戴尔冰冷的头颅,他的躯体却仍在异域某个不为人知的荒郊野外无人收埋。

“他将永垂不朽”,如今所有加拿大人谈及此事都会这样说。然而世上又岂有永垂不朽之物?

倘若他的不幸能成为一种契机,促使联邦政府切实拿出保护海外公民的战略、方法,并提醒海外加拿大人随时随地注意自身安全,或许已聊可告慰逝者于泉下之万一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3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