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沙特:会“去石油化”么?   

2016-05-31 15:14:25|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特:会“去石油化”么?

 

今年4-5月对于全球第一大石油出口国——“海湾合作委员会”盟主沙特阿拉伯的“命根子”石油产业而言可谓大事不断,说这段时间是“自欧佩克成立以来最关键的时段”也丝毫不为过。

首先是4月1日,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萨乌德(Mohammad bin Salman Al Saud)宣布,将考虑在沙特和“另一个外国地点”同时进行IPO,出售沙特国营阿美石油公司(Aramco,)不超过5%的股份;接着,4月26日,萨乌德副王储宣布了被彭博社称为“雄心勃勃”的“愿景2030”(Vision2030)经济改革计划,称沙特将努力把其财政收入中的非石油比重从2015年的1635亿沙特里亚尔(1美元=3.75沙特里亚尔)在2020年提高到6000亿,2030年提高到1万亿,从而实现沙特由石油依赖型经济向“私有经济为主的混合经济”过渡;5月7日,曾长期被称为“全球石油领域最有权势者”、长期担任沙特石油大臣的纳伊米(Ali al-Naimi)辞职,阿美公司前总裁、卫生大臣法立赫取而代之。

对于沙特“石油圈”的如此“大动作”,一些机构、分析家认为,这可能意味着沙特这个“海合会”和欧佩克的龙头老大、全球石油出口市场呼风唤雨的最大“庄家”之一,可能有意“去石油化”,从而彻底摆脱其经济几乎完全依赖石油这个“夕阳能源”、依赖风云变幻不已的全球原油市场的被动局面,为今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下一盘很大的棋”。

在持这种观点者看来,自1995年任职阿美总裁起就在沙特乃至全球“石油圈”呼风唤雨的纳伊米,堪称沙特近期乃至长期石油战略、政策的关键制订者和推动者,将纳伊米撤换,等于向沙特内外宣告“纳伊米石油政策”的告一段落,今后沙特可能将减少官方对石油价格、产量和出口量的干预和操作,停止执行了一年有余的、旨在和伊朗及俄罗斯抢夺海外市场,并打压美国等国页岩油、生物燃料商业空间的“增产压价”战略,并进而附和、配合沙特、委内瑞拉等国多次倡导的“限产保价”提议——而这将极可能导致全球油价从低位迅速反弹。

持“沙特去石油化”观点者还以萨乌德副王储推出“愿景2030”战略时所说的“我们永远不会让沙特成为一个任由(石油)商品价格震荡或外部市场左右而无能为力的国家”来佐证自己的观点,认为这段话表明,“去石油化”已成为沙特的“准国策”。当然,在这种逻辑下,阿美公司的IPO也会被解读为“放松对石油产业的控制”和“减少对石油市场的官方干预”。

但这种想法恐怕过于简单了。

巴黎财经学院著名是有经济学家鲍尔歇(Thomas Porcher)等指出,固然纳伊米是沙特石油产业长期的领军人物,也是2014年以来沙特坚持“增产压价”战略的“总舵手”,但沙特的体制是严格的“王族政治”和“王族经济”,整个国家政治、经济命脉层层把持在王族手中,平民出身的纳伊米在大臣中是罕有的非王族血统另类,凭借才干先后为前任国王阿卜杜拉(Abdullah bin Abdulaziz Al Saud)和现任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沙特(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简称萨勒曼)所重用,沙特石油产业也好,“国营”的阿美公司也罢,说到底都是“王的产业”,纳伊米不过是王室的“庄头”、“管家”,“增产压价”的战略固然由他提出并实施,但拍板的只能是“业主”——国王、正副王储和数也数不清的王子们。

正如鲍尔歇等人所分析的,沙特是“增产压价”战略最大的受益者,因为沙特石油拥有全球最低的开采成本(不到20美元),低价可以拖瘸伊朗等地缘政治和石油出口死敌,拖垮甚至拖死页岩油、油砂、生物能源等替代能源产业,以及石油开采成本较高的欧佩克、非欧佩克产油国。认为“石油便宜了、沙特要勒紧裤带了”的说法是片面的,因为尽管油价下跌导致2015年沙特出现创纪录的890亿欧元赤字,但居信多达6500亿美元的巨额外汇储备,足以让沙特在“低价石油消耗战”中笑到最后,在这种情况下,沙特没有理由“人亡政息”,放弃低油价政策。

至于“替代经济”,沙特并非今天才开始想,而是一直在想:他们曾打算恢复珍珠产业,打过沙漠里发展滴灌农业的主意,规划过旅游业和高科技产业园……但既缺乏基础、又不具备政策、社会开放度、人才等方面基础的沙特,在短期内几乎不可能找到一个足以替代石油产业,且能维持过惯富裕日子的王子王孙们“高大上”生活、维持沙特王室(尤其王位更迭后的新国王和正副王储)雄心勃勃的地缘政治和其它“大概念”。“石油化”固然“不可持续”,但那只不过是后患,真要“去石油化”,问题可就是巨大且现实的了。壮士断腕还则罢了,“壮士断头”却是玩玩做不得的。

此次阿美的IPO虽然花了好几个月时间“预热”,更炒作得惊天动地,但实质性举措并不多,“不超过5%”(许多分析认为很可能只有1%左右)的股权出让(且是分两地IPO,其中一地还是沙特自己)丝毫无损于沙特王室和王子王孙们对这架“王室提款机”的绝对控制,甚至可以帮他们圈到更多可以“玩”的钱,让他们能够以更小的代价,去操纵更大的“盘子”,这实际上意味着沙特对全球石油市场更大的图谋,而非相反。

由于“增产压价”只对沙特等少数欧佩克国家有利,因此自2014年以来欧佩克内部一直争吵不诀,相持不下,事实上丧失了调控全球石油产量、价格的功能,这对于一直驾轻就熟依靠欧佩克操控全球油价的沙特而言,是很难接受的,正因如此副王储才发出前述“永远不会”的宣示,其中真实含义并非“去石油化”,而是“去欧佩克化”——今后沙特将对欧佩克的诸多条条框框更加无视,更多依靠自己去干预全球石油市场,尽管许多欧佩克的条条框框原本正是沙特自己当年提出的。

还应看到,纳伊米的解职也好,阿美的IPO和“愿景2030”也罢,都远非单纯的“石油问题”,而带有浓厚的政治和“宫斗”色彩。2015年初沙特国王的更迭,是“兄终弟及”传承制的结束和新“宫斗”的开始,而最后一位开国国王伊本.沙特(Abdulaziz ibn Abdul Rahman ibn Faisal ibn Turki ibn Abdullah ibn Muhammad al-Saud)儿子出身的“准继承人”、前第一副总理穆克林.本.阿卜杜勒阿齐兹(Muqrin bin Abdulaziz,简称穆克林)被现任副王储、国王之子萨乌德取代,则更是“宫斗”白热化的标志。石油这个要害部门在“宫斗”中自然成为旋涡中心之一,纳伊米在王位更迭时的意外留任和如今的被意外解职,都不免与此有关,而新任石油大臣法立赫原本就是阿美总裁,其继任石油大臣,更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5月10日,阿美公司CEO表示,沙特和阿美还要继续增产,因为“全球需要更多而非更少的石油供应”。这句话在事实上反驳了“去石油化”的观点——当然,真正需要“更多而非更少石油供应”的与其说是世界,毋宁说是沙特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666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