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有没有“洋莆田系”?   

2016-05-27 08:32:07|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没有“洋莆田系”?

 

因为魏则西事件一下“总爆发”的“莆田系”问题引发热烈讨论,有人指出,这种现象的泛滥,和中国医疗监管体系不成熟、不规范有很大关系,而在监管体系成熟、规范的工业化国家,“莆田式医疗”很难找到生存的土壤。

这种说法大抵是对的:“莆田式医疗”这种极端不规范的现象,在成熟的社会和法制体系下的确难有藏身之处。但凡事都有例外,再严密的监管体系也难免存在一些“火力死角”,“洋莆田系”虽然稀少,却也不是完全没有。

2007年圣诞节当天,我从北京飞抵大温哥华。或许是旅途太过疲劳(几天前我刚从西非的多哥飞抵北京),抵达翌日便开始牙疼,半边脸肿得老高。当时我和妻子刚刚移民,还没有商业医保(牙医不属于福利医保范围),且圣诞节期间牙医诊所也几乎都关门休息,一时间真觉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去吴医生那里吧,他圣诞节也不休息的”。妻子的一位台湾同事推荐了一个据称是台湾来的牙医,并给了地址和电话。

打电话预约,对方出人意料地爽快:“不用约,直接来好了”。喜出望外的我们赶紧搭朋友便车(当时刚移民还没考当地驾照)飞奔而去。

到了位于大温本拿比的地址所在,却发现那就是一处普通民宅,斑驳的木围墙上并没有任何诊所标志,以为找错门,打电话核实,答曰“没错,进来”。

进去后见一位五六十岁华人男子,正忙着给人拔牙,见我们进门便招呼“坐一坐”。我们见患者坐的是张普通靠背椅,那位“吴医生”绑着个头灯在忙活,边上长沙发还坐着两个等候的患者,墙边装饰柜里堆放着一些假牙模型和牙科器具、材料,踱步到厨房,见灶上一边架着个铝锅,正煮着拔牙器具,另一边灶眼已熄火,搁着个平底锅,里面还盛着番茄通心粉。

“你哪里不舒服?等会和你讲价——我只收现金哦”。吴大夫头也不抬。

我和妻子对望一眼:这样的“牙科诊所”显然远远超出我所能接受的底线。趁他在忙,我们默不作声开门走人。

过不多久便看到报道,说这位“吴医生”是不折不扣的“黑牙医”,他根本就没有行医牌照(所以才没敢在“诊所”外挂招牌),所用的器具也多来路不明,更不讲究什么消毒规范,因此很多患者在他那里治疗后都感染了其它病症。2013年又看到报道,说这位“黑牙医”已经下落不明,此前他已被人告上法庭,但他居然不顾“规矩”从法庭禁止令下消失了。

有熟悉他的朋友称,此人已在大温哥华地区非法无牌行医20多年,治疗过的患者据他自己吹嘘超过3000,实际数字就算打对折,也有1500多人。

知情者说,像“吴医生”这样的“山寨牙医”,在华埠、列治文、本拿比等华人聚居的地方有不少,最初都是台湾人,后来也有福建、广东和东南亚的(当然也有莆田的),他们中有的以前学过、当过牙医,但在加拿大没有行医资格,更多是“自学成才”。他们既不登记(登记也不会被批准),也不打广告、挂幌子,完全靠“线下”熟人间的口耳相传,比如那位“吴医生”主要靠同乡介绍,而另一位笔者知道的“山寨牙医”则是通过同一个华人基督教会的教友发展病人(大多是老年人)。这种形式最大的好处是“保险”,除了熟人外别人根本不知道普通民房里有人非法行医,加上只收现金,不走账、不开发票,神不知鬼不觉,再严格的监管也是徒呼奈何。

别以为“洋莆田系”只有华人社区才有。就在几天前,我在加拿大工作的媒体跟踪了一条类似新闻,所涉及的“洋莆田系”已世袭了一代人,而且“出了人命”。

今年4月29日,加拿大阿尔伯特省莱斯布里奇法庭裁定,该省居民史蒂芬夫妇(David Stephan and Collet Stephan)对自己19个月大的儿子埃泽基尔(Ezekiel)2012年3月因患细菌性脑膜炎死亡一事富有法律责任,触犯《刑法典》第215条“未向未成年人提供生活必需品”,被陪审团认定有罪,将择期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

史蒂芬夫妇是“自然疗法”(Naturopathy)的笃信者,2012年初,埃泽基尔突然生病,夫妇俩在最初两周半时间里因迷信一名“自然疗法医生”而并未将孩子送去就医,只是遵照那名“自然疗法医生”的嘱咐,用辣椒、大蒜、洋葱、山葵等偏方,和“自然疗法医生”所兜售的、声称能提高免疫力的产品“治疗”,结果孩子病情恶化。夫妇俩这才拨打“911”,将儿子送往莱斯布里奇急诊室,后被先后转送卡德森医院和省儿童医院,但最终于3月18日宣告不治。

根据省儿童医院甘布莱医生(Dr. Jonathan Gamble)所开具的官方患儿死亡报告,埃泽基尔死于细菌性脑膜炎和神经功能障碍,如果当初及时送诊,原本有很大概率可以抢救成功。

这家“自然疗法医师”是一个名叫TrueHope的家族企业,这个家族企业在多年以前宣称研发出“足以替代任何处方药”的儿童营养添加剂TruePowerplus,但2004年加拿大联邦卫生部裁定这种营养添加剂“没有科学证据证明其所称疗效”。对此这一家族企业及其信徒非但置若罔闻,而且反复向笃信者灌输“这是垄断药企及其背后大财团打压草根疗法的阴谋”,结果令一些信徒不但继续痴迷这种“土疗法”,而且格外排斥现代医生、医院和医学。

令人深思的是,TrueHope和史蒂芬一家关系非同寻常:TruePowerplus的“发明者”是安东尼.史蒂芬(Anthony Stephan)和他的妻子,而安东尼.史蒂芬不是别人,正是大卫.史蒂芬的父亲,已故幼儿的爷爷。

史蒂芬一家属于阿尔伯特“后期圣徒基督教会”的一个分支——这个教派以“摩门教”的俗称更广为人知。TruePowerplus之所以“批而不倒”并非没有特别原因:许多知情者指出,事实上这种“自然疗法”正是依托该分支的活动推广,绝大多数痴迷者都是该分支信徒。安东尼.史密斯直到今年3月8日还在Facebook上执着地为这种“神仙药”辩护,将庭审指责为“大型制药公司和反自然疗法组织与公权力勾结的一场阴谋”,而此时他的儿子已死去近4年,针对他们夫妇的庭审也已开始7周之久。

正如加拿大发行量最大报纸《多伦多星报》一篇专栏文章所指出的,这间“三无医疗机构”之所以能在联邦卫生部明令处罚后“无证驾驶”12年之久,号称“全世界最严密医疗监管体系”的加拿大医疗监管体系却直到“出了人命”才惊觉,个中奥妙同样是“体系外自成体系”——摩门教的某些教派是北美最神秘、最自我封闭的社区之一,“洋草药”在长达十几年时间里始终依托摩门教会、摩门教社区体系自我消化,外界不知情者根本难窥门径,监管体系也无法探查到这种在正常医疗体系范畴外封闭、边缘的“自循环”社区自生自灭的“洋莆田系”。

  评论这张
 
阅读(12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