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加拿大:离亚投行究竟还有多远?   

2016-04-27 09:19:20|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拿大:离亚投行究竟还有多远?

 

4月6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中文网在中文媒体中率先报道了一条消息,称“加拿大可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AIIB)”,并称加拿大联邦国际贸易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不仅在“近日”作出上述表示,而且更公开坦言,上一届加拿大联邦政府未能及时加入并成为AIIB创始国,是“错失了机会”。

但细心的人们很快注意到,对这样一条消息,加拿大本土英、法文主流媒体报道寥寥,仅有的几则相关报道,还是引述了路透社加拿大分社的原稿。

那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加拿大这个“G7中存在感最低的国家”、美国仅有的两个陆地邻国之一,究竟离亚投行还有多远?

 

表态属实 却是老生常谈

 

首先必须明白肯定,RFI以及路透社加拿大分社的相关报道是真实的:方慧兰部长的确亲口说出了上述言论,之所以未被本土媒体广泛报道,则另有一番原因。

首先,方慧兰部长这番话是3月30日,在加拿大最大城市——安大略省多伦多市会晤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多伦多总领事薛冰时所表达的,由于并非很高级别的会晤,因此在传媒业不甚发达的加拿大未起太大波澜并不出奇;其次,方慧兰-薛冰会谈的重点,是讨论如何为加中自由贸易协定(C-CFTA)谈判提速,这也是加拿大商界和专业媒体高度关注的重点话题,会谈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方慧兰、薛冰两位当事人的陈述,以及媒体记者的提问,绝大多数也围绕着C-CFTA话题展开,AIIB问题仅是被顺便提及的话题,因此当天除了路透社加拿大分社,其它与会媒体在报道方慧兰-薛冰会谈时均只及C-CFTA而未及AIIB,4月5日RFI姗姗来迟的中文报道因得到中文圈的重视而令原本的次要话题“冷灶转热”,但在加拿大当地主流媒体看来,显然已失去了时效性。

这并不是说加拿大人真的不重视“加拿大是否应该加入亚投行”,或“联邦政府对加入亚投行是何态度”等问题,而是他们早已知道了这些问题的“标准答案”。

彭博社报道指出,方慧兰实际上早就就加拿大加入AIIB问题作出了和3月30日几乎一个字都不差的明确表态。

去年11月14日,她在接受彭博社电话采访时坦承,杜鲁多(Justin Trudeau)的联邦自由党政府对加入AIIB“有兴趣、正密切关注”,但拒绝透露是否在加入AIIB问题上取得进展。当时她强调,作为联邦国际贸易部长,与亚洲最大的国家——中国和印度改善贸易关系“是名列前茅的重点任务”。她当时回避了是否放松被前联邦保守党政府收紧的外商、尤其外国国企在加拿大投资规则,但表示“联邦工贸部长工作的很大一部分要致力于吸引外资进入加拿大”。当时在被问及加美贸易纠纷和加美天然气管道纠纷时,她强调“抗议和对抗不是加拿大有效的外交政策”,表示将和美国积极沟通,但“将坚决捍卫加拿大的利益”。

现年48岁的方慧兰2013年出任杜鲁多经济顾问委员会联合主席,2015年11月5日就任加拿大联邦国际贸易部长,被认为是杜鲁多政府负责制定全新加拿大国际贸易暨出口战略的关键人物。前述表态是在她就任联邦国际贸易部长后仅9天作出的,因此引起高度重视。

今年1月10日,她在接受加拿大最大私营电视台CTV电视采访时重申,自己已受总理委托,“着重致力于”开拓新兴市场,“尤其是巨大的、不断增长的中国和印度两大市场”,她强调将努力把握“亚洲机遇”,并表示在这方面“已和对方展开了非常富有成效的对话”。

而据她本人在3月30日所称,自己早在去年年中、即联邦自由党尚未成为联邦执政党的时候,就曾明确说过“未能成为AIIB的创始成员是‘失去了一个机会’”的话,有当地评论家证实曾在去年联邦立法选举中听到方慧兰这样表态,当时她还对支持者承诺“如果我们执政会有所不同”,3月30日她则在回顾当初表态时称“作为一个政府我们喜欢信守诺言,所以请对我们有所期待”。

正如CTV当初所评论的,不论从职务、责任和资历,方慧兰在国际贸易领域的公开表态,都可视作杜鲁多政府的官方态度,加拿大现任政府对发展与亚洲国家间的经贸关系,对加入AIIB,都持较前届哈珀(Stephen Harper)联邦保守党政府更明确、更积极的态度,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杜鲁多政府执政至今已近半年,不论内政、外交上给人的感觉都是“不急不忙”,除了在“遵守竞选诺言”方面异乎寻常执着外,其它问题即便强调“重点关注”,从节奏上却看不出“争分夺秒”的积极性。就加拿大加入AIIB问题而言,“遵守竞选承诺”意味着加拿大政府会乐见其成,“不着急”意味着不能指望这个进程会很快实现——事实上加拿大和中国在一系列双边交流中常常是“起大早赶晚集”,如加中建交谈判早在1949年就开始,却因为各种因素干扰直到1970年才最终建交,历时21年,加中旅游贸易协定谈判起步远早于中美间数年,但落实却掉在中美达成协定之后,加中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起步也很早,但迄今进展缓慢,去年中澳签署FTA后,加拿大朝野各界才开始有了紧迫感。

方慧兰屡次谈及AIIB问题,并一再强调“前政府错失良机”,则带有一定国内政治斗争考虑。当联邦自由党还在野时,为竞选考虑曾将哈珀政府和联邦保守党的经贸政策当作突破口(因为2015年加拿大经济形势急转直下,而哈珀政府始而盲目乐观继而一筹莫展),当选后则极力借此继续敲打沦为官方反对党(国会席位最多的在野党)的联邦保守党。3月31日讲话中,方慧兰直截了当称“事实上前任联邦保守党政府也并非对AIIB没有兴趣”,指出当时他们曾明确表示“正积极考虑加入AIIB”,“尽管美国和日本的态度与我们有所不同”,但“最终加拿大还是错过了成为50个创始会员国的机会”,个中意味不言自明,而“我们作为一个政府会信守承诺”说法,也同样一语双关。

 

真正的焦点是C-CFTA

 

如前所述,加拿大朝野真正的焦点,是C-CFTA能否尽快落实,或至少取得诸如时间表一类的实质性进展。

华盛顿威尔逊中心加拿大研究所(the Canada Institute at the Wilson Center in Washington)所长道森(Laura Dawson)指出,加中双边贸易额每年都在几十亿美元以上,作为出口资源为主的国家,加拿大急需实现出口市场多元化,而C-CFTA则可以让加拿大获得巨大利益。

日前16位加拿大知名商界人士和智库专家合作撰写了一本新书《迈步向前:加中关系45年》(Moving Forward: 45 Years of Canada-China Relations),书中批评加拿大在强化与亚洲国家间经贸关系方面口惠而实不至,且落在澳大利亚之后——不仅因为FTA问题上的落后一步,更因为加拿大如今在亚洲仅与韩国一国签署FTA,而澳大利亚的亚洲FTA伙伴已有7个。

然而尽管杜鲁多家族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其父皮埃尔.杜鲁多Pierre Trudeau1973年成为首位访华的加拿大总理),联邦自由党和中国官方的历史交往在加拿大各政党中也是最密切顺畅的,但耐人寻味的是,杜鲁多上一次正面谈及加中关系,尚是其从政之初的2013年,竞选期间他几乎全然回避了中国话题,就职演讲中也只字不提中国。

这显然不仅、甚至主要并非因为RFI和《温哥华太阳报》等所谈及的“人权问题”、“政治歧见”等,事实上正如许多知情者所言,由于彼此间历史接触更多,一般而言联邦自由党执政期间加中更容易在敏感问题上展开对话,而非相反。

首先,尽管联邦自由党是多数政府,但反对党的压力仍然不小。

联邦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克莱门特(Tony Clement)曾将中国比作“房间里的大笨象”,要求“任何C-CFTA谈判都应确保透明”。相对而言,联邦保守党并不反对C-CFTA,但该党系进步保守党和改革党两个政党合并而来,后者在加中关系上通常更为保守,且大选失败后哈珀辞去党领,该党目前正处于过渡期,对C-CFTA使用“阻击牌”毫不足奇。

另一个主要反对党——联邦新民主党(NDP)是以工会会员为主体的左翼政党,其一贯政策是反对全球化、反对“出卖本国利益”和“牺牲本国就业机会”,该党联邦国会议员布莱尼(Rachel Blaney)等曾多次杯葛加拿大向外企出售本国大企业股权的交易,更屡屡表示“不能在对华经贸交往中损害加拿大工人利益”。作为议会第三大党和加拿大唯一联邦-省-市三级贯通的政党(其它政党都是三级分离的),NDP在C-CFTA乃至任何加中(其实不止加中)重大经贸合作项目上,都处于“成事或许不足、败事绝对有余”的“阻击手”地位。

其次,加拿大自身也存在一些先天不足。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就曾表示,加拿大在加中贸易交流中往往“漫不经心、一厢情愿”,认为仅凭单方面好恶就可左右加中经贸关系的进退,实在“过于天真”;而卡尔顿大学的帕迪埃(Jeremy Paltiel)等则认为,加拿大并未能充分利用好大量定居加拿大的华裔专业人士这一宝贵资源,缺乏和中国开展更密切经贸交往的各项准备,对中国“看似了解实则未必尽然”,这些都会影响FTA等的效能。已运作一年的北美首个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多伦多,在这方面就有不少教训。

虽然仍不紧不慢,但杜鲁多政府似乎打算走“专业路线”去解决加中贸易问题。

针对商界诟病政府在与国会、尤其上院沟通加中经贸合作问题上存在障碍的现实,杜鲁多日前任命曾任加中商务理事会(Canada-China Business Council,)负责人的哈德(Peter Harder,曾任联邦副总理、副外长)为政府驻上院代表,而总部位于温哥华的亚太基金会(Asia Pacific Foundation)则被寄托厚望,希望其在技术层面提出更多建设性建议。

亚太基金会在近期一份报告中就提出了明确的建议——加拿大应尽快加入AIIB,并居间促成中国加入TPP;加拿大应增加和中国间各层次、各领域的人与人交流,并充分发挥加拿大华裔的作用;加拿大应增加对华裔新移民的语言培训投入,同时积极帮助亚洲国家进行人力资源培训。

然而这一切都需要魄力和资金,AIIB离加拿大有多远,C-CFTA谈判何时能有重大突破,恐都须取决于此。

回到3月30日。

在当天会晤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方慧兰和薛冰都表示,双方“应尽快启动加中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在记者追问下,方慧兰拒绝透露非正式的谈判是否已经开始,但称“自2015年11月起双方已就此加强了对话”——这一切似乎都表明,虽然总体上一切都很乐观,但路还长着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