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难民问题:被漠视的“西线”   

2016-04-25 08:58:11|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民问题:被漠视的“西线”

 

4月16日,一艘菲律宾商船将41名劫后余生的“地中海难民”送到了希腊南部港口卡拉马塔,这41人(包括3名妇女和1名3岁幼童)是3天前在地中海一片迄今人们尚不清楚具体坐标的海水中偶然救起的,据这些惊魂甫定的难民称,他们已在海中无望挣扎了至少3天。

4月20日,联合国难民署(UNHCR)发布公告,证实了这起事件,并令人震惊地告诉世人,这41名幸存者可能仅占同批遭遇海难难民总数的不到10%,而其余的难民可能都已葬身鱼腹了。

据南欧难民署发言人萨米(Carlotta Sami)介绍,大约一周前,约200名非洲难民被“蛇头”带往利比亚东部港口托卜鲁克,在那里他们登上一艘长约30米的旧船,打算偷渡到意大利去。在海上航行数小时后,“蛇头”让他们转驳到一艘较大、已装载了许多难民的船只上,由于超载和剧烈摇晃,那艘大船随即倾覆,“至少500人”下落不明,幸存的41人要么尚未及换乘,要么见势不妙侥幸逃回小船,他们在不知所措和孤立无援中随波逐流达3天之久,才幸运地被那艘菲律宾过路船所搭救。

据联合国难民署称,41名幸存者的身份已得到核实,他们中23人来自索马里,11人来自埃塞俄比亚,6名埃及,1名苏丹,也就是说,他们都来自非洲。

这已非近期发生在中部地中海的首起难民船难:仅一周之前,已有两起类似船难发生,按照国际移民组织(IOM)的说法,其中一起至少导致400人失踪,另一起则至少40人。

由于“叙利亚难民”问题的异军突起和去年“9.2”伯顿海滩事件的轰动,加上此后“叙利亚难民潮”对整个欧洲的连锁冲击,人们的注意力几乎都被吸引到“东线”,即先抵达土耳其、再从土耳其经陆路或海路进入欧洲的难民线路,且在潜移默化中把“叙利亚难民”当作最大宗。但事实上,被漠视的“西线”,即从利比亚上船,北上前往意大利登陆的移民偷渡线路,是“地中海难民”偷渡渠道中历史最悠久、死人也最多的,IOM的数据显示,仅今年年初至4月14日,就有24443名难民循“西线”从利比亚偷渡意大利,其中死亡至少350人,同期从海、陆两路抵达希腊的难民虽多达15.3万,但死亡人数为375人,死亡率远低于“西线”。

IOM数据还显示,自“阿拉伯之春”至今,在偷渡路途中死于海难的难民约3700人,其中死于“西线”的竟多达近3000人。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西线”的出发地——大马格里布沿海和西欧、南欧关系密切,“蛇头”及偷渡网成熟,且靠近传统的“地中海难民”源头——原为欧洲殖民地的萨赫勒地区和撒哈拉以南非洲。这些“地中海难民”的偷渡历史可追溯到一百年前、甚至更远,而“东线”则仅仅是在叙利亚危机爆发后,才“做大做强”的。同样,相较于近年来突然“壮大”的“叙利亚难民潮”(实际上也掺杂了众多来自周边甚至阿富汗等地的难民),“西线”难民的来源一直相当“稳定”:战乱时会大增,但即便没有战乱也不会大减。

相对于岛屿密布的东地中海,“西线”虽直线距离也并不算很长,但海面较开阔,海况十分复杂,意大利等沿海国家海上巡逻力量也较严密,一旦被发现,“蛇头”为脱罪常常将整船难民弃之不顾,因而导致的难民落水、船只倾覆,甚至被抛弃难民争夺生存资源自相残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据不完全统计,仅2011年至2015年,在这条“西线”上就发生了至少9起死亡、失踪百人以上的恶性“地中海难民”海难(2011年“4.6”海难,自利比亚出发的难民船在意大利兰佩杜萨以南海域沉没,来自索马里、厄立特里亚难民150多人失踪;同年“6.2”海难,搭乘数百名撒哈拉以南非洲难民的拖网渔船在驶离利比亚海岸后不久因超载失控,后在突尼斯海岸附近沉没,至少死亡200人以上;2013年“10.3”海难,满载约500名索马里等地难民的小船在兰佩杜萨附近沉没,至少366人死亡,其中许多是妇女儿童;2014年“8.22”海难,一艘满载撒哈拉以南非洲难民的船只在利比亚的黎波里附近海上沉没,死亡170多人;同年“9.10”海难,从埃及开往利比亚的难民船因被意大利海军发现,在马耳他海域被“蛇头”蓄意弄沉,死亡者可能多达500人;同年“9.14”海难,一艘满载非洲难民的船只在的黎波里以东海域沉默,船上200多人中仅有36人遇救;2015年“2.11”海难,从利比亚偷渡前往意大利、满载撒哈拉以南非洲难民的偷渡船在寒风中倾覆,至少300人失踪,更有29人虽被救起,却因在冰冷海水中浸泡过久死亡;同年“4.12”海难,自利比亚驶往意大利的难民船沉没,至少400人失踪;同年“4.19”海难,满载来自马里、塞内加尔、冈比亚难民的利比亚渔船在偷渡途中和葡萄牙货轮相撞沉没,船上800多人中仅28人获救;同年“8.5”海难,从利比亚祖阿拉驶出不久的难民偷渡船因超载沉没,船上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中东甚至南亚的难民死亡225人),正是因为“西线”难民问题的棘手,令意大利、西班牙、马耳他等国海军和海岸警备力量左右为难(从严执法会被指责“见死不救”,反之则会被斥为“纵容偷渡贻祸全欧”),如今争议不绝的“欧盟难民配额”,最初也是因为这条“西线”的难民“老大难”而被提上议事日程,却被突如其来的“东线”和“叙利亚难民问题”搅了局。

“东线”的一系列麻烦不仅搅黄了“西线”所期待的“配额”,随着德国“大开方便之门”副作用的凸显,南欧“前线国家”纷纷收紧西线篱笆,促使许多原本集中在“东线”的中东、南亚等地难民也转到早已人满为患的“西线”,导致这条本就危机四伏、尸骨累累的“死亡偷渡线”更加令人毛骨悚然,却仍遏止不住难民们的前仆后继。

对此联合国难民署在最新声明中呼吁欧洲“增加固定接纳难民的总数”、“避免偷渡过程中死亡情况的发生和恶化”,且不说如此呼吁在“德国难民门”发酵后的欧洲会引发怎样的反响,如前所述,“西线”的“地中海难民”问题由来已久,偷渡者中固有战争或政治难民,绝大多数却是仅因不满故土贫困生活,想通过偷渡去欧洲“赚大钱”的经济类难民(前述一系列海难中不乏来自近年来几乎未发生过战乱的塞内加尔等国难民,就是典型的例子),撒哈拉以南非洲是全球平均人口最年轻、人口增长率最高的地区,倘照难民署所言去做,这个“口子”要开到多大才是个头,由此带来的沉重负担和严重社会问题,又将由谁来埋单呢?

 

  评论这张
 
阅读(927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