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血汗海鲜”与奴工:杀人见血,救人救彻   

2016-04-21 10:53:08|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汗海鲜”与奴工:杀人见血,救人救彻

 

4月18日,第100届普利策奖揭晓,美联社记者关于东南亚“血汗海鲜”的报道荣获新闻类“公共服务奖”,东南亚渔业系统普遍存在的强迫劳动、滥用奴工问题,以及成百上千在海鲜捕捞行业饱受奴役、虐待奴工的悲惨命运,受到广泛关注,几名记者在揭露、报道之余关注爆料奴工命运,帮助众多奴工确保人身安全乃至摆脱奴役的事迹,也受到许多人的赞赏。

在号称“文明”的21世纪,地球上仍有如此黑暗的领域和角落,仍有这样令人怵目惊心的野蛮场景和奴役现象,足以让人感慨、愤怒,对这种领域、现象的大胆揭露,是媒体和媒体人职业操守和义务所要求的,“血汗海鲜”报道的意义是重大的,参与报道记者的获奖、受好评也是实至名归。然而“血汗海鲜”不过是南亚、东南亚普遍存在的奴工、童工现象之一隅,这本不是、也不应成为“新”闻——或换言之,“奴工问题”直至今日还能成为获奖新闻,并“感动世界”,恐怕恰证明了这个世界实在太过健忘了。

不是么?

早在整整20年前的1996年,《生活杂志》(LIFE)就刊登了大名鼎鼎的耐克公司在巴基斯坦工厂使用童工、奴工的著名报道《带血的足球》,里面披露耐克在巴基斯坦的工厂奴役最小年龄仅6岁的童工、奴工,这些童工、奴工像牲口和财产一样被转卖,没日没夜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工棚里缝制足球,没有任何劳保措施,且只能换回极其菲薄的报酬;“企业责任互信中心”(ICCR)等非政府组织上世纪末曾广泛走访了东南亚、南亚多家跨国知名运动品牌的工厂,发现在越南等国的这类工厂里工人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0小时,墙上贴着“不得交谈”的禁令,每日劳动所得不够在超市里购买一公斤鸡肉;在孟加拉国、柬埔寨、缅甸、印尼等国,为欧美知名品牌代工的纺织厂、服装厂将数以百计、千计的工人关在巨大的、缺乏最基本安全措施的工厂内日以继夜地劳作,造成大面积中暑、火灾、工厂建筑倒塌等恶性劳动事故频发,其中2013年4月24日孟加拉国工厂大楼倒塌事故导致至少380名劳工丧生,涉及加拿大罗布劳、英国普里马克等多家国际知名品牌,一度引发全球媒体广泛关注和众多唏嘘,可时过境迁,如今过劳、奴役依旧,还有几人记得孟加拉和缅甸的工厂大火?

“血汗海鲜”令人发指,在这一古老行业中被奴役的东南亚、南亚人值得同情,但人们不应忽略一个常识,即相对于较“原始”的海鲜捕捞、加工业,劳动密集型的“现代”工厂和需求量巨大、市场广阔的跨国品牌,在这个问题上积弊更多、流毒更广、问题更严重,在“带血足球”报道发出后,法国《队报》曾在几年时间里做过多次跟踪报道,指出当时阿迪达斯、锐步等国际品牌在南亚、东南亚普遍存在奴役童工、奴工现象,覆盖面西起阿富汗东至印尼,“许多村子里唯一的‘现代产业’就是让孩子们缝制他们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用处的手缝真皮足球”,而这样的现象直至今日,还被一些国家、地区,以及许多受益行业、企业和品牌以“产能向劳动力廉价地区转移”的时尚“包装”堂皇引进、推广着。相对于“朝中无人”的“血汗海鲜”,这些规模和影响更大、公关技巧更娴熟的产业、企业和品牌无疑更值得被曝光——当然,并非没有曝光过、“催泪”过,但后来呢?现在呢?以后呢?

回到此次“血汗海鲜”话题上来,几位当事记者关注爆料奴工的命运,在完成报道的同时努力保护和帮助他们,这一点很不易,也令人感动,但实际效果呢?没有人天生愿意被奴役,这些当代“蟹工船上人”一如昔日对《生活杂志》吐槽的阿富汗籍山村“缝球”少年,系因生活所迫才不得不忍受不公正待遇,他们中许多人舍此别无生计,更多人除了被压榨、奴役,其它“活路”的“性价比”甚至更等而下之,如果不能改变这种“大环境”,如果无法给这些被奴役的人更多工作、生计的选项,他们摆脱奴役的同时或许也丢掉了饭碗,当热点冷却,世界的“健忘综合症”再度发作时,又会在重拾饭碗的同时再度套上被奴役的枷锁。

《水浒传》里那位粗中有细的花和尚鲁智深说得好,“杀人须见血,救人需救彻”,改变“血汗海鲜”场景和奴工命运的关键,是清除一切“血汗产业”(尤其“现代”工厂和跨国知名企业、品牌的相关“血汗产业”)生存土壤,是改变东南亚、南亚及其它普遍存在这类现象地区广大贫民“非被奴役即遭贫馁”的生存状态,否则,我们恐怕注定只能陷入“感动-健忘-再感动-再健忘”的循环不能自拔。

20年前的人们曾因《生活杂志》中“带血足球”和6岁奴工的命运而悲叹、愤怒,如今人们淡忘了20年前似曾相识的一幕,又被“血汗海鲜”和海鲜产业奴工命运悲叹、愤怒,难道我们真的希望20年之后,新一代媒体、记者再一次为同类话题获奖,新一代读者再一次为同类事件悲叹和愤怒?如果不想这样,今天的我们在唏嘘感动之余,究竟应做些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47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