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关于海豹与中国   

2016-04-16 18:53:20|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海豹与中国

 

“中国人大量食用海豹油导致每年数以万计海豹被捕杀”的说法不胫而走,传遍微博、微信等中文网络平台,一些人对此作痛心疾首状,而另一些人则表示“加拿大海豹数量过剩”、“捕杀海豹与中国消费市场无直接关系”。到底孰是孰非?

此次突如其来的“反捕杀海豹”网络宣传攻势,源于日前由一个名叫“国际人道协会/加拿大”(HIS)的非政府组织的策划。据英国《每日邮报》414报道称,HIS日前在网上散发一部电视片,内容是“地球上针对哺乳动物最大规模虐杀”——加拿大冰海捕杀幼海豹的场景。这部据称从1000英尺上空航拍的电视片纪录了加拿大渔民“用残忍手段捕杀手无寸铁幼海豹”的“令人心碎的一幕”,HIS执行董事奥德沃思Rebecca Aldworth称,自2002年以来,被加拿大渔民捕杀的海豹已逾200万头,“这血淋淋的一幕必须停止”。

HIS等动保组织称,捕杀海豹的手段“十分不人道”:为了获得最好的皮毛,渔民捕杀年仅21天的幼海豹,且为了避免皮毛受损他们采用棍棒或称作Hakapik的打击工具将海豹活活打死,很多海豹被活活剥皮。捕杀海豹的用途主要是取皮毛,其次是获得海豹肉和海豹油。《每日邮报》称,HIS的“姐妹组织”——中国北京首都爱护动物协会(Beijing Capital Animal Welfare Association)宣称“中国消费者大量消费海豹油和海豹阴茎制成的春药”,并表示“将联手敦促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禁止海豹制品进口”,而在网上,一些动保人士则将“中国因素”渲染为海豹被“大规模虐杀”的“决定性因素”。

中国消费者真能决定加拿大海豹的生死么?

在加拿大,居住在北方的因纽特人自古就有捕猎海豹的生活习惯,17世纪,英国和法国殖民者先后在加拿大开展毛皮业务,英国皇家、西北两个公司一度垄断海豹皮毛业务,将海豹皮和皮制品从加拿大哈德逊湾的丘吉尔港装船,运往欧洲、东亚等海豹皮主要消费地,而中国清朝官员冬季官服袖口、衣摆等处需要镶嵌大量海豹皮,因此历史上曾是加拿大海豹皮的最大客户之一。

二战后随着加拿大经济的发展,海豹产业一度被视为落后产业加以限制,自1942年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加拿大每年只允许捕杀1.5万头海豹,而仅纽芬兰附近的海域就生存了不下500万头海豹,因此在当时,加拿大捕杀海豹并未引起很大关注。

进入21世纪,世界海豹皮毛需求量突然大增,加拿大一些人绞尽脑汁,以各种借口力图扩大海豹捕猎量。一些组织和个人宣称,海豹繁殖速度太快,导致加拿大最主要的渔业捕捞品种——鳕鱼数量锐减,因此必须捕杀海豹以“保护鳕鱼资源”,海豹最多的纽芬兰省甚至曾提出捕杀400万头海豹(占全部海豹数量80%)的“宏伟计划”。

2004年,加拿大以“海豹数量过多”为由放宽捕捞海豹限制,此后3年内100万头海豹被捕杀。2010年,加拿大政府进一步放宽捕捞限制,规定当年的海豹捕捞配额为,格陵兰海豹33万只,灰海豹5万只,冠海豹0.82万只,2011年更将达50万头,再创年度捕捞配额新纪录。加拿大目前所捕杀的海豹总数居世界第二,仅次于格陵兰,格陵兰和加拿大年捕捞总数相加,相当于全球总捕捞量的一半。

许多动物保护组织人士对加拿大捕捞借口不屑一顾,他们指出,2004-2006年,平均每3头新出生的海豹,就有一头死于捕猎,且捕猎海豹的手段极其残忍,许多海豹在被打昏后就被活活剥皮,尽管加拿大政府规定,禁止猎杀皮毛仍为白色、出生不满12天的小海豹,但据统计95%被猎杀的海豹仅12天到3个月,因为小海豹游泳技能还很不娴熟,不愿离开冰面,更容易捕杀。

随着欧美动物保护浪潮兴起,消费者对动物毛皮制品由欣赏转向抵制,上世纪60年代起,欧洲和美国先后在本国范围内禁止海豹毛皮消费和贸易,20095月,欧洲议会通过有关禁止海豹产品在欧盟市场交易的法案,规定自2010年起,在整个欧盟范围内,不得进口商业目的捕杀的任何海豹类产品。

《每日邮报》报道称,目前全球已有包括欧盟28国、美国、俄罗斯、墨西哥等35个国家全面禁止海豹皮毛和肉制品交易,其中俄罗斯是唯一全面禁止任何海豹类产品禁止的国家。全球除加拿大外,仅有挪威、俄罗斯、丹麦的自治领格陵兰,以及非洲的纳米比亚,仍允许合法从事商业性海豹捕捞。

然而加拿大政府却坚持“正当人道捕猎海豹权力”:2009526,前总督庄美楷出席因纽特人社区聚会,当众摘食海豹心脏生吃;20102月,G7财长峰会在加拿大伊魁特举行,东道主将海豹肉列入宴会食谱; 310,加拿大参议院又上演了30名官员、议员集体吃海豹肉的一幕,参加这次“聚众大吃”的,包括时任联邦渔业部长谢伊Gail Shea、反对党联邦自由党时任党领叶礼廷Michael Grant Ignatieff等,这被认为是向欧盟和国际间反海豹捕猎势力公开挑战。

加拿大海豹产业收益其实并不大,在东北部因纽特人聚居的努阿武特专区,约有10000多户渔民以捕杀海豹为生,每年商业捕杀海豹贡献税收不到2000万美元,不到加拿大渔业总收入的5%,仅加拿大向美国一国每年出口的海产品,总价值就高达25亿美元,即使加上和海豹捕猎相关的一些产业,如观光和保健品产业的收益,在加拿大国民经济中所站比重也是微不足道的。

然而以海豹捕捞业为生的,几乎都是“北方民族”——因纽特人等原住民,这些人数量不多,却分布在广阔的“北极领土”上,而加拿大和丹麦、俄罗斯、挪威等都有北极领土纠葛,近年来气候变暖,北冰洋冰盖逐渐消融,其航运、渔业价值和丰富的油气蕴藏量,令加拿大绝不愿在这个至关重要的地方退让,争取当地原住民支持就显得极为重要,因此政客们争先恐后地表演“海豹秀”,甚至不怕招惹国际是非。

但支持海豹产业的关键是市场。如今世界大多数地区禁止海豹制品进口,中国成了加拿大政府和海豹业者的主攻方向。2009年,加拿大国内就有人宣称“每年要向中国销售20万只海豹的制品”,而前任渔业部长谢伊更因多次积极向中国推销海豹产品,而在20101月被加拿大示威者砸了一脸蛋糕,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市场的确可以左右加拿大海豹业的景气。

然而正如前文所述,在加拿大,支持海豹捕捞,更多出于“政治正确”,在这个问题上各主要政党和主流政治派别意见高度一致(尽管民调显示大多数加拿大人对此不以为然,尤其反对海豹皮草制品),虽然去年加拿大政党轮替,联邦自由党取代联邦保守党上台执政,但如前所述,“支持海豹捕杀秀”是跨党派的政治姿态,即使“改朝换代”或中国市场说不,海豹产业恐也难言再见。

采用各种手段渲染“中国消费者的责任”既不陌生、也不新鲜:早在2011328,就有中国国际商会、首都爱护动物协会两家组织联合举办“关注动物保护,倡导绿色贸易”研讨会,会上中国、加拿大两国环保主义者共同呼吁中国消费者抵制加拿大海豹制品,以保护每年遭受“残酷屠杀”的加拿大海豹。与会者称,“什么肉都敢吃”的中国,已成为被国际社会普遍抵制的加拿大海豹业“最后的救命稻草”,呼吁“能决定加拿大海豹生死”的中国消费者行动起来,拯救加拿大海豹的命运——而“首都爱护动物协会”正是此次和HIS“联合行动”的那家“中国北京首都爱护动物协会”。

加拿大当地保健品经营者指出,“海豹春药”消费量极为有限,大部分当地保健品经营者都没有相关产品,而海豹油则的确很多,这种被制成胶囊的海豹油保健品,被宣传为“深海鱼油的更新换代产品”,在网店、实体店俯拾皆是,已在中国保健品市场悄然流行许多年,消费者群体覆盖面很广。北美经营这类产品的公司、厂家甚多,消费对象除了当地亚裔,主要是中国及周边地区的亚洲人,但总的来说华人对海豹油的热衷程度,远不如号称“应被其替代”的深海鱼油。

如果能通过科学宣传和舆论造势,破除海豹油“包治百病”的神话,就可以消除中国海豹制品市场的大半壁江山。但如前所述,海豹产业存在的根本要素是加拿大方面政治、北极战略和原住民政策的需要,即便中国市场“归零”,这个产业也依旧会存在下去。

还需指出,HIS等国际动保组织近20年来只抓住“虐杀”做文章,从未渲染“海豹数量稀少”——因为如前所述海豹数量根本就不稀少,而“首都爱护动物协会”等“中文系”组织则几乎每次都会拿“珍稀动物”说事,且几乎每次都会因此被批评者所指摘。

 

 

 

 

  评论这张
 
阅读(21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