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对“避税天堂”的最后一击?   

2016-04-12 08:55:16|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避税天堂”的最后一击?

 

由于负责为全球客户在巴拿马注册离岸公司的最大代理机构——丰塞卡事务所(Mossack Fonseca,1977-201540年间大量客户信息资料被“深喉”和国际间多家媒体外泄,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这些客户信息资料跨度38年,涉及21.4万个全球实体和14名个人(其中包括6名现任和6名退职国家领导人,128名各国政要、高管,以及至少29名世界富豪榜500强中人物),总容量据称高达2.6TB,去年被“深喉”秘密提交给德国媒体《图片报》后,后者惟恐以一己之力难以充分发挥信息威力,便私下委托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居间协调,联合号称来自70多国、107家媒体的370多名调查记者“深挖猛追”了一年,然后突然同时于43“发难”,最初曾一度被誉为全球媒体协调行动下、迄今规模最大、涉及面最广最深、“杀伤力”最为可观的一次“泄密”,有人更进而认为,“丰塞卡泄密”有望在世界各地政治、经济乃至诸如国际足联(FIFA)等组织内掀起此起彼伏的惊涛骇浪,并导致一连串包括人事变动、司法追究等在内的连锁反应。

但迄今一周时间过去,预料中的“惊涛骇浪”虽不能说未曾刮起,但至少远不及某些人所想象中那般猛烈:唯一“翻身落马”的只有“罪名”最实、且此前已被国内各种政治危机“围攻”到焦头烂额的冰岛总理贡劳格松(Sigmundur David Gunnlaugsson);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因其亡父伊恩.卡梅伦(Ian Cameron)名列“丰塞卡名单”,在工党领导人科尔宾(Jeremy Corbyn)的“逼宫”下不得不在410公布自身税务信息,承认“本应更好处理有关自身财政状况的争议”,宣布同意成立专业工作组调查逃税指控,但他同时继续否认自己“有问题”。正如一些英国媒体所指出的,自大选失败、卡梅伦连任首相暨保守党单独组阁以来,英国议会党争趋于白热化,工党在科尔宾的领导下采取了“逢卡必反”的战术,几乎任何与卡梅伦、保守党有关的言行都会被当做“纰漏”、“劫材”折腾一番,“丰塞卡名单”自绝不会例外,但此举究竟能给卡梅伦构成多大杀伤力却是另一回事(有评论即指出,保守党和卡梅伦主动“自曝”意在“消毒”、“反将”,表明有信心和决心继续执政下去),且623就要举行英国“脱欧”公投,此时的唐宁街10号首相官邸不啻一个危机叵测的火炉,工党借题发挥“倒灶”有之,却未必情愿在此时此刻自倨火炉,自讨苦吃。至于“丰塞卡名单”上的其他人,则或“债多了不愁”,有更麻烦的问题缠身,或视若无睹,或已过气甚至死亡,“丰塞卡名单”看上去就更难构成多大杀伤力了。

但正如加拿大著名金融家、成立于1849年的加拿大独立财富管理公司3Macs高管伊恩.中本(Ian Nakamoto)所言,“丰塞卡文件”的曝光和后续风波,很可能构成对“避税天堂”的最后一击。

所谓“避税天堂”,系指免收所得税的国家或地区,如列支敦士登、安道尔、摩纳哥及英属维尔京群岛、百慕大、美属萨摩亚、文莱、开曼、纽埃等等。2008年时IMF曾经列出总计43个“避税天堂”,这是指狭义的,广义的“避税天堂”还包括香港甚至美国,为数就更多了。

“避税天堂”兴起于二战之后,如果追根溯源则历史更为悠久,最古老的“避税天堂”如瑞士、列支敦士登等的相关操作史都长达数百年。“避税天堂”的操作形式,是利用严格的金融保密法为国际客户保守账户秘密,并依靠免税政策吸引境外资金流入,或在“避税天堂”注册离岸公司,从而通过金融资本运作获得丰厚的收益,大多数“避税天堂”属于这一种;另一种则是富得流油,政府不屑“斤斤计较”这些许税收,如迪拜、文莱等。不论哪一种成因,这个国家或地区必定是弹丸之地,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它们或是欧洲袖珍国,或是加勒比海等处不起眼的小岛,因为地大人多的国家、地区倘若不收所得税,财政将无力支持沉重的行政负担。

传统上“避税天堂”的生财之道一般有两种,欧洲的那几个,通常采用建立银行、吸引外国存款的模式,如安道尔吸纳不少法国储蓄,而列支敦士登则是德国富豪的存款圣地;加勒比海的维尔京、萨摩亚等地则通过便捷的公司注册手续和免税的吸引力,吸引全球公司在当地注册,并赚取管理费和服务费;此外还有一些“避税天堂”比较特殊,如摩纳哥,主要是靠吸引各国富有的文体明星定居而生利。此次“一举成名”的巴拿马,显然属于其中的第二种。

虽然“避税天堂”早已有之,但真正大行其道却是近些年全球化趋势加深、和网络时代来临的事,这二者的交互作用令资本的全球化流通变得更方便、更流行。

一些人士批评“避税天堂”导致金融犯罪者逍遥法外,和资金流出国大量税款的流失。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曾援引Tax Justice Network的统计指出,每年从“避税天堂”流失的税款高达2550亿美元,其中仅美国一国就高达700亿。难怪美国参议员莱文(Carl Levin)曾愤称,“避税天堂”的存在,“简直是向诚实纳税者宣战”。

众多富裕人士向“避税天堂”转移资金,也导致遗产税等税收减少,这在老龄化国家更形突出,如加拿大1990-2003年流向“避税天堂”的资金增加8倍,达750亿美元,占全部海外投资的20%之多,税收减少将令这些福利国家引以为自豪的高福利,因税源的枯竭而难以为继。

一些分析家认为,“避税天堂”已成为各国巨大的海外税收漏洞,全盛期全球藏匿在“避税天堂”的资金至少有10万亿美元,相当法国年GDP总值的5倍,50%的国际贸易通过“避税天堂”逃税。“避税天堂”的存在,令各国贪官、黑社会洗钱和藏匿资产成为可能,而账户保密制度则让对上述经济犯罪行为的追查困难重重,一些利用“避税天堂”低成本设置的离岸公司在国际市场进行不规范操作甚至欺诈业务,事发后便人间蒸发,也令各国感到棘手

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让各国更深刻地感受到,倘全球金融体系这一巨大漏洞不能得到有效监管、堵塞,类似的隐患随时可能爆发,并给全球经济造成巨大冲击,正因如此,自那以后不仅发达国家,许多新兴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也加入联合限制“避税天堂”的行列,加上有能力开设瑞士等国海外账户的“非富即贵”,对这些账户加强监管,也符合大多数人的意愿。

20006月,经合组织OECD公布“确定和消除有害税收活动进程,首次提出“避税天堂”标准(对金融或其他服务所得不实行所得税或只有名义上的所得税,或将本地作为非居民逃避其居住国税收的场所;不能有效进行情报交换;缺乏透明度,如税收制度与税收征管不公开;有利于外国实体建立没有实质内容的经济活动),对瑞士等国的“金融黑箱”敲响了第一次警钟;20094月的伦敦G20首脑峰会,金融监管合作问题首次被提上议事日程,在这届会议上,法、德等国联合提出“黑名单”制度,对不合作的“避税天堂”给予终止经济合作协定等惩罚;201112月,美国联邦国税局公布《海外账户纳税法案》(FATCA)部分实施细则,根据该规定,截至20111231,居住在美国境内、在海外拥有5万美元以上资产或者居住在美国境外、在海外拥有20万美元以上资产的美国公民和外籍美国绿卡持有者,都需要在2012415向政府申报;藏匿海外资产拒不申报被视为有意逃税,一经查出会被处以高达5万美元的罚款,严重的将追究刑事责任;201456,瑞士同意签署一项有关自动交换信息的全球新标准即“信息透明协议”,根据这项标准,瑞士有义务自动向其它国家政府交出该国公民在瑞士银行所开立账户的详细资料,这意味着延续几百年的保护银行客服隐私传统就此终结。

如此一来,自2014年之后全球范围内仍然“顽强固守”的“避税天堂”,就只剩下巴拿马、瑙鲁、巴林和瓦努阿图四个,其中犹以巴拿马最为顽固,226G20上海财长会议和3月经合组织(OECD)专家委员会评估,都对巴拿马在协查偷税问题上的表现深表不满,OECD评估表明,过去3年间该组织成员国向巴拿马发出过逾百件偷税嫌疑协查请求,结果仅瑞典等少数国家声称“得到满意答复”,美国、西班牙等许多国家认为“有答复但不尽满意”,法国等不少国家则认为“答复很不令人满意”(法国发出37份协查请求,只有31份有回音,且许多回音“很糟糕”。

“丰塞卡档案”的泄露,很可能成为对巴拿马等最后几个“避税天堂钉子户”的最后一击。

首先,虽然从国际法角度巴拿马和丰塞卡事务所并没有错(前者未签署“信息透明协议”,而后者的业务至少到目前为止都并不违法),相反“深喉”的做法反倒可能涉嫌违法(可能系以内部职员身份窃取公司合法机密信息资料,并私自外泄),但从被“点名”者的强烈反应可知,不少“重量级客户”今后为了避免政治冲击和政敌“抓小辫子”,势必会“避嫌”远引,甚至为“自证清白”而较前更卖力地支持对“避税天堂”施压,毕竟巴拿马等剩余“四天堂”都是弹丸之地,能抵挡多大压力实在大可怀疑。

其次,虽然正如许多人(包括加拿大两大商业银行负责人、皇家银行RBCCEO麦凯David McKay 和蒙特利尔银行BMOCEO道恩Bill Downe ,甚至此次“丰塞卡旋风”的组织者ICIJ主任赖尔Gérard Rylé)所言,注册离岸公司并不一定有问题,只有借此偷税或“洗钱”才有,但麦凯等也表示“许多人有意无意将‘注册离岸公司’和‘违法犯罪’划等号,我们对此感到不舒服和非常不快”。这些金融家坦言,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名列名单上的、像RBC机构做了什么非法勾当”,但这种联想、猜疑和指责会严重影响金融机构的声誉,以及继续从事相关业务的积极性。RBC就承认,他们为洗刷自己不得不组建专门团队,对“最早可追溯到1940年”的“陈芝麻烂谷子”进行排查,并努力作出有利于自己的解释,这样的过程“十分艰难且很说需要多久”。绝大多数情况下,“避税天堂”的客户并非自己亲自出马,而是委托银行、金融公司等机构代理,去和诸如丰塞卡、摩根大通这样专事离岸公司注册业务的机构打交道,如果类似RBC这样的“折腾”因“丰塞卡旋风”而变成常态化,客户固然会望而生畏,而充当居间桥梁作用的金融机构也会避之唯恐不及,这足以对整个“避税天堂产业”的生存构成最致命的釜底抽薪作用。

一些分析指出,由于“深喉”多半是丰塞卡事务所前任甚至现任员工,事发后这类机构很可能强化内部管理,以增强客户信心并避免重蹈覆辙,但这恐怕并不容易:首先,任何“深喉”都不会在自己脸上写字;其次,即便此次的“深喉”纯属“志愿者”,却足以给全球对“避税天堂”恨之入骨的国家和国家级情报机构“提个醒”,让他们知道今后该怎样去做。

 

 

 

  评论这张
 
阅读(361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