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拉罗什 这里到底需要什么   

2016-02-05 09:28:32|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罗什 这里到底需要什么

导语:1月22日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北方小镇拉罗什发生全国27年来最严重校园枪击案,短短8分钟内有4人死亡,9人受伤,而行凶者却是一名年仅17岁的少年。

 

8分钟的惨剧

 

拉罗什是座仅有不足3000人口的偏僻城镇,距离最近的较大城市——萨斯喀彻温省的萨斯喀彻温市有600公里之遥,居民大多为隶属于“第一民族”(原住民)草甸湖部落者,主要信奉罗马天主教和新教浸信会教派,事发地点是该城镇最重要的学校——拉罗什社区学校(La Loche Community school),该校是由几所学校组成的,不仅提供学龄儿童课程,也提供成人培训课程,事发时校内及附近据说至少聚集了900人,也就是说,占城镇常住人口的1/4强。

事发时间为当天下午1点07分左右,当时网络平台上突然有人散布令人毛骨悚然的开枪杀人视频截图,由于城镇很小,居民几乎都熟识,其中不少更沾亲带故,他们中很多人立即认出被害者是艾丽西亚.方丹太太(Alicia Fontaine)的儿子方丹兄弟(3岁的Drayden Fontaine和17岁的Dayne Fontaine),他们就住在学校附近,这一消息立即在校园内引起恐慌,但还没等师生们反应过来,一名枪手已闯入学校中的提纳高中(Dene High School)部分行凶,师生们一面四处躲避,一面不断相互发短信示警,并纷纷报警,警察在几分钟内便赶到现场,但已有数人中枪倒地。随后有目击者看到警察包围并花了两个多小时说服枪手缴械投降,1时15分枪声停止,枪手后在两座教学楼间的空地上投降。事发期间一些勇敢的老师不断大声提醒学生们如何避难,而一些惊恐的学生躲进健身房更衣室,将自己锁在里面长达数小时之久。

短短八分钟内有4人死亡,除了死在自己家中的方丹兄弟,还有两人在校内殒命,其中一人为本地人,系代理镇长凯文.让维耶(Kevin Janvier)的女儿、21岁的学校助教玛丽.让维耶(Marie Janvier),另一人系安大略省阿斯科布里奇人,系现年35岁、去年9月刚刚入职的聘任教师亚当.伍德(Adam Wood)。

受伤的9人中7人伤势较重,其中4人被立即空运到萨斯喀彻温皇家大学附属医院,另3人伤势相对稳定,则等到气候稍稍好转方送院。

当地皇家骑警(RCMP)发言人圣热曼(Grant St. Germaine)表示,嫌犯现年17岁,男性,被控4项一级谋杀、7项企图谋杀和1项非法持有枪支罪,他已于1月25日首次出庭,但根据《青少年刑事司法法》,作为未成年人,嫌犯的姓名未予公开,其作案细节目前也并不清楚,但有媒体引用目击者的话称,嫌犯“几乎可以确定是拉罗什社区学校的学生”。

 

小镇的痛苦

 

或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缘故,悲剧发生后,三个受害家庭中唯一来自外地的伍德家族成员发表一封公开信,呼吁全国、全社会、全民族,甚至包括发生不幸的社区本身,都能够借此不幸事件来认真地审视这个发生不幸的小镇,审视自己和周边的一切,找到不幸之根源,并得以亡羊补牢,避免更多悲剧的不断发生。

伍德家人并非无病呻吟,事实上正如许多知情者所言,拉罗什小镇就像加拿大许多远离中心城市的原住民边远社区一样,存在许多严重的社会问题,而这些问题日复一日地制造者社会裂痕、创伤和悲剧,并构成更大悲剧的隐患。

一些社会工作者、当地人士和宗教界人士指出,这里不仅地处偏僻,而且交通十分闭塞,只有一条向南通往萨斯喀彻温市的全天候公路,且沿途人眼稀少,冬季则另有一条从麦克默里堡-阿尔塔延伸而来的冰上道路,这使得拉罗什成为一个半封闭的、近乎与世隔绝的社区,缺少投资者和就业机会,人们看不到前途和希望,心情也十分沉重压抑。

一些当地耆老指出,这里曾经充满着活力,但随着诸如伐木等传统产业的衰落,许多年轻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去外地寻找机会,并且很少回来,而另一些不敢、不愿或找不到机会的年轻人则沉湎于酒精和毒品,希望通过自我麻醉来缓解痛苦。由于偏僻闭塞的缘故,这里缺少教师和医生,更缺少心理辅导者,2007-2008年度拉罗什所属卫生区的报告称,在拉罗什所在的萨斯喀彻温省西北部高纬度原住民聚居区,自杀率三倍于该省平均水平,许多未成年人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家庭悲剧而不得不成为被收养者,一些孩子甚至在短短几年内多次变更收养家庭,他们比常人需要更多的帮助和心理辅导,但遗憾的是这一切都聊胜于无。

在悲剧中痛失爱女的代理拉罗什镇长凯文.让维耶表示,如果拉罗什得不到必须的帮助,悲剧就可能随时重演。

 

拉罗什需要什么?

 

尽管气候恶劣,航班一度推迟,但联邦公安暨紧急应对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第一民族议会主席贝尔加德 Perry Bellegarde和萨斯喀彻温省长沃尔(Brad Wall)还是在24日下午抵达拉罗什视察,并向受害者家属表示哀悼。

此前一天,沃尔在新闻发布会上对事件的发生表示震惊,称之为“难以想象的可怕悲剧”,表示尽管伤害将很难被治愈,但全省将尽一切努力设法帮助受害者家庭应对这一可怕悲剧,并表达对当地社区和受害者家庭的最深切慰问;古迪尔表示,联邦政府愿意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并希望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能够亲临视察;杜鲁多总理本人则在推特上发表了“我们的国家心灵受到严重创伤,今天所有加拿大人都是拉罗什人”的言论;贝尔加德在声明中表示,将和社区居民站在一起,在灾难时刻尽一切力量帮助他们,并将和地方人士共同努力,尽快找到帮助原住民社区满足防止社区暴力需要的最好办法。

一些帮助业已开始:草甸湖部落理事会已代表该省9个“第一民族”(原住民)自治当局向拉罗什派出长老和辅导员;萨省和邻近的阿尔伯特省、马尼托巴省都派出警力支援拉罗什;拉罗什所属天主教教区大主教卡特兰(Murray Chatlain)则呼吁教会“行动起来”,让当地青年人看到更多希望;事发当晚和次日在该镇市中心音乐厅举行了烛光守夜活动,周末例行的两周一次祈祷会上,人们努力相互鼓励、帮助和安慰;曾是受害者之一伍德老板的杰克逊(Jeff Jackson,伍德当老师前曾在其餐馆打工)表示,将以伍德的名字命名自己新设的员工奖金……

但所有人都明白,对于这座“人人差不多都互相认识,许多人都沾亲带故,全城大多数人都姓同样的几个姓氏”的偏僻原住民社区,上述这些只能是杯水车薪。

代理镇长让维耶和前任市议员、邮局职员舍伍楚克(Keith Shewchuk)等认为,导致悲剧酝酿和发生的根源是该社区的闭塞落后,工作机会渺茫、年轻人无所事事,许多人对生活感到绝望,自杀率和犯罪率都很高,毒品和酒精泛滥却缺乏管制(原住民社区对烟酒管理缺失,而一些左翼社会活动家又不时在网上、甚至亲自前来宣扬毒品合法化),“不增加投入和创造更多机会”,不让社区距离现代化更近,这里就难以彻底摆脱悲剧的阴影。

但对这样的意见并非所有原住民代表和当地居民都认同。一些老人就执着地认为“正是现代化的东西让拉罗什变得更堕落、更不安全”,一位当地老人称,当年拉罗什没有这么多的手机,没有互联网、电视和各种娱乐,孩子们为了生计不得不在老人督促下整日操劳。在这些老人年轻时,当地不通水,不通电,孩子们为了温饱整天忙于汲水、打柴、生火,“哪有闲暇心思去堕落”,有的老人认为应该“多让老年人和孩子们相处,这样他们彼此就能教学相长,互相鼓励”。但对这种观点即便“第一民族”中也有许多人不以为然,他们指出,这种仍生活在几十年前的、比拉罗什更落后闭塞的原住民社区并非没有,但他们的社会隐患甚至更多——只是因为没有“出大事”而被社会所遗忘了罢了。

相较于美国,加拿大的校园暴力案并不多,此前最惨痛的一起还要追溯到1989年12月6日魁北克省蒙特利尔理工学院枪击案,当时25岁的枪手勒平(Marc Lepine)在自杀前开枪杀害14名师生,可以想见,此前名不见经传、许多人根本不知其在何处的拉罗什校园惨剧,将令更多加拿大人、尤其学龄父母们为在学校读书子女的安全牵肠挂肚。

但时过境迁,还会有多少人关注拉罗什这样偏僻、落后而闭塞的边远社区,关注那里到底需要怎样的帮助,如果没有,又会发生多少类似此次拉罗什这样的惨剧?要知道加拿大虽然是工业化国家,但地广人稀,北方广袤国土荒无人烟,像拉罗什这样的“被遗忘社区”又何止百千?

 

  评论这张
 
阅读(219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