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加拿大 当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   

2016-11-26 13:02:55|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8,美国总统大选爆出特大冷门,一路不被看好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以无可辩驳的碾压式选举人团票优势击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美国是加拿大唯一的陆地邻国和最大贸易伙伴,意外的结果同样在加拿大吹皱了一池“冬水”

 

政要们的尴尬

 

特朗普的胜选无疑让加拿大政要们感到十分尴尬:在长达一年的选战期间,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不仅曾旗帜鲜明地站在希拉里一边,还屡屡用尖刻的语言揶揄、抨击特朗普。

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就在不久前,他还曾盛赞希拉里“具有领导美国的杰出才能”,更屡屡在公开场合称特朗普“缺乏领导一个大国的气质和资质”。

如果说,仅仅到此为止虽然有失一位友好邻邦政府首脑在谈论邻国内部选举事务时应有的中立立场和政治局风度,却也还不为已甚(毕竟在全球范围内作出类似“扬希抑川”言论的国际知名政要比比皆是),但杜鲁多总理却还曾多次公开指斥特朗普是个“歧视女性、有种族主义倾向、欺凌他人”的问题人物,这就走得有些远了——也正因如此,1110日上午,也即美国总统大选结果揭晓后不到两天,在新斯科舍省悉尼市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记者对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提出了一个毫不客气的问题——您打算怎么和加拿大的孩子们解释这样一件事,您曾经说唐纳德. 特朗普是一个如前述般糟糕的人物,但这样一个糟糕的人物却当选了美国总统?

然而杜鲁多绝非在这个问题上走得最远的加拿大政要:联邦新民主党党领唐民凯(Thomas Mulcair)不仅在斥责特朗普“种族主义”、“性别歧视”等方面更加言辞激烈,甚至直截了当将特朗普称作“法西斯主义者”。

如果说,政治家和领导人可以很容易地说服自己“这都是必须的”,并如杜鲁多总理回应那位记者般,演绎一番“和不论由谁出任的美国总统建立牢固的工作关系,对加拿大而言至关重要”、“和特朗普主动打交道符合加拿大利益”之类大道理,那么早已习惯于“我们是好人,特朗普是魔兽”二元思维逻辑的许多加拿大人,却未必那么容易转过弯来。

 

“替古人担忧”

 

特朗普的当选显然令许多人无法接受。

如果说,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尽管语带不甘,却仍然在选举结果出台后不到24小时打开白宫大门迎接特朗普,启动政权交接进程,按部就班地开始尽一个行将卸任总统的义务;如果说,败选的希拉里虽然打破惯例,将本应在大选结果成为定局后即刻发表的败选演讲拖过了夜,但终究还是“认输”,那么,一些她的支持者(或毋宁说,特朗普的铁杆反对者),却没那么好的心态和风度,连日来他们打着“这不是我们的总统”标语牌,在美国各地展开频繁的示威、抗议,其中一些更演变成暴力行为和警民对抗。

这股“认赌不认输”的风气也毫无悬念地蔓延到加拿大。

在温哥华,自119日起,位于市区乔治街、瑟鲁街的川普大厦,以及LGBT团体和“大麻党”经常发起集会的市美术馆门前,反特朗普示威几乎天天不断,最多时聚集了数百人,示威者称希望借此促请“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对他们的诉求采取“包容、平等和同情的态度”,目击者称,许多LGBT人士或同情者、环保主义者和人道主义团体参加了示威集会。

在多伦多,示威者在13日(星期日)举行了最大规模(数百人)的反特朗普游行,他们从菲利普斯广场出发,自皇后街大学大道高举大选期间希拉里支持者曾经使用过、但也备受争议的标语“让种族主义者再次感到害怕”(Make Racists Afraid Again),高呼着指责特朗普“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反LGBT”的口号,一路走到美国驻加拿大使馆,一些参与者还不断对媒体发声,呼吁人们“奔走相告、不要对‘种族主义者和不宽容分子作任何妥协’”。

尽管作为加拿大联邦的领导人,杜鲁多总理在特朗普当选后作出了“例行反应”,但无官一身轻的反对党却无需如此——唐民凯在特朗普胜选后仍重复了选前的针对性言论。

然而,“特朗普的美国”真的就那么可怕么?

 

特朗普是老虎?

 

普通加拿大人所最担心的无非以下几点:特朗普会否在美加边界“修墙”;会否导致大量美国移民涌入加拿大“抢饭碗”;会否让美加墨自贸协定有所反复?

正如美国前国土安全部长、前宾夕法尼亚州长里奇(Tom Ridge)等人所指出的,这一切“恐怕是多虑了”。

先说“修墙”。尽管选举期间特朗普的确表达过这种意向,但当选后即便在被他视作“重点”的美墨边界,他也明显放低了声调,这不仅因为此举在政治上存在争议和风险,也因为经济上、可操作性上都有不少问题。至于美加边界,原本就没有多少人认为需要“严防死守”,特朗普新官上任,自更犯不着在这个并没有多少人支持的问题上兴师动众。

再说自贸协定。和某些情绪激动的反特朗普主义者所给出的“标准答案”不同,在美国,真正始终支持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是共和党人,特朗普虽然在选情驱使下喊出过不少与这一原则背道而驰的口号,但身为共和党“资浅者”的他,在组阁时不得不寻求和共和党主流派间的妥协,且作为成功商人的他本就是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受益者,是否真心反对这两项,实在大可怀疑。如果说,TPPTTIP这两项带有强烈排他色彩的区域自贸协定因“奥巴马-希拉里注册商标”过于明显,将不得不作出牺牲,那么运行已久、本身就是前共和党政府推动完成的美加墨自贸协定,就并不存在这种“非折腾一番不可”的必要。

至于“美国人会涌入加拿大”这种没来由的恐慌则更大可不必:且不说选举结果足以表明,特朗普是多数美国人接受的当选总统,即便真有这许多美国人打算“换个活法”,经济上乏善可陈、就业数据比美国更糟的加拿大,真的有那么多饭碗好让他们“羡慕嫉妒恨”么?

从英国“脱欧”到美国大选爆冷,越来越多的“测不准”提示人们,不应忽视“沉默大多数”的诉求和能量:或许高呼“我们都是LGBT”口号的声音最为响亮,足以压倒一切其它声浪,但绝大多数沉默的人却未必以为然——他们不歧视、不反对身边的LGBT人士,但他们自己不是,也未必欣赏这种取向。他们不会大声说出自己的意见,但事实证明,如果他们觉得“是时候了”,会选择用选票表达自己的意见。

或许,冷眼旁观的加拿大人是时候扪心自问,我们有没有做得过头之处?连日来反特朗普人士情绪激动,高呼“我们要宽容”——可你们为什么不肯宽容特朗普的胜利?要知道这个胜利完全符合游戏规则。

选后首次Ipsos民调结果是最为耐人寻味的:70%的加拿大受访者表示“不喜欢特朗普当选”,但77%的加拿大受访者却同时表示,如果某位加拿大候选人承诺对移民实行更严格的控制,对自由贸易加强审视,并采取强制措施打击犯罪,他们会表示支持——而所有这些恰都是特朗普在此次大选中所公开提出的政纲。

 


  评论这张
 
阅读(1148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