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菲律宾:杜特尔特真是“变色龙”么?   

2016-11-01 18:18:33|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菲律宾:杜特尔特真是“变色龙”么?

 

素有“远东特朗普”之称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前脚在中国大谈“中俄菲携手改变世界面貌”,谈“搁置主权争端重启南海谈判”,后脚就在日本谈“南海仲裁的重要意义”,甚至人还没上去日本的飞机,就高呼“日本和菲律宾是真正的朋友”。对此一些中外分析家评论称,杜特尔特“是个唯利是图的‘变色龙’”,为了谋取东道主一点好处不惜翻来覆去改变自己立场。

仅从其语言上看,“变色龙”一说也只有一半正确。

的确,他在访华期间大谈“中菲友好合作”,转脚跑到日本又和新东道主“套近乎”;在中国绝口不谈“南海仲裁”,在日本却不但谈了,还顺带谈了“安保合作”;在北京,他称赞“中菲友谊源远流长”、“中国是菲律宾的好朋友”,转眼在东京却又是另一套说辞。但这种做法不过是昔日国际奥委会前主席萨马兰奇(Juan Antonio Samaranch)在每届奥运闭幕式上那句著名的“这是我见过最好一届奥运”客套话的变种(只有亚特兰大未获得这一“客套”),是一种上别人家赴宴时顺口吐出的、类似“恭喜发财”、“指日高升”的恭维话,当真就输了。当然,“远东特朗普”在说这些其实任何国际政治家都会说的“场面话”时,“吃相”不那么好看,但也仅此而已。

剔除语言上的“小动作”,杜特尔特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善变”。

他在中国说“中菲友好”、“中国对菲律宾经济至关重要”,这些话自参选时就开始说,一直说到今天,离开北京去东京时事实上也说了(“我去北京主要是谈生意”),只不过刻意调低了音量;同样,“菲日安保合作”又何尝不是他一直挂在嘴边上的词?虽然阿基诺三世时代菲日关系似乎更热络,但日本集中向菲律宾交付巡逻船、直升机之类装备援助,却是在他上台后短短几个月间的事(最近的一次就在访华前),在中国访问期间同样只是回避这方面话题而已。同样,“重启南海争端中菲直接会谈”和“承认南海仲裁”这两个看似相互矛盾的表态,他也是从选战时一直“两头喊”到现在,只是根据“主客场”及不同“客场”的需要,侧重谈其中一方面而已——他本人在北京“拜年”时不也坦率承认,自己在访华期间“不谈海牙仲裁”,只不过是“客随主便”、“不谈主人不爱听的话”么?

事实上作为菲律宾当选总统,杜特尔特再怎么另类,也必然会首先反映菲律宾选民的主流意识,和菲律宾社会的共识。在菲律宾,朝野大多数人认为中菲经济关系至关重要,希望和中国友好相处,但同时认为菲律宾是南海主权争端的“理直气壮者”。同样,尽管二战期间日本曾经侵占菲律宾,但当时菲律宾并非完全意义上的主权独立国家,加上战后日本对菲援助、经贸往来让不少菲律宾人认为“对本国发展有利”,因此对日本有好感甚至亲切感的菲律宾人也的确相当多。在这种情况下,菲律宾总统访华、访日会说什么其实并无悬念,要说另类,只能是杜特尔特“演技”过于夸张,且为了“争分夺秒”戏剧性地将访华、访日行程弄得近乎头尾相连,引发了许多有趣的联想。

看一个政治家是否“变色龙”,更应着重看其在面对不同东道主时,对“第三方”的言论、态度有无变化,而这个“第三方”就是美国。

很显然,这个变化是不大的:访华期间,他大谈“减少对美军事依赖”;访日前夕和期间,他又高喊“菲律宾不是美国的一条狗”。可见剔除“东道主因素”,杜特尔特并不算“善变”,一直是“本色演出”,或者说,他这种看上去的“变色龙形象”,其实也是其政治“本色”。

出生于菲律宾南部达沃、当了22年市长的他系出草根,这个阶层长期苦于严重的贫富悬殊(201525%的菲律宾人口每天生活费仅0.61美元,而近5年该国GDP年增幅都高达6%以上),对门阀压榨、黑帮肆虐、毒品侵害、社会分配不公深恶痛绝,且他的家乡历史上曾遭受美国殖民者残酷镇压,二战后又是美军搞“特种战”的“重灾区”,而菲律宾平民一直是对美国在菲驻军最为不满的群体,作为“靠草根票仓碰上去的总统”,杜特尔特必须反映这部分选民的意志(严厉扫毒、对美国殖民历史和驻军现实表达批评立场),否则就“根基不牢”。

当然必须看到,杜特尔特在菲律宾国内政治根基浅薄,许多政策受传统政治强势阶层、家族和各实力集团牵制,有些“过头话”即便是真心所言,也未必能真的兑现(比如“让美军回家”就远不是那么容易,他话音未落就有好几个部长和政要公然唱反调),且不管杜特尔特是否情愿,菲律宾安保主要靠美国的事实短期内难以改变,届时其口风是否会戏剧性再“调整”也很难说——他最早的“大嘴”是去年11月底讽刺20151月教皇方济各(pape Fran?ois)来访,但当天主教人口逾八成的菲律宾选民普遍表示“不感冒”后便不再提,甚至人还没进总统府,其发言人拉维纳(Peter Lavina)就代表他于412公开表示“已多次向教皇表示道歉并请求原谅”了,就是一个先例。

中国五代十国时势力最弱的割据者、在今天三峡一带的高从诲,周旋于周边大小势力之间,一面“利其赐予,所向称臣”,一面随时翻脸打劫,别人上门问罪又“诚恳道歉”,被称作“高无赖”,但许多史学家指出,“无赖”看似善变,实则基本原则(生存第一)从未变过。对杜特尔特也应作如是观:剔除“杂音”,从“变色龙”表象中认识其“不变的根本利益”,并根据其“不变的根本利益”,从自身利益最大化前提作出自己的判断和反应,才是成熟的国际政治逻辑。

  评论这张
 
阅读(226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