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美国大选结果:不知所措之后   

2016-11-12 13:28:35|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显然,对于本届美国大选的结果,方方面面都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尴尬,甚至有些失态。

直到最后几天,欧洲主要政要还在不断发出针对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极不友好的贬抑言论,甚至一度说出“特朗普上台将影响美欧关系稳定”、“特朗普的来访将不受欧洲欢迎”等严格说来有些突破传统外交“语言底线”的“过头话”来,平心而论,之所以会如此,并非仅仅因为特朗普曾多次说出些令欧洲人不快、或被认为“政治不正确”的话,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欧洲精英们在欧美主流媒体、智库和“大数据”诱导下,自信地认定“大嘴”绝不会在大选中胜出,非但如此,自己虽然没有美国选票,却可借这种“隔洋喊话”帮反特朗普阵营助威,并顺便卖未来白宫主人一个人情。

但如今特朗普偏偏赢了,第一时间许多欧洲政要的反应显然有些失态,如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对媒体喊出“太让我吃惊”的话,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嘟囔着“欧洲此刻更需自强”,他的外长埃劳(Jean-Marc Ayrault)更莫名其妙吐出句“严重关切”来。

当然震惊和失态之后“老欧洲”们还是纷纷冷静下来:一直竭力“一碗水端平”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自然最为热络,不仅祝贺了特朗普的当选,还强调“在新安全形势挑战下美国的领导作用一如既往的重要”;曾“不欢迎特朗普来访”的英国首相梅(Theresa May)和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则演出了前倨后恭的一幕,前者祝贺之余强调“我们会、且一直会是贸易、安全、防务等各方面牢固、密切的合作伙伴”,后者更邀请特朗普当选总统“在方便时出席欧盟-美国峰会”。最为嘴硬的奥朗德虽然仍在“碎碎念”诸如“任何选举结果在民主国家都是正常的”、“大选结果可能导致美欧关系不稳定”,但终究还是正式表达了祝贺,并毫不掩饰地称“已经和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通了电话”;至于自身也深陷政治危机的默克尔则显得颇为矜持——强调“准备好与特朗普在共同的民主价值观基础上合作”。

很显然,不知所措也好,尴尬也罢,作为战后最牢固的同盟群体,欧美之间该维持的关系仍要维持,该打的交道必须打,为此以前说过的过头话该咽回的要赶紧咽回,该打的哈哈也要趁早打。特朗普是个7旬老者,更是个成功的商人,当然不会不懂得“到一个码头说一个码头的话”这样浅显道理,美欧关系不论在美国社会思维定式中、还是在美国战略利益层面都是至关重要的,其中北约又是重中之重,鉴于此,短短的不知所措之后,美欧领导人间会很快尝试着“亲热”起来。

选战期间希拉里团队不断以“普京(Vladimir Putin)傀儡”、“俄罗斯支持”的“红帽子”给特朗普抹黑,而普京和俄罗斯政府、官媒也的确并不掩饰对特朗普的看好。特朗普当选成定局后,普京不但表示了祝贺,还特意强调“希望和特朗普政府打交道会更愉快一些”。尽管特朗普在当候选人时曾表示过对普京的欣赏,但“特朗普总统”却不免要考虑更多的问题:在当今世界,美俄间合作、对抗并存,共同利益和不可调和矛盾交织,但两相比较,冲突、矛盾的层级更高、牵扯面更广,影响也更大,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时代的美俄关系、政府对俄政策也势必受到很多牵制,或许他不会像奥巴马般热心地在叙利亚方向和普京较劲,但也未必如俄罗斯所期待的,会很快松动对俄制裁,在乌克兰、土耳其等方向,甚至可能会比奥巴马更强硬一些(因为奥巴马实在太过“不强硬”了)。特朗普并非傻子,他不会不明白,普京选战过程中说那些和自己“套近乎”的话,就选举本身而言毋宁说帮了倒忙,且这些与其说是普京欣赏自己,还不如说是他实在太反感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了。

由于本届选战成了“泼污大战”,两位候选人均未能在主动、系统阐述各自政纲方面作充分发挥,特朗普将如何振兴美国经济、如何“修理”华尔街那些桀骜不驯且在选战中纷纷“站队”希拉里的大亨、“白手套”,如何面对全球化和反全球化的两难问题,恐怕都得“边走边看”。从共和党传统及特朗普本人行为逻辑推断,特朗普上台后推行减税已成定局(这是共和党和商界最基本的利益和共识所在),在TPPTTIP两大自贸协定方面也势必会“倒退”(这两大协定带有太浓厚的奥巴马-希拉里色彩,必须从符号上摒弃,一如8年前奥巴马必须从阿富汗、伊拉克撤军以表明摒弃布什主义),而奥巴马最热衷的医保、“绿色经济”等计划、概念被取消或缩水,也恐只是时间问题。

但对于这些经济方面可能的变化必须具体分析。

其中一些变化将是“表里如一”的,推行会更坚决,也不会被偷换概念,如前面提到的减税,不论作为共和党人或商界大佬,减税都绝对符合特朗普的利益和胃口,也不会在共和党一统天下的内阁及参众两院中受到像样的阻力;而另一些变化则可能较为微妙,如对自贸协定的“反攻倒算”就可能如此,因为共和党和商界传统上反倒是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支持者(尽管自“茶党”崛起以来这种色彩大大淡薄了),鉴于美国国内反全球化情绪高涨,加上“去奥巴马-希拉里色彩”的功利需要,特朗普时代在全球化和自贸协定方面或许会“退一步、进两步”——从概念上摒弃TPPTTIP,但私下里却设计新的“特朗普版”自贸协定框架,将“旧酒”装入“新瓶”。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并无任何像样的从政经历,而美国总统需要提名从政府阁员到白宫幕僚再到任满大使的几套班子,而这几套班子的人选未必都要来自同一个党(跨党任职在欧洲和加拿大被目为另类,在美国则见怪不怪),从现在到明年120日(总统就职宣誓日),“货卖识家”的专业人士固然或跃跃欲试,或待价而沽,自初选起就始终和特朗普若即若离的许多共和党内派系首领、大佬也会想方设法进行利益交换,从而竭力将新总统“拉回本阵”,这些都会给未来(至少中期选举前的两年)特朗普政府的执政风格、路数,带来各种各样的变数。总之,同样不知所措的美国精英层和共和党高层,也同样需要“回过味来”,赶紧加入到利益整合的行列中来。

特朗普上台后,美中关系会如何发展变化?

选战之初,特朗普“喷”过中国不少话,但选战后期则明显缓和,甚至还说了一些“好话”。作为商人,特朗普和中国间其实有过长期合作,他和他的家庭在美国更属于“知华派”范畴,这样的一位总统会更务实地处理中美间的关系(包括合作和分歧),且不论合作或龃龉,也都更容易切中肯綮。

中美作为世界排名前两位的经济大国,彼此间既有许多共同利益,也有不少原则性矛盾,且和美俄不同,中美间的“相互关联”很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使得双方既难以成为亲密无间的伴侣,也难以彻底撕破脸皮“对掐”。

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或许会显得比较“常规”——既没有奥巴马时代突兀而起的剑拔弩张,也不会有诸如“中美国”之类曾经的“闪光点”。必须注意的是,未来两年间白宫和两院都为共和党一党所控制,这是1920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局面,在这两年间,被戏称为“元老院”的参众两院议员倘出于选区或背后利益集团压力,抛出一些对中国不利的法案(如“双反”之类),同属一党的白宫恐很难加以牵制。

  评论这张
 
阅读(260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