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普京:穷追“落水狗”的经济理由   

2016-01-03 11:26:20|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京:穷追“落水狗”的经济理由

 

从任何角度看,前俄罗斯首富、前尤科斯石油公司(Youkos)老板霍多尔科夫斯基都是一只不折不扣的“落水狗”:他的石油帝国业已土崩瓦解,本人在几乎整个普京时代都背着“窃取国家财产”之类罪名在俄罗斯监狱里待着,原本引以为傲的石油资本在这十多年间已转变为普京本人长期执政的“底气”,直到两年前的圣诞前夕(2013年12月19日),他才被心情一时间变得比较好的普京“大发善心”特赦,恢复了久违的自由。

然而整整两年后,曾被《纽约时报》称之为“普京送给德国伙伴(指德国总理默克尔)圣诞礼物”、由他本人亲自下令特赦的这位前俄罗斯富豪,竟又在圣诞前夕成了俄联邦和普京指名道姓的“全球通缉犯”:12月23日也即平安夜前一天,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院侦察委员会声称,这位两年前被特赦的前囚徒如今又成了“就算逃到南极洲也要被抓回来”的最危险罪犯(委员会发言人马尔金语),俄已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将霍多尔科夫斯基列入全球通缉名单,并业已迫不及待地签发了对这位倒霉的“落水狗”的全球通缉令。

照马尔金等人的话称,霍多尔科夫斯基“罪证确凿”,且两年前普京所特赦的,是其“侵吞国家财产”的经济罪名,而此次要全球通缉的,则是这位前石油大亨的“刑事罪名”:侦察委员会称,1998年因一再向尤科斯石油公司催讨追加的税款而和该公司关系紧张,并在同年6月26日离奇被杀死的俄罗斯涅夫捷尤甘斯克市长弗拉基米尔.佩图霍夫的死,是霍多尔科夫斯基所指使的,言下之意,当初放是对的,如今再抓也同样是对的,普京和俄罗斯并没有错,错的自然是霍多尔科夫斯基——以及他的“后台”。

然而对俄方及躲在“公检法”背后的普京本人这番大义凛然的解读并不为俄罗斯以外的观察家和媒体所在意,事实上早在俄通缉令发布之前,就有许多国际传媒,如瑞士《24小时》、美国《时代周刊》欧洲版、法国《新观察家报》等预言,普京和俄罗斯将对霍多尔科夫斯基“动手”——只不过他们大多猜错了此番俄方所找寻的口实而已。

撇去政治和国际关系等因素,单就经济而言,普京也有穷追“落水狗”的一大堆理由。

《纽约时报》和《金融时报》当年曾把普京亲自提请特赦霍多尔科夫斯基,当作“送给西方的圣诞礼物”,并指出当时是普京二次执政后情绪最好、俄罗斯各方面形势也最佳的时刻,具体到经济层面,则是油价看似很稳地停留在100美元/桶上方,普京正兴致勃勃地对内推动诸如加强欧洲部分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开发开放远东和调整经济结构等措施,对外力推“欧亚经济共同体”并积极尝试打通向东、向西石油天然气输出通道,在经济上早被榨干剩余价值的“落水狗”霍多尔科夫斯基关在大牢里只能靡费粮食和经费,顺便让俄罗斯国内外批评者找到抨击普京的口实,放出去反倒能改善自身形象——而且一个过气的政治/经济前“网红”,纵使仍然“贼心不死”,又能掀起多大风浪?

然而正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圣诞还是圣诞,可俄罗斯和普京所面对的经济形势却和两年前迥异了。

尽管12月17日莫斯科中午12点,普京在莫斯科世贸中心所举行的例行(第11次)年度记者会上表示“俄罗斯经济从今年第二季度起已表现出商业活动稳定的迹象”、“经济危机的顶峰业已过去”,被称为“俄联邦政府经济团队中最乐观人士”的经济发展部长乌柳卡耶夫则更多次表示“触底反弹”,甚至被认为是“俄联邦经济团队中最悲观人士”的央行行长纳比乌林娜也在本月中旬表示“俄经济下滑最严峻阶段业已过去”,并下调了2015年度私人资本外流幅度(从700亿美元下调至580亿美元),上调了2015年度俄罗斯经济增速预期(从负增长3.9-4.4%上调至负增长3.7-3.9%)。

然而这一连串乐观预期在国际经济圈曲高和寡,各主要金融机构中仅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少数将俄本年度经济增速预期调高(由-1.8%调高至-1.2%),且即便他们也对2016年俄经济增长趋势不抱乐观态度,大多数机构的看法则较此前更加悲观、或至少相等,如12月19日世界银行发布报告,维持对2015年度俄经济增速-3.8%的预期,并将2016、2017两年增长预期分别由-0.6%和1.5%,下调至-0。7%和1.3%。

不仅如此,俄政府内部也有许多人指出乌柳卡耶夫“测不准”——此人去年预测俄经济今年触底反弹,今年一季度预测3季度扭亏,3月又宣称2016年俄经济将开始增长,增速会达到2.5%,这些离题万里的预测如今已成了笑话。而普京本人“二季度起俄经济回稳”的说法也并不准确(俄二季度经济增速-4.6%,三季度-4.1%)。甚至普京本人在17日记者会上也坦言,对国际油价跌到50美元/桶以下“并无太多心理准备”,而俄许多开支和预算计划,还是年初基于100美元/桶的油价来制订的。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俄和普京在经济层面上难以“企稳反弹”,关键在于造成俄经济“2015之殇”的两大症结——石油危机和金融汇率危机,在新的一年里都难期好转,而偏偏这两样又都和霍多尔科夫斯基多少有些瓜葛。

先说石油。普京之所以能从名不见经传的政坛“隐形人”,在短短十多年内成为世界级政治强人,其统治的俄罗斯也一度呈现出对外咄咄逼人、对内“团结在普京周围”的盛况,“石油的功劳”有目共睹。没有“石油美元”,普京就无法通过增加福利凝聚民众支持率,通过增加军事开支争取军方归心,更无法通过对内、对外的一系列铁腕政策巩固统治,让俄社会古已有之的“大国梦”成为自己最有力的一根支柱。而“石油美元”在普京上台之初,曾经是其政权最大的威胁、而非助力,正是通过对以霍多尔科夫斯基为首的俄石油寡头及其政治盟友毫不留情的清算,普京才重新建立起以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领导人为其亲信谢钦)和诺瓦泰克(Novatek,负责人同样是其亲信米赫里松为核心的新石油寡头体制,并和其建立起牢固的相互依存关系。

油价的下跌并未能动摇普京和俄罗斯经济对石油产业的依赖,相反,这种依赖还有加强的趋势:俄能源部资料显示,在全球油价下挫趋势明朗化的背景下,俄虽然在公开场合大谈“限产保价”,实际做法却是相反的——11月俄日原油产量高达创纪录的1078万桶/天,和沙特的日产量差距已缩小到区区10万桶。

道理是明摆着的:在财政收入下滑、经济转型风险加大的背景下,惟有石油是靠谱的财源,哪怕是饮鸩止渴,此刻也别无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普京不得不设法进一步加大其对石油产业和石油寡头的控制力(尽管本来已经十分强大了),虽然看上去谢钦等现任石油寡头非常可靠,但一来他们也有私心、私利,未必能时时事事和普京合拍,二来近10多年的俄罗斯政治风云表明“一切都会变的”,且不说霍多尔科夫斯基曾是普京政治“恩师”叶利钦的“钱袋子”,前俄罗斯能源/金融双栖寡头、前Mejprombank、EPC焦化公司老板普加乔夫当年曾是普京用于对付霍多尔科夫斯基等寡头的一枚棋子,是“山盟海誓”的“最好的私人朋友”,如今不也被逼得在法国、英国东躲西藏,不时发表抨击普京的言论么?无论如何,借“敲打”霍多尔科夫斯基这只“落水狗”杀鸡儆猴,有助于让如今还在把持俄罗斯经济命脉的在位寡头们“乖下去”。

自去年二季度开始,普京惩于俄境内外资外流态势严峻,一直努力吸引更多外资回流,其中一项重大考虑,就是放宽对包括石油天然气在内“战略领域”企业的外资、民资入股限制。对于这一措施,普京实际上是犹豫、不太情愿和不甚放心的,因此一直举措谨慎、缓慢。此次“敲打”霍多尔科夫斯基,恐带有警示潜在投资者“别乱来”的意味,而这或许反倒预示着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对外资、民资开放措施出台。

此外,去年6月,海牙国际法院裁定俄联邦需向霍多尔科夫斯基赔偿470亿欧元巨款,,日前普京前“最好的朋友”普加乔夫也如法炮制地将俄政府告上海牙国际法院,要求获得110亿欧元的赔偿。有欧洲消息称,法国、荷兰、比利时等国某些议员正酝酿通过所谓《普加乔夫法案》,一旦海牙国际法院作出俄政府需赔偿的裁决而俄又拒不执行,欧盟各国政府就有权没收在其管辖范围内的俄联邦政府资产作赔偿用。俄1998年宣布承认海牙国际法院的权威,正因如此俄联邦在拒绝向霍多尔科夫斯基赔款同时,却不得不捏着鼻子遵照海牙国际法院裁决,向尤科斯其它股东赔偿了19亿欧元巨款。为避免类似尴尬一再发生,俄国家杜马日前刚刚通过一项即将在2016年1月1日生效的决议,规定俄联邦宪法地位高于海牙国际法院裁决,不过这都不如重新把霍多尔科夫斯基打成“通缉犯”来得干脆——这样至少在俄方看来足以找到拒不赔款的口实,且也能顺带震慑普加乔夫等跃跃欲试者:“别学霍多尔科夫斯基,否则要你们好看”。

 

  评论这张
 
阅读(1732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