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小留学生:该“快乐”么?   

2015-08-25 09:35:51|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留学生:该“快乐”么?

 

加拿大有多少中国小留学生?不知道,尽管好几个加拿大省份的省府甚至省长都公开表示“发展小留学生经济”、“欢迎中国小留学生就读”,却始终未能拿出个像样的统计数据,不过个别城市在个别年份的数据还是有的,如卑诗省温哥华市,2012-2013财年幼儿园至12年级(相当于中国高三)国际留学生总数为1086人,同比增长6.5%,其中中国籍645人,占约60%;安大略省多伦多市,2013-2014财年公立中小学国际留学生约2200人,其中中国籍占比高达75%,且生源趋于低龄化,读1-8年级(相当于中国小学一年级至初二)的比例迅速增加。有当地媒体概略统计称,过去10年间,加拿大国际留学生总量增长了10%以上,小留学生的增速更远高于这一平均值。

对于中国小留学生、尤其占据小留学生生源半壁江山的中国小留学生的到来,当地政府、学校是很快乐的:加拿大加拿大十个省、三个地区中,有九省、三地区的小留学生学费收入都归省库所有,唯一例外的魁北克省,学费收入由省府和接待小留学生的学校按大约5:2的比例分成,也就是说,发展小留学生经济对联邦政府而言,主要是间接利益,而对各省而言却是真金白银的收入。多伦多公校教育局承认,小留学生每年为多伦多公校系统带来约6600万加元的收入,平均每人每年花费高达近3万加元,这对于近年来手头拮据的加拿大公校系统,可是笔不小的进项。不仅如此,由于加拿大地广人稀,且人口不断老龄化,许多偏僻公立中小学因凑不够入学“人头”而面临关闭,吸收外国、尤其中国小留学生成了它们“保校”的救命稻草。

那么,中国小留学生及其家长“快乐”么?

小留学生都是未成年人,选择加拿大的与其说是他们,毋宁说是他们的家长。家长们作此选择,一是为了让孩子们成长得快乐一些,二是让自己也快乐一些。

让孩子们快乐一些,是因为许多家长自己从中国应试教育氛围里长大,不希望孩子再吃一遍自己吃过的苦,认为加拿大中小学的启发式、开放式教育更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成长,且近水楼台,进入北美名牌大学的概率更高,还有许多家长对国内污染、食品安全等等啧有烦言,希望替子女寻找一个更“干净”、更理想的生存、发展空间。

让自己快乐一些,则是因为近年来加拿大移民政策不断收紧,但留学生转移民却不断放松,子女做了小留学生,自己日后成功“曲线移民”的概率大增,即便不成,许多家长也认定孩子们在外成长更有出息,自己脸上也更多光彩。

小留学生自己呢?

许多小留学生到了新的环境能够很快适应,并迅速找到学习、生活和社交的“坐标”,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加拿大和中国相比,中小学低年级学习气氛轻松,学习压力不大,且更重视实用性、启发性教育和社会活动,适应能力强的中国学生可以很轻松地在学习方面
“冒尖”,并将更多时间用于享受这种陌生而有趣的氛围。近年来加拿大许多省市公校系统都出现一个有趣现象,哪个学校华裔生和中国籍小留学生比例高,哪个小学排名就迅速蹿升,这也让许多公校更热衷接纳中国小留学生。

但这种“快乐”的前提,是对新环境、新学习方式的适应。小留学生、尤其低龄小留学生自理、自制能力差,许多又习惯了在中国学习、生活处处有人管着,到了“大放松”的新环境便一下不知所措,甚至突然“什么也不会了”。有的学生在国内是“三好生”,到了加拿大反倒因不适应沦落为“欢迎生”(当地对不够资格跟班上课而不得不先上专门语言补习班学生的委婉称呼),这样一来他们自然也很难“快乐”。

其实许多小留学生、包括他们的家长,对加拿大中小学的“快乐教育”理解有偏差:这里1-10年级(相当于小学一年级到高一)学习很轻松,作业很少甚至没有,考试也几无压力,但最后两个年级却截然不同,6个学期(加拿大每个年级3个学期)的考试分数都被纳入升学考量范畴,许多加拿大本地学生因无法适应一下从放松到紧张的节奏变化,成绩一落千丈,有些学生索性选择先工作再上大学的人生道路,但这条道路对于远道而来的小留学生而言,无疑是不太现实的,所以中国低龄小留学生在快乐的同时,恐怕也要多考虑一下最后两年的“冲刺”,以免事到临头措手不及。

当然,也有一些小留学生到了陌生环境,因感到“终于快乐”而放松要求,或整日沉湎网络交友、网游而耽误学业,或因缺乏管束、又一下变得“有钱”而大手大脚,这样的“快乐”,就不可取了。

许多小留学生(尤其公校小留学生)是住在当地寄宿家庭里的,尽管许多寄宿家庭尽心尽责,但毕竟是“两家人”且文化背景不同,容易产生各种“脱钩失管”问题,前几年加拿大《公共卫生》杂志曾刊发一篇研究成果,显示在卑诗省居住寄宿家庭的国际高中学生(其中大多来自中国、韩国和日本)吸烟比例为20%(本国同龄人仅9%),使用可卡因比例高出本国同龄人2-6倍,性行为活跃程度前者是后者两倍,而女生遭性虐比例高达23%(本国同龄人仅约9%)。之所以如此,在研究人员看来是因为家长离得太远,孩子又错误理解“快乐”,而寄宿家庭的监护人对他们既不便管、又不好管,更不知如何管,结果自然不理想。

小留学生在加拿大应该“快乐”么?当然应该,但孩子们也好,为他们作出这一人生关键决策的父母们也罢,都应先弄明白,漂洋过海到底为的什么,以及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25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