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土耳其:正在发生的事   

2015-07-07 08:35:04|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耳其:正在发生的事

 

在许多不熟悉、或仅从旅游中熟悉土耳其的国人印象里,土耳其是个神秘而遥远的国度,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中继站、欧亚间的纽带与桥梁,由于近年来土耳其有关部门大力促销本国旅游资源,加上土耳其航空在连通中国和地中海沿岸地区方面的活跃,许多人对这个国家的印象是不错的,不少人更早早做好计划,打算在暑假期间带孩子去领略伊斯坦布尔的名胜、安纳托利亚高原的美景,过一把热气球的瘾。

但突如其来的“排华浪潮”打断了这种憧憬:7月4日,数百名土耳其示威者在曾是奥斯曼帝国皇宫的托普卡帕宫附近举行反华示威,这些示威者高呼“真主阿克巴尔”和反华口号,并错将韩国游客当成中国游客加以骚扰。此后陆续传出部分中国游客、侨民遭受反华分子袭扰的消息,7月5日中国外交部网站发出针对土耳其的旅行警告,提醒中国公民、游客不要接近示威者或拍照,“尽可能避免单独外出”。

这起事件的直接起因,是6月30日土耳其宣布给予173名偷渡到泰国的中国新疆维吾尔族人以庇护权,7月4日晚,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一次开斋晚宴上称“土耳其大门永远对维吾尔族人敞开”,引发各方对中土关系的微妙联想。

埃尔多安及其所属的正义与发展党(AKP)有深厚的宗教渊源和浓厚的民族主义色彩,自2005年就任总理以来,他在大力发展经济之余,政治上以恢复奥斯曼时代的光荣相号召,试图重振因一战失败而丧失的、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地区的执牛耳地位,以及因地缘政治而曾拥有的“中近东矛盾调停人”角色,为此他祭起的“法宝”有二,一是“泛突厥主义”,二是宗教号召。

如果说,在宗教号召方面,本就是“后起之秀”的土耳其较诸拥有麦加圣地的沙特和推陈出新以半岛台脱颖而出的卡塔尔,显得相形见绌的话,在“泛突厥主义”方面则显得得天独厚:按照土耳其自己的说法,西起塞浦路斯,东到中亚和中国新疆,“泛突厥民族”多达2亿以上。

这种说法其实是颇牵强的:土耳其的族源说法不一,一般认为起源于塞尔柱突厥人,而后者则源出突厥旁支乌古斯二十四部,不论和东、西突厥正统的阿史那部,或与今天生活在新疆境内的回鹘后裔维吾尔等民族都没有密切的血缘关系,“泛突厥”的概念在历史上就曾多次被奥斯曼帝国王室、知识分子和神学家用于为奥斯曼的扩张制造口实,而在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后,则成为部分抱有“土耳其复兴梦”、渴望恢复大国荣光的政治家、学者和宗教人士的一种寄托和号召。“泛突厥主义”在历史上也曾多次“东传”,并在中亚等一些地区多次引发以各种“突厥”名目兴起的社会骚乱或政治运动。

在“前埃尔多安”时代,“泛突厥主义”在土耳其社会就有很深厚的基础,但共和国政府、军队奉行世俗化原则,对这种思潮采取了压抑的态度(虽然是温和的);埃尔多安上台后则反其道而行之,多次公开强调自己的“泛突厥”主张。

这种主张常常表现出两重性:通常是“软”的,即和境外被土耳其视作“突厥一家”的民族、地方拉关系,并以“历史渊源”为纽带和这些民族、地方所在政府打交道;但在特殊时段则可能是“硬”的,即通过发表一些不为后者所接受的言论取悦本国民粹。

此次排华事件就属于后一种。

长期以来“东突”势力就在土耳其境内存在,而不论土耳其国内某些势力还是“东突”分子自身,都热衷于打起“泛突厥”旗号各取所需,土耳其也一直是收容新疆偷渡外逃分子最热衷的国家。每年斋月是宗教情绪较热烈、中近东容易出“意外”的时段,以往每年这个时候,排华声浪在土耳其也都会特别高涨。

而今年情况又更特殊:6月7日,土耳其立法选举结果,埃尔多安的AKP未能获得议会简单多数,这不仅让埃尔多安的“大总统梦”泡汤,甚至连单独组阁的权力都丧失,在7月22日前他将不得不设法和别的政党联合组阁,以免触发又一次大选。

唯一理想的组阁对象,是巴赫切利(Devlet Bahceli)领导的民族运动党(MHP),但这个党比本就民族、民粹、宗教化色彩浓厚的AKP更民粹、更右翼、更宗教化,如今奇货可居,自然竭力作出待价而沽的姿态,此前一周,巴赫切利借传说中(中方已否认)中国地方政府禁止“封斋”的消息大做文章,指责埃尔多安及其政府“罔顾维吾尔‘同胞’痛苦”。

曾尝到宗教和“泛突厥”两件法宝甜头的埃尔多安自不愿让这位对手兼潜在合作伙伴抢去话题主动权,因此他才在7月4日晚的封斋晚宴上作出前述争议性表态,并反唇相讥,称曾政府副总理的巴赫切利在位期间尸位素餐,毫无“关怀维吾尔‘同胞’的实际行动”,甚至炫耀自己2012年访华时曾获准前往新疆,是“第一个可面对面关怀维吾尔人的土耳其领导人”。

AKP和MHP抢夺“泛突厥制高点”的背景加上斋月里特殊的宗教氛围,以“封斋”为触发点、维吾尔偷渡客为“劫材”的博弈就此上演,并迅速殃及普通中国人、甚至和中国人外貌相似的其它国家人:托普卡帕宫附近那起影响最大的排华示威,组织者和参与者中许多都是MHP的骨干成员。

不过除了MHP,其它各土耳其主要政党,包括AKP、老资格的世俗政党共和人民党(CHP),和异军突起的中左翼库尔德人政党人民民主党(HDP),在“泛突厥”问题上都比较理性或实用主义,小心翼翼地避免这种情绪或思潮影响土耳其发挥“欧亚纽带”战略作用的大局。埃尔多安在组阁压力下作出的过激姿态,随着7月22日组阁截止期的到来,以及7月28日埃尔多安访华的成行,势必逐渐收敛、淡化。

但必须看到,“泛突厥”和宗教情绪这两大法宝在土耳其社会有深厚的社会土壤,只要时机合适就可能再次“作法”。

  评论这张
 
阅读(1131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