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如何让大温哥华人“快乐”起来?   

2015-06-28 12:00:49|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让大温哥华人“快乐”起来?

 

温哥华经常在“世界最宜居城市”排行榜上名列前茅,但大温人真的很快乐么?安格斯.里德学院(Angus Reid Institute)最新民调称“未必”。

 

“快乐”民调

 

这个和快乐有关的民调,是安格斯.里德学院6月1-3日进行的一次网上调查,该调查抽取了821名居住在大温地区的成年人,民调误差率为+-3.4%。

被调查者需要根据自己的体会,从“快乐”(happy)、“舒适”(comfortable)、“不舒适”(uncomfortable)和“悲惨”(miserable)四个形容词中找到自己对生活在大温的最贴切感受。

民调结果,选择“快乐”的占21%,“舒适”的占34%,“不舒适”的占27%,“悲惨”的占18%。

如果仅就这个数据看,认为大温生活较为令人满意的比例高达55%,而认为极端不令人满意的不到二成,至少可算是差强人意的结果。但仔细查看细目则并非如此。

细目显示,在认为自己的大温生活“快乐”的受访者中,87%拥有自家住房,71%家人在两个或两个以下,83%没有抵押贷款,55%的人在1990年以前、82%的人在2000年以前就已经生活在温哥华并购置了物业,66%的人无需上班;在认为“舒适”的受访者中,65%有自家住房,62%家人在两个或两个以下,56%2000年以前就已购买了住房,38%的人无需上班,47%的人上下班通勤时间在30分钟以内;在认为“不舒适”的受访者中,拥有自己住房者仅47%,45%家人在3个或3个以上,31%在过去5年中置业,90%是需要通勤上班、上学者;在认为“悲惨”的受访者中52%系租客,54%家庭成员在3个以上,97%有抵押贷款,42%受过大学教育,95%需要通勤上班、上学。

《温哥华太阳报》就此感慨道,看来温哥华的“快乐”仅仅存在于55岁以上、不用上班、无需通勤,且拥有自己住房、无债一身轻的中老年人,而那些18-54岁间受过高等教育的租客或按揭买房者,则在高房价和糟糕通勤状况双重压迫下感到痛苦不堪。

更让人不安的是,在选择大温生活“悲惨”的这18%居民中,有多达85%的人表示,自己会认真考虑是否离开大温,另谋乐土的选项。

安格斯.里德学院高级副总裁库尔(Shachi Kurl)对此尤为沮丧,在他看来,一座城市里最年轻、最有教育资历的居民却打算离开这里,是十分糟糕的一个消息,因为“谁也不希望失去这些居民”。

 

快乐中的不安

 

大多数认为自己在大温的生活“快乐”或“舒适”者承认,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自己无需担心买不起房,或为偿还按揭贷款绞尽脑汁,不仅如此,他们中许多人衣食无忧却又无需外出上班、上学,从而避免被大温糟糕的通勤状况所困扰。

但即便这些幸运儿也并非那么坦然。选择“快乐”选项者中有多达90%的比例承认,自己之所以幸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理想住房且按揭已还清,而之所以能这么幸运“纯属瞎猫逮着死老鼠”,恰好碰上房价低谷,那时自己恰好有那么一笔足够的钱且恰好产生了购房意愿。

即便在他们之中,认为“高房价是个大麻烦”的比例也高达50%左右,而认同这一观点者在全部受访者中所占比例更高达80%,担心“下一代可能买不起属于自己住房”者的比例则在九成以上。

许多分析人士都指出,年轻、高学历者本应是城市和社会的中间,财富的创造者,但在大温这个房价居高不下、交通通勤状况恶劣的都市,他们反倒成为压力最大、感觉最差的一群人,堵在早晚高峰的车流里或挤在动弹不得的天车上,思忖着如何偿还月内到期的住房按揭,当然不会是件让人轻松的事。许多人尽管留恋大温的好山好水,却也不得不一步一回头地挥别,去别处寻找一个收入更高、房价更低、交通通勤更便利的新家园。

 

“呼唤市长”

 

尽管近年来围绕着“外国人抬高房价”一直存在激烈争论,但安格斯.里德民调显然不想卷入这场敏感的是非中,里德就坦言,自己“并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因素推动大温房价一路飙升,“任何想为此找到一个罪魁祸首的群体,都需要拿出具备更多说服力的确凿证据,否则不应轻率下任何断语”。

但他和安格斯.里德学院都无法阻止市民和受访者的丰富联想。

民调显示,2/3左右的受访者将房价飙升的主因归咎于外国人在本地的投资,其余则莫衷一是,有的笼统说是“富翁”,有的认为空置房屋是最大问题,也有人把责任推给低按揭利率、开发商,等等。

但几乎所有人都在“呼唤市长”:越来越多的市民和团体呼吁省府和市府出手干预,尽管他们对“该怎么干预”总也形不成统一意见——在他们看来,目前大温的麻烦是不会自己消失的,“政府不管不行”。

到目前为止这种对“市长”的呼唤并未得到令他们满意的回应: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明确表示,省府不应就大温房地产市场进行干预,这理应由市场规律进行调节;市长罗品信(Gregor Robertson)则含糊表示“将竭尽所能”,包括利用城市中公有土地建造更多公租房,鼓励发展高密度住宅,及在下半年进行的联邦立法选举中“推动候选人将更多关注投放在住房可负担问题上”,但他闪烁其词提到的“住房投机税”浅尝辄止,且几乎每次都立即遭到省府、甚至联邦政府的驳斥。

一些分析家指出,“罗品信药方”即便得到落实(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也无补于事,因为“投机税”的衡量尺度将十分难确定,最终很可能房价未打压下来,别的矛盾却被激化,至于增加住房密度和公租屋投放,都是喊了几十年的老生常谈,“如果有效早该不存在问题了”。

 

做加法还是减法

 

在网络平台上参与讨论的部分大温市民认同民调中的观点和结果,但也有人对此表示异议。他们指出,“市长”此前在解决城市无家可归者、环保等问题上的行政干预效果并不理想,许多旧问题并未解决,新问题却因这些“药方”应运而生。一些人更尖锐指出,“呼唤市长”是一种和市场经济时代相悖的落后意识,就拿和住房问题同样广受诟病的通勤问题来说,“市长”不是被呼唤出来了么?他们成立了在大温公交通勤领域内包打天下的大温运联,让这个屡屡被评为“最差公营机构”的垄断组织在一片诟病声中继续其拙劣的表现,将本就糟糕头顶的大温公交服务搞得更加惹人物议,而对这一切的更“高级”政府干预,则是推动不得人心的卑诗省“拥堵税”公投,想借此向省民收更多的税,并将这些税交给早已丧失大温市民信赖的运联去支配。交通通勤领域的“呼唤市长”效果不过如此,难道住房领域的“市长”干预就会不同么?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大温人感到“不快乐”的根本原因,并非单纯的住房或通勤问题,而是高房价、高负担和低收入、低收入预期间的巨大落差所致,房价和生活指数高居全国之冠,高薪就业机会却严重不足,平均家庭收入在全国垫底,而教育、育儿、养老等成本又居高不下,此长彼消,巨大的落差自然令正当盛年的那群人感到压力沉重,甚至产生“适彼乐土”的想法了。

想通过“呼唤市长”,借行政干预把房价“敲下来”恐怕很不现实,且不说三级政府是否真会照办,也不论“市长”是否真有本事把房价敲下来,即便真做到了,对大温也未必是福音:大温的产业结构存在严重问题,对服务业、尤其房地产及其边际产业的依赖度很高,房地产市场被强行“冷冻”势必造成产业萎缩和就业机会丧失,房价跌一成,饭碗少两成,最终吃亏的仍然是市民自己。

各级政府也好,市民和民间组织也罢,都应将更多注意力放到如何“做加法”,即如何促进大温经济、就业和市场的繁荣、发展上,通过提高收入、就业率和收入预期,增加市民对房价、生活成本和通勤代价的负担能力及忍受度,快乐或舒适,恐怕靠“市场”要远比靠“市长”牢靠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756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