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涅姆佐夫案:动车且难 遑论动帅   

2015-03-18 07:17:15|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涅姆佐夫案:动车且难 遑论动帅

 

2月28日,俄罗斯前副总理、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Boris Nemstov)在结束电台演讲步行回家途中被人从背后击中4枪而死。

涅姆佐夫是“二人转”后,普京时代里为数不多,处处与普京唱反调,却仍能平安呆在俄罗斯本土的知名反对派领袖,此前他曾激烈抨击普京的高压政治、钳制言论政策、裙带作风和乌克兰政策,作为索契人却反对索契冬奥,更早时还曾出任过普京所憎恶的前乌克兰总统尤先科顾问,就在被谋杀前3小时,他仍在公开号召举行3.1反普京大游行,更有消息称他一直在调查俄军进入乌克兰境内帮助东乌亲俄武装作战的证据,正因如此,涅姆佐夫遇害消息刚刚传出,俄国内外许多人都把怀疑的目光投向普京。

也难怪大家猜疑,近年来普京的政治对手中莫名其妙死于非命的着实不少:2006年遇刺身亡的女记者埃斯蒂米洛娃(Natalia Estemirova)和女社会活动家(Anna Politkovska?a),同年在英国死于钋中毒的利特维年科(Alexandre Litvinenko),2013年3月在伦敦自家浴室中离奇死亡的别列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i),同年4月17日被无声手枪谋杀于莫斯科寓所楼门口的卢辰科夫(Sergue? Iouchenkov)……此刻正逢俄罗斯因乌克兰危机遭受西方制裁、鼓励,加上油价暴跌、经济滑坡,普京遭受空前压力之际,如果被坐实“谋杀异己”之名,显然会令其处境雪上加霜,因此俄政府第一时间便力图撇清,当天俄调查人员就称,这是一起和政治、乌克兰、伊斯兰等无关的“精心策划的犯罪”,普京本人不但亲致唁电,且将谋杀称作“怯懦的、仇恨社会的”行为。3月1日的公开悼念活动有许多官方政要出席。

3月7日,俄强力部门开始宣称“破案”,次日莫斯科巴斯曼区法院表示,前车臣高级警官达达耶夫Zaur Dadayev和印古什人、曾在莫斯科一家安保公司工作的恩佐.古巴舍夫Anzor Gubashev,另有三名嫌犯被捕,稍后可能被起诉,第六名嫌犯沙瓦诺夫Beslan Shavanov则在车臣首府格罗兹尼拘捕自爆。

6名嫌犯都来自“高加索火药桶”,但他们的被捕、被指控丝毫无助于案件的厘清:官方的口径依旧是“买凶杀人”,但谁买的凶?为什么杀人?却语焉不详。普京和俄罗斯官方依旧摆出一副“不知谁干的”、“反正不是我干的”姿态,除了采取一切手段撇清自己外其它一概置之度外;亲普京的“外围”则继续抛出诸如“桃色事件”、“乌克兰人嫁祸栽赃”等耸人听闻、但有利于为普京洗刷的“秘辛”;一些中立派人士则继续其“综合分析”,试图找到涅姆佐夫真正的死因,毕竟从逻辑看,此时普京没有理由去谋杀一个并不构成实际威胁的“口头反对派”,为麻烦中的自己添乱,而涅姆佐夫树敌颇多,除了“桃色因素”外,他站在《查理周刊》一边得罪了原教旨主义团伙,谴责俄对乌政策又不免刺激活动能力极强、连普京本人都未必能控制的所谓“普京青年团”,更麻烦的是,上述可能的买凶者,都和“高加索火药桶”有不小关联,也就是说,即便被起诉的5人真的是杀手,也无助于缩小对杀人动机的怀疑范畴。

耐人寻味的是,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Ramzan A. Kadyrov)在“破案”后随即上网,称赞达达耶夫和沙瓦诺夫为“爱国者”,并将作案动机解释为“涅姆佐夫对俄罗斯不忠”,而另有亲普京人士暗示这些高加索人是为《查理周刊》事件泄愤。正如许多观察家所指出的,卡德罗夫是靠普京撑腰上台的军阀,素来行事无所忌惮,经常说些、做些普京希望却不便说和做的事,如果仅将前台的5、6只“卒子”绳之以法,而不去追究幕后的指使者,不去调查卡德罗夫这一级别的“车”,则涅姆佐夫事件的真相只能如2006年波利特科夫斯卡娅等涉嫌被车臣人谋杀案一样长期悬疑,不了了之——连“车”都不能触动,遑论动“帅”?

可想而知,嫌犯上庭不会减弱对普京的质疑、批评之声,因为这种质疑、批评之声在俄罗斯之外固然波涛汹涌,在俄罗斯境内却并不响亮。

一方面由于普京压制异议有方,另一方面,其民粹作风也的确让许多冷战后郁闷已久、又素有大国情结的俄罗斯人倾心不已,尽管长期以来反对派领袖们处境险恶,或死或逃或入狱,但普京仍能继续享有很高支持率。涅姆佐夫在任第一副总理期间政绩不佳,被认为应对叶利钦时代的经济滑坡负责,而其反民粹、反俄干预乌克兰政治的立场也并不“讨巧”,虽然他的死令许多人感到不安,但因此而迁怒于普京者毕竟是少数。3月1-2日同时举行的涅姆佐夫追悼活动参加者甚多,而反普京游行则应者寥寥即是明证。

不仅如此,鉴于涅姆佐夫死因的确复杂,加上他虽然反普京态度鲜明,却并非活跃的政坛一线人物,早就是惊弓之鸟的俄反对派领袖们谈及其死因也显得态度谨慎。涅姆佐夫最亲密的政治合作者亚辛(Ilya Yashin)尽管对破案细节表示质疑,但也只谈到“不相信作案动机是什么查理周刊”为止,其余反对派领袖普遍质疑官方定性,却很谨慎地避免自己说出什么“非官方定性”。

从目前情况看,涅姆佐夫之死及案件进展,不会对俄国内政治版图构成大的影响,此案对俄罗斯政治的冲击恐更多集中在国际层面——和俄罗斯分歧严重的西方及乌克兰等会更理直气壮地抨击普京,从而令其国际孤立地位更突出,也更难摆脱因乌克兰危机而带来的重重制裁。

  评论这张
 
阅读(8725)|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