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欧佩克:变强或变弱?   

2015-01-18 09:12:18|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佩克:变强或变弱?

 

全球油价并未如某些产油国(如俄罗斯、伊朗、利比亚和委内瑞拉)及一些对冲投资者的一厢情愿,在60美元/桶附近企稳,甚至触底反弹,而是几步一回头地一路下行,曾被认为是“铁底”的50美元线早被戳得千疮百孔,向下看到40、35美元线的声音,也从几个月前的怯生生,变为如今的底气十足了。

曾几何时还强势十足的油价,何以在几个月时间里变得弱不禁风,一有风吹草动便跌跌不休?人们提出了这样那样的解读,有些看上去似乎很有道理,有些则不免显得云山雾罩。但任何一个相关解答都不可能绕过一个名词,一个概念,一个实体——欧佩克。

1960年9月10日,伊朗、伊拉克、沙特、科威特和委内瑞拉在巴格达开会,决定建立一个协调机构,共同保护石油生产国的利益,对抗西方石油公司的倾轧,保护各国石油收入,稳定全球石油价格,4天后,石油输出国组织成立。

55年过去,这个拥有12个成员国、控制全球全球约78%的石油储备,提供全球石油40%以上的石油消费量和一半以上的石油出口量的组织,曾长期把持着石油价格决定权,它们的任何决定,都会引发国际原油市场的巨大波动,并产生连锁反应。正是欧佩克的控制,让全球油价在长达10多年时间里大抵稳定在30美元/桶水准;也正是欧佩克的“松绑”和“助推”,油价先是在短时间内跃上所谓70美元“平衡理想价”,继而冲破百美元大关,并使之逐渐成为市场所公认的“新常态”。

本轮油价的暴跌,在一些分析家严重,正是欧佩克实力强大的表现。在他们看来,沙特及其盟友——“海合会”国家倚仗自身石油成本远低于其它产油国,且在全球金融市场和期货对冲平台上早有准备的底气,不惜“壮士断腕”任由油价呈“自由落体”下滑,这样不仅削弱了沙特地缘政治和能源市场竞争对手(伊朗等国)的实力、影响力,也可以牵制那些意在取代石油或碳氢燃料的新能源开发项目,使之变得无利可图,甚至越做越赔。

事实似乎也的确如此:随着油价的步步下滑,石油开采成本最高的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固然陷入严重的财政危机,相对情况好得多的伊朗也倍感压力,不得不拖着被“半制裁”(部分解除但仍有很大影响)的笨重身躯,和“身轻如燕”的“海合会”各国“肉搏”。不仅如此,一些市场信息也表明,在低油价时代,从生物能源到页岩气,从光伏发电到风能开发,似乎都丧失了前两年的热度和锐气——而众所周知,那正是油价稳稳盘踞在百美元上方的“高价时代”。

欧佩克自己的态度似乎也表明,他们对目前的油价没什么不满意的:去年底在维也纳召开的欧佩克峰会拒绝“限产保价”,新年伊始,情况非但没有任何改善,被一些人称作“油价下跌幕后黑手”的沙特石油大臣阿里.纳伊米更对《中东经济观察》表示,限产保价“不符合欧佩克利益”,油价“跌到20美元也没有限产保价的必要”,并称“全球市场可能再也看不到100美元/桶价格的石油了”。这种态度也让一些支持“欧佩克变强说”的观察家认定自己的看法是有道理的——沙特这个欧佩克老大非但不买俄罗斯和伊朗的账,甚至连美国也不放在眼里,不是有消息说,美国页岩气开发商被低油价搞得狼狈不堪么?

但更多观察家认为,油价的下跌更多折射出欧佩克的虚弱。

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贝尔弗尔中心客座研究员纳瓦弗.奥贝德为代表的这批人认为,尽管沙特在本轮油价下跌中扮演着冷眼旁观、推波助澜和见死不救的角色(如果不认为它是油价下跌始作俑者的话),但油价的持续下滑和长久低迷,却足以在客观上剥夺欧佩克对全球油价的主导权:欧佩克之所以能在55年的漫长时间里主宰、操纵油价,奥妙就在于欧佩克各成员国通过达成产量-价格同盟,先降价抢市场,继而限产保价格,成功从“原油七姐妹”(埃克森公司、英荷壳牌石油公司、莫比尔公司、德士古公司、英国石油公司、加利福尼亚美孚石油公司、海湾石油公司)手中夺过全球原油价格话语权,换言之,不断运用“价格”和“产量”这对平衡棒,维持欧佩克成员国利益最大化,是欧佩克力量的源泉,而要做到这一点,最基本的要求是“团结”,正是各成员国间的团结,让欧佩克在1973年“十月战争”中一举成名,也正是各国团结出现裂痕,才让上世纪80年代欧佩克的影响力一度下滑。

可以说,是伊拉克战争和中国的崛起,让欧佩克意外地获得“第二春”:前者让一个石油大国暂时丧失产能,更让国际原油市场风波不断,缓解了其余欧佩克成员间因争夺配额而产生的利益矛盾;后者则让全球能源市场骤然出现一个“大胃王”,一方面供应在收缩,另一方面需求在猛增,油价在2008年初突破100美元大关,并一度逼近150美元,让欧佩克一度踌躇满志,并对“增产稳价”的呼声置若罔闻。

然而当初的热烈并未令油价如欧佩克部分成员国所希望的那样冲击200美元,甚至更高单价,如今的萧条,又何尝能简单归结为“欧佩克的力量”?

如前所述,欧佩克的法宝是价格和产量这两根平衡棒的变化,而变化的基础,则是成员国的团结,但如今的低价仅仅符合沙特及其盟友的利益,缺不符合其它欧佩克成员国的利益,沙特凭借全球25%的石油储量、85%的空闲产能,长期扮演着“石油蓄峰水库”的角色,这让它能在很大程度上左右欧佩克的声音——但如此一来,石油市场所体现出的不过是“沙特的力量”,而远非“欧佩克的力量”,甚至可以说,“沙特的力量”正在消耗、摧毁“欧佩克的力量”。

道理是明摆着的,正如沙特石油大臣所提出的“绝不限产保价之理由”,是“一旦沙特这样做,市场就会被其它产油国毫不客气地抢走,既然沙特下决心以邻为壑、不顾欧佩克整体,其它成员国为求自保,也只能硬着头皮饮鸩止渴,跟进这一场玉石俱焚的油价大战,这样的结果,必然会不断动摇欧佩克赖以生存的根基,并最终损及欧佩克存在的基石——市场定价权。

不仅如此,稍稍熟悉全球石油市场掌故者都知道,1983年纽交所推出原油期货交易,初衷正是从欧佩克手中夺回石油定价权,只是由于欧佩克成员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适应了新的游戏规则,并反过来将原油期货交易,当做又一个产量和价格调节的平台,才成功地稀释了风险。尽管如此,和油田产能相比,期油平台的“主场”实际上在纽约、伦敦,在欧佩克之外,在这个大博弈平台上,即便沙特和“海合会”伙伴也只是“VIP赌徒”,而并不是庄家——后者在一系列复杂的金融因果关系保护下,拥有着远比产业结构单一的欧佩克各国更多元化的投资结构,它们可能既在页岩气上押宝,又在油价上对冲,所谓“新能源”、“旧能源”的成败利钝,对它们而言只不过失之桑榆、得之东篱的财富“小挪窝”,对于欧佩克成员国而言却不啻生死之博。

早在欧佩克“50大寿”的风光中,就有分析家清醒指出,长期以来,欧佩克的限产保价实行得并不理想,之所以效果尚可,是因为“龙头”沙特经常主动调整自己产能相迁就,这样的“无私行为”究竟能维持多久,实在是个问题,如果全球经济“降温”,支撑近年来油价高位运行的“中国因素”因产业结构调整而淡化,又没有“另一个中国”取而代之,欧佩克的地位就会受到冲击。此外,既是石油进口大户,又控制金融话语权的美国,也随时捏着一把既可以向左拧、也可以向右拧的“备用钥匙”,这也会影响欧佩克的地位。如今5年过去,当初的担心,似乎已在很大程度上成为现实,欧佩克能否再次振作,关键在于它能否重新找到价格和产量这对平衡棒的平衡点,或更直白说,它的12个成员国能否基于共同利害,再度团结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514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