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乌克兰大选:“巧克力”的甜与苦   

2014-06-03 04:32:21|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克兰大选:“巧克力”的甜与苦

 

乌克兰“5.25”大选在相对平静的氛围里结束。尽管被俄公然吞并的半岛根本未举行投票;尽管亲俄武装活跃的乌克兰东部,许多地方事实上同样无法进行正常的选举投票活动,投票箱要么未设,要么设而无人问津;尽管在投票当日,亲俄武装还以袭击顿涅茨克机场航站楼的激烈行为,表达了对选举本身和基辅当局的嘲弄和蔑视,亲俄情绪最激烈的斯拉维扬斯克,自封市长的维亚切斯拉夫.波洛马廖夫称“参加投票者都会被逮捕”,而在另一座由东部寡头里纳特.阿赫梅托夫私人武装控制的城市马里乌波尔,当地亲俄派在一夜间竖立起“不要去投票”的大型广告牌以阻挠选举。但正如欧安组织议会主席若昂.苏亚雷斯在大选后所做的总结所言,这是“大体完成”的一次选举。

相对于近期一系列议而不决、决而无果的乌克兰政治“成就”,此次“5.25”大选显得极富效率,得到前世界拳王、乌克兰改革民主联盟(即俗称的“打击党”)领导人克里钦科支持的48岁“巧克力大王”佩特罗.波罗申科获得55.9%的过半数选票,照选举规则无需举行第二轮选举,直接当选总统。

此次大选之所以出现一边倒的结果,原因是多方面的。

在民族主义情绪激烈、亲欧反俄声势高涨的西部,波罗申科得到当初推翻亚努科维奇时起到最重要作用的“迈丹三巨头”中最有人气两人——克里钦科和过渡政府总理亚采纽克不同程度的支持,而在东部,屡遭重创后,原本支持亚努科维奇的地区党成员和东部寡头发生分化,其中相当一部分人转而支持波罗申科。“2.22”事件后,季莫申科派在几十分钟内就控制了议会,修改了刑法,让原本深陷囹圄的前总理季莫申科一夜间重返政治舞台中央,体现了该派强大的实力,然而正所谓欲速而不达,急于亮相的季莫申科在“2.22”后的几日言多必失,令许多原本支持她、或至少不讨厌她的亲欧派群众失望,而匆匆揽权上台、以议会主席身份代理国家元首的季莫申科派干将图尔奇诺夫任职期间举措混乱,未能阻止克里米亚和东乌事件的发生、恶化,让许多人开始反思“季莫申科派是否善于治理国家”,并累及季莫申科本人人气迅速流失。此次大选,季莫申科仅获得近乎凄惨的12.9%选票,比右翼民粹派候选人奥列格.尼亚琴科也只高出4.9%个百分点,而上述二人的得票率,居然已位列第二、第三,排名第四的“右区”领导人、极右派首领雅罗什,其得票率更仅1%左右,这表明在短短3个月里经历狂风骤雨的乌克兰选民,对极右翼民粹的危害性,已有了清醒而充分的认识。可以说,机缘巧合,波罗申科在此次选举中的主要对手,早已未选先败,不接受“巧克力大王”这个“好大亨”,又能接受谁?。

“好大亨”、“巧克力大王”的确是个独特的人选。

他出身在乌克兰中西部(敖德萨),却又出自说俄语的家庭;他在寡头中最早明确支持乌克兰加入欧盟,在“倒亚”中态度鲜明地支持反亚努科维奇的“迈丹”,克里米亚和东乌危机发生后,又旗帜鲜明地支持乌克兰国家统一,反对分裂,这些都很对亲欧派、西乌人的脾胃;他是寡头,是乌克兰排名第七的富豪,不仅和东乌寡头(如排名第一的乌克兰东部富豪里纳特.阿克梅托夫等)打得火热,且一度还曾是亚努科维奇的财力支持者,直到“2.22”前最后一刻,仍努力在“迈丹”和亚努科维奇间斡旋;不仅如此,独立后乌克兰寡头普遍名声不佳,大多和“苏联红利”、“权钱交易”、“权力寻租”或“为富不仁”之类词汇联系在一起,而“巧克力大王”一向在这些方面顾惜羽毛,至少在表面上让人挑不出多少毛病来。

让这样一个折衷人物当选,大多数亲欧派可以接受,东部一些其实不想搞分裂、闹武装割据的亲俄派也可以接受,在基辅“反恐”中首鼠两端的东乌寡头同样可以接受——“巧克力大王”当然未必最好,但至少不算最坏。

正如CNN评论所言,波罗申科其实是极有经验的政治家,但前期亚努科维奇或过渡政府的一些争议性决策,都和他拉不上关系。相对于混乱的中央、地方政治、经济管理,他的“罗申”巧克力王国却始终堪称稳定、繁荣、管理井井有条的世外桃源,选民们或许觉得,说不定这位“巧克力王国”也能把一个更大的国家治理好——至少不妨让他暂且一试。

选举揭晓后,自亚努科维奇被推翻后曾长期将基辅当局称作“非法政府”的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出了“准备与之对话”的官样文字(尽管同时照例呼吁结束乌在东乌的“反恐”),而被推翻的亚努科维奇也吞吞吐吐地表示“尊重乌克兰人民选择”,很显然,选举赋予了基辅当局梦寐以求的合法性,从这个角度上讲,一心希望大选搞砸或迟迟无法举行,以便让基辅当局一直名不正、言不顺下去的俄罗斯和普京,尽管处心积虑营造矛盾,却终究未能达到目的,且今后也很难再以“基辅当局不具合法性”,或“乌克兰政治地位未定”等口实,为自己的干预寻找理由。

某种程度上,东乌局势的恶化,以及亲俄“共和国”的横空出世,最初都是俄方和亲俄派干扰“5.25”大选的举措,如今大选业已告终,俄今后对东乌亲俄派的支持力度恐不免削弱,这或许会令东乌形势发生微妙变化——当然,未必会变得更好。

事实也的确如此:选战硝烟尚未散尽,顿涅茨克机场争夺战的烽火又已点燃,在激烈战斗中,亲俄武装丢失了选举投票当天强占的顿涅茨克机场候机楼,付出惨重伤亡,而乌克兰军队也在战斗中首次阵亡了一名将军。取得“合法性”的基辅新政府如今不必再顶着“政变当局”的骂名“反恐”,刚刚当选、扬言“永不放弃一寸乌克兰领土”的波罗申科自然更要向选民显示自己的决心和勇气,而俄罗斯方面至少表面上的调门趋低,更会促使部分感到绝望的极端亲俄武装进一步铤而走险,期待出现足以拯救他们的“事业”、或至少他们自己的奇迹,这样一来,部分地区的冲突、骚乱和暴力,甚至可能加剧。

波罗申科已宣布慰留过渡政府总理亚采纽克,波罗申科、亚采纽克,以及几乎同时高票当选基辅市长的克里钦科,将成为乌克兰未来一段时间内的政坛“三驾马车”。这三人都是亲欧派,但在各自政治派别里,又都是相对的折衷派、务实派,可以预见,以他们三人为核心的新乌克兰中枢权力结构,将逐渐趋于稳定和平衡。

虽然三人都是“大一统派”和亲欧派,但也都主张和俄对话,不希望俄乌关系破裂。波罗申科当选后一方面表示“永不承认克里米亚分离”,扬言继续“反恐”,并宣称“绝不让东乌索马里化”,强调“谋求‘入欧’不动摇”,另一方面表示,希望在6月前半个月和俄领导人举行会谈。他们三人还不约而同表示,“革命”已经结束,基辅街头和广场上的街垒应该拆除。这些都表明,他们尽管希望“向西转”,但也会着意压抑右翼民粹,并避免和俄罗斯间关系继续恶化。预计未来一段时间里,俄乌的博弈将由明刀实枪转入折冲樽俎间的讨价还价。

当然,这位新总统的使命绝不轻松:左右逢源说到底是在“博预期”,一旦过了一段时间,乌克兰政治、经济表现迟迟得不到改善,左右逢源也未尝不会转而变为“两头不讨好”。巧克力是既甜且苦的,“巧克力大王”的治国,究竟会让乌克兰人尝到甜头或苦头,只能走着瞧了。

当选伊始,俄乌在天然气预付款问题上的僵局,出现了一丝松动迹象,但“天然气大棒”依旧高悬在乌克兰人头顶。重整山河首先需要钱,在这方面,波罗申科同样很快就有收获,IMF4月下旬批准的、对乌克兰高达170亿美元的紧急经济援助即将陆续到位。

然而这笔“救命钱”恐怕只能是杯水车薪:IMF在批准紧急经济援助次日,即在报告中表示“鉴于乌克兰的严峻局势,这笔钱远远不够”(就更不说IMF援助款的苛刻附加条件,和近20年来接受IMF纾困国家的“斑斑血泪”了)——未来乌克兰的情况有多严峻?《华尔街日报》注意到,在刚刚提及的那份报告中,IMF工作人员总计113次提及“风险”一词,而在当年希腊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的类似报告中,“风险”这个词也不过被提及25次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187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