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自择性别”?温哥华和华人准备好了么/   

2014-06-26 07:42:50|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择性别”?温哥华和华人准备好了么/

 

6月16日,温哥华市教育局9位学部委员以7票赞成、两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争议很大的《修订草案政策法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Draft Revised Policy and Regulations: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ies,以下简称“自择性别法案”)。

这是继本拿比市教育局2011年通过“5.45政策草案”后,大温地区第二座城市通过类似法案。

 

什么是“自择性别”?

 

“自择性别法案”并非单独的法案,而是对2004年制订实施的《性别倾向和性别身份条例及执行措施条例》的修订案,其最大特点,是对在校中小学生的性取向、性识别教育尺度上进一步开放。

4月10日出现在温哥华市教育局官方网站上的草案,加入了“关于性别的认同与表达”部分,包括允许学生在现有校规范畴内根据自我认同的性别打扮,选用和性别相符的名字、人称,学校不应根据学生性别区分教学活动和体育课,学生科根据自己性别认同选择卫生间和更衣室,教师应支持学生的性别取向,并为学生保密,等等。草案还附有具体操作实施的“指引大纲”。

由于修改草案曝光后各界争议激烈,教育局此后接连三次召开公听会,并对修订草案作了一些修改,包括增加“学校应设立中性卫生间”等条款等。6月10日,教育局宣布最后一次草案修改内容,次日学部委员讨论通过提交表决,并最终在16日表决通过。

 

法案的初衷和反对的声音

 

教育局主席白蓓蒂(Patti Bacchus)表示,她对表决结果感到“骄傲”,并表示草案通过后将立即生效。她表示,此举的目的,是让有不同性取向的学生能够感觉到在学校被人支持且不被歧视,在校学习更加有安全感,“温哥华市教育局现在可以对全世界说,我们是一个开放、安全、更支持多元化的校区”。她并表示,该草案仅是2004年法案的补充修改,目的是在现有政策基础上增加清晰度和确保连贯性,因此“学校里不会有显著变化”。

反对的意见则认为,新修订的法案让持传统性取向的学生失去安全感,而这些学生的比例要更大。一些家长举例指出,倘自己的女儿在学校更衣室换衣,突然进来一个自称“女性”的学生,而此人生理性别是男是女根本无从得知,他不可能感到学校的环境是安全的。另有反对者指出,新修订的法规条款仅仅照顾了人的心理性别取向,却忽视了人的生理性别取向,“并非从小告诉一位白人孩子‘你是黑人’,他的皮肤就会自动变成黑色的”。

此次投票中,投出反对票的两位学部委员,系无党派协会(NPA)的邓立勤(Ken Denike)和胡慧仪,她们在投票前曾表示,草案一旦通过,温市西区的楼市可能受到影响,公校生会流失到私校、其它城市和其它省份,国际学生也会离开温市,这将导致本地教育素质下降,扩大教育系统赤字。表决后她们仍然坚持并重申反对意见。

一些反对者认为,教育局系利用公器,强迫学生认同跨性别观念,他们不反对或歧视不同性取向,但反对将这种观念强加于人。

还有一些反对者的理由是程序上的。

他们指出,教育局4月10日在网站公布草案时未特别标明和提示,直到被家长偶然发现并引发讨论,才仓促举行公听会。一些家长抱怨,公听会安排带有倾向性,部分反对派意见得不到充分表达,而一些支持派因故未来及发言,却可在下次公听会时补发言。草案修改换汤不换药,且最后一次修改距提交表决仅1天,显然不利于讨论。

 

教育局和支持者的辩解

 

白蓓蒂将坚持反对“自择性别法案”者称之为“可悲”的,认为他们“不理解或误解了法案条款”。

一些支持新修订的学者称,修改后的条款可以为跨性别学生提供安全、包容的校园环境,只要给学校校长、教职员的指导正确得当,相信他们能够有效处理相关问题,并称倘家长仔细阅读草案内容,就该相信新修订不会令其他学生陷于不安全境地。

一些支持者认为,新修订出台前征求了温哥华沿岸卫生局等专业部门的专业意见,应已充分考虑到各种负面影响,以及家长和反对意见者的担忧,过于担心是不必要、不专业的。更有支持者讥讽反对者“捕风捉影、人云亦云”,只听见一两句话就匆忙表态。

对于“未提供充分意见表达机会”、“过于仓促”的批评,一些支持者同样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如果对同性恋等性取向有偏见,“给多少时间讨论他们也不会改变”。

 

 “政治正确”和种族情结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在加拿大、尤其卑诗省,对性取向的开放、宽容已成为社会常态,卑诗省是全球同性婚姻最早合法化的地区之一,同性恋者或多元化性取向,在如今的大温是可以理直气壮表达出来,相反,公开表达对同性恋等取向的反对态度,很可能遭到“性取向歧视”等指摘,甚至引发相关团体的抗议。可以说,在如今的加拿大和大温,对“自择性别”开绿灯,对政治家而言,已是“政治正确”的事。

此次“自择性别法案”讨论表决过程中,持有绝对多数学部委员席位的伟景温哥华一致投票赞成法案修订,被反对者质疑有强行通过之嫌。但两位投反对票的学部委员,在表达“修订可能影响温市房价”的言论后,不仅立即遭到白蓓蒂等的“严厉谴责”和“纪律处分”威胁,两位学部委员所在的NPA更在稍后以“擅自发表意见,背离党团宗旨”为由,将两人逐出党团,以撇清党团的责任。这一方面表明,“政治正确”的约定俗成客观存在且威力巨大,另一方面也表明,该法案修订本身虽极富争议,但确有民意基础,否则温市两大政党断不会在11月市选临近之际,捅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马蜂窝。

尽管一些记者的质疑遭到现场反驳,但毋庸讳言,此次反对新修订的家长,许多是华裔、亚裔,这显然和华裔、亚裔传统的道德观、家庭观,和“自择性别”格格不入有关,也和华裔、亚裔家长普遍对子女教育更加看重,担心子女在学校受到“不良影响”及遭致安全威胁不无关系。

表决前多达3700以上的家长提交联署信,表决后许多持反对立场者也表示,将继续通过法律途径申诉,还有家长表示,将设法把子女转到私立或宗教学校,以规避新修订的影响。

耐人寻味的是,一些华裔家庭学生对新法修订持“无所谓”态度,对父母们的担心,他们似乎并不十分明白个中缘由。

或许,对新法修订,应采取更全面、专业、客观的立场,让专业知识而非嗓门来作研判。

部分持反对立场的华人家长表示,将“用选票说话”,在11月省选中给伟景温哥华和支持修订的学部委员一点教训。如前所述,在目前社会氛围中和民意基础下,这样做成功可能性恐怕不大。

话说回来,加拿大华人参政热情普遍较低,投票率长期低位徘徊,倘此次“自择性别”争议能让华裔产生踊跃投票的意愿,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评论这张
 
阅读(124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