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喀麦隆:“雄狮队”被什么给冻住了?   

2014-06-14 09:53:38|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喀麦隆:“雄狮队”被什么给冻住了?

 

纳塔尔沙丘体育场罕见的疾风暴雨,似乎将“雄狮队”喀麦隆的脚下感觉荡涤殆尽:在足以令他们郁闷不已的90分钟之后,墨西哥人结束了世界杯上逢非洲球队不胜的尴尬历史,并随手带走了沉甸甸的三分。

尽管赛后主教练德国人沃尔克.芬克坚称,“雄狮队”不过最初20分钟打得不好,此后的比赛其实发挥不错,“只是欠一些运气和一个进球罢了”,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雄狮队”整场比赛踢得磕磕绊绊,仿佛球员们的双脚,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给冻住了一般。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雄狮队”到底被什么给冻住了?

恐怕不能怪纳塔尔的天气:作为喜欢短传和秀脚法的球队,墨西哥和喀麦隆都不是特别擅长水战,但相对而言,地处北半球高原上的墨西哥人,至少不会比习惯了热带雨林天气和糟糕场地的喀麦隆人更不适应当天的比赛场地和天气,事实上芬克本人也坦承,天气对双方而言都是公平的。

怪运气就更没道理了:整场比赛共进了4个球,其中倒有3个被裁判吹掉,喀麦隆被吹掉的进球越位明显,并无什么好争议的,而墨西哥10号多斯桑托斯所进两球,第一球从重放慢动作看的确越位,但当时裁判和助理裁判却未必能在电光火石的刹那,把越位与否看得那么清晰,第二球则是不折不扣的误判——多斯桑托斯即便处于越位位置,他所接的传球也是来自对方13号舒波-莫廷的头球摆渡,按照裁判法,越位位置上接对方回传破门,是不应被吹罚的。可以说,幸运之神对“雄狮队”,已足够眷顾,否则上半场他们就已经输了。

“雄狮队”之所以踢得如此别扭,首先是实力的此消彼长。

墨西哥队中有不少人在北美大联盟或本国联赛踢球,效力欧洲俱乐部的球星屈指可数,最出名的埃尔南德斯进球前还未登场。但和以往相比,本场比赛中的墨西哥队少了花拳绣腿和即兴发挥,却多了以往不曾具备的纪律性和持续冲击力;与之相比,“雄狮队”原本同样缺乏的纪律性、韧性,本届比赛依旧不见起色,曾经的群星璀璨,如今也沦为“老少边穷”,埃托奥年事已高(喀麦隆最后一次在世界杯赢球远在2002年,当时1:0胜沙特,踢进制胜球的正是埃托奥),亚历山大.宋疲态毕露,被寄托厚望的阿布巴卡尔并未登场,舒波-莫廷则仅因险些“乌龙助攻”而登上特写镜头,更要命的是,曾是喀麦隆最坚强防守环节的门将,本届也是青黄不接。原本“雄狮队”中场就主要靠身体,而后防线则更多依靠个人能力,两边空挡一直是“老大难”,此番恰被有备而来的墨西哥人抓住了破绽。

更要命的是,“雄狮队”的更衣室似乎永远和世界杯“犯冲”。

即便在成绩较好的几届世界杯上,“雄狮队”也要闹一些内部风波。如小组赛三场不败的82年,队内说法语的多数派和说英语的少数派内讧;历史性打进8强的90年,门将贝尔临场发脾气不上场,若非替补“黑蜘蛛”恩科诺同样身手不凡,后果不堪设想;打进第二轮、让喀麦隆最后一次在世界杯品尝到胜利滋味的2002年,赛前一天许多球员还为奖金问题和足球官员纠缠不休。至于一败涂地的那几届就更不消说,更衣室比球场上“踢”得还热闹。

此次备战同样一路不顺,被主教练一度封杀的埃托奥,被总统和足协元老们“保送”回了主力阵容;球队业已到了巴西,许多主力球员却还在照例和足协扯着奖金的皮,据说直到开场哨响,问题也并未解决。

即便如今这支老的老、小的小的“雄狮队”,也不乏天才、创意和个人发挥,他们的脚或许不会一直这么冷,或许某个人的灵光一现,就能偷进一球,偷走一个积分,甚至一场胜利。但32强时代的世界杯小组赛,是强弱分明、一旦犯错就很难补救的时代,先天“体虚”已是无可奈何,倘后天的种种问题也始终积重难返,“雄狮”们就算偶露爪牙,也终究于大局无补。

 

  评论这张
 
阅读(134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