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穆加贝的“继承人”究竟是谁   

2014-12-28 05:44:40|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原系澎湃约稿

 

穆加贝的“继承人”究竟是谁

 

12月初,久已被摒除于国际媒体关注焦点外的非洲内陆国家津巴布韦忽然传出重头消息:换副总统了。

原津巴布韦副总统乔伊斯.穆朱鲁(Joice Mujuru)资格老、年纪轻,是非洲国家中令人瞩目、为数不多的政治女强人,也一度被许多观察家认定,是津巴布韦政治强人穆加贝的“钦定”接班人,“换副总统”意味着“换接班人”,这对于已经过34年“穆加贝时代”的津巴布韦乃至整个非洲,都是件不折不扣的大事。

一时间外界猜测纷纷,人们都想知道,穆加贝的“继承人”到底是谁。

 

穆朱鲁其实早就失宠

 

穆朱鲁还是个高中在校生时就参加津巴布韦独立运动,成为崭露头角的游击队女将。1980年津巴布韦独立,她出任体育、青年及娱乐部长,成为非洲历史上最年轻的女部长,这个纪录至今无人打破。

她的丈夫是前总参谋长所罗门.穆朱鲁(Solomon Mujuru),后者是津巴布韦军队强人,人称“恐怖穆朱鲁”,在穆加贝还因信守兰开斯特宫协定,被欧美国家奉为座上客的时代,被当做津巴布韦政坛的“保守派”,他们夫妇长期经营,在津巴布韦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中拥有庞大的政治派系集团,一度连穆加贝也忌惮三分。

穆加贝时代第一次公认的“继承人之争”发生在2003年,当时竞争发生在48岁的穆朱鲁和57岁的穆南加格瓦(Emmerson Dambudzo Mnangagwa,时任ZANU-PF秘书长、津巴布韦议会议长)之间,结果所罗门.穆朱鲁采取了被称为“长刀之夜”(the night of the long knives)的非常手段,将穆南加格瓦“打降格”,穆朱鲁出任新设立的第一副总统,后又当选ZANU-PF副主席、第二书记,“接班人”地位呼之欲出。

然而穆加贝却始终不肯松这个口,在长达11年时间里,从未自他嘴里吐出“第一副总统即接班人”之类的话,甚至被问及“一旦发生意外将由谁来临时接替总统职位”这个常见问题,他也顾左右而言他。2011年8月15日晚,所罗门.穆朱鲁在一次离奇的火灾中死于自家所有的阿拉曼农场附近,对此穆朱鲁反应激烈,表示要“开棺验尸”,甚至不惜和穆加贝反唇相讥,但随后不了了之。

自今年年初起,津巴布韦忽然出现许多针对穆朱鲁的政治攻讦,指责她“滥权”、“贪腐”、“有野心”,甚至“妄图谋害穆加贝”,12月6日,她在党代会上遭到严厉批判,穆加贝本人更点名抨击了她的“阴谋”,3天后就被解除了第一副总统的职务。

许多线索均表明,穆朱鲁实际上早已失宠。

由于穆朱鲁夫妇结成庞大的政治派系联盟,对穆加贝的地位已构成严重威胁,因此穆加贝才一方面提拔穆朱鲁,另一方面百般限制其权力和影响力,并竭力将“长刀之夜”的失势人物穆南加格瓦和自己的老盟友穆塔萨(Didymus Mutasa)安排适当职位,对穆朱鲁派构成牵制,所罗门.穆朱鲁的死,也曾被一些人认定和穆加贝或许有关。只是此际穆加贝陷入和反对党争取民主变革运动(MDC)领导人兹万吉拉伊(Morgan Richard Tsvangirai)间激烈政治博弈,党际矛盾的激烈转移了党内矛盾的关注度。

2013年7月31日,津巴布韦举行大选,在一系列精心设计后ZANU-PF和穆加贝双双大胜,重新稳住阵脚,外患既除,内忧就成了打击重点,实际上早已失宠的穆朱鲁,被从高位“清洗”不过是时间问题。

事实上穆朱鲁并非在丢掉副总统职位后才丧失穆加贝“接班人”地位——或许她从来就没有过这个地位,只不过自以为曾经有过而已。

 

一新二老也没戏

 

穆朱鲁丢失职位前后,穆加贝妻子格蕾丝曾被许多人猜测为“新接班人”。有人指出正是格蕾丝组织了针对穆朱鲁的围攻和罪证罗织,而穆加贝在12月6日党代会上公开赞扬这番围攻、罗织,和格蕾丝随后当选ZANU-PF中央政治局委员、妇女委员会主席等,都被认为是有意“传帮带”的表现。

但这种猜测随着穆南加格瓦的复出而迅速退潮。

穆南加格瓦资历比穆朱鲁还老,在游击战期间担负外联、组织游击队员赴海外受训等重要任务,是穆加贝的主要助手之一,独立后他出任首任国家安全部长,后历任多个要职,“长刀之夜”后一度失宠,转任看似不重要的农村住房和社会建设部长,2007年“6.15政变”他一度被传可能遭牵扯(被政变军人推举为影子政府主席),但并未因此遭清洗,反倒因在“土改”中帮了穆加贝大忙而重新获得信任,2013年他时隔13年重任司法部长,他曾在1989-2000年任司法部长11年之久,这一任命是他重返津巴布韦政治核心圈的象征。

作为经验丰富、长袖善舞的资深政治家,穆加贝几乎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任命自己的续弦妻子做接班人。

格蕾丝.穆加贝(Grace Mugabe)年仅49岁,并未参加过独立运动,也不是穆加贝的原配妻子,她原本是一名艺人,靠“小三转正”嫁给穆加贝,并在国内外闹过一系列的政治笑话,包括2003年国内大饥荒期间赴巴黎疯狂“买买买”,为自己赢得“津巴布韦第一购物狂”的“美名”,以及在2009年1月15日香港尖东香格里拉酒店门口对英国《泰晤士报》“狗仔队”记者琼斯(Richard Jones)大打出手,引发外交尴尬。她在党内声名狼藉,在国内被人私下称为“垃圾格蕾丝”(Dis Grace),更要命的是——她和穆加贝彼此在感情上不忠。

格蕾丝觊觎接班人地位固然不假,但穆加贝对她却不过是利用,借助她的野心和“干劲”做自己不便做的一些事,从而轻松推倒穆朱鲁。但他当然不敢把这个在党、政、军中都毫无根基的年轻续弦推为继承人——自己如能牢牢掌权,格蕾丝并无太大用处,反之她什么也做不了。推出穆南加格瓦这个“老人”,正可堵住格蕾丝的嘴,也顺便稳定了党内人心,毕竟这是个大家不陌生、也不难接受的人物。

但绰号“鳄鱼恩格维纳”(Ngwena)的穆南加格瓦也未必就是接班人:他太老、也太世故,而且根基同样深厚得有些让人不放心,因此穆加贝提拔他同时却让他盟友穆塔萨退休,同时任命了一位中立派外交官穆佛科(Phelekezela Mphoko)为第二副总统,显然有牵制之意。

“鳄鱼”本人久经沉浮,对此自也心知肚明,因此上任后摆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架势,不敢以接班人自居。

那么兹万吉拉伊呢?他有无可能通过选举(或他2009、2013年两度威胁的“政变”)上台?

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部族主义盛行的非洲,代表大部族的穆加贝本就较著代表小部族的兹万吉拉伊有很大政治优势,更要命的是反对党MDC还重新分裂为兹万吉拉伊派和恩库贝派,后者的领导人、津巴布韦工商部长恩库贝(Welshman Ncube)和穆加贝合作较多,而和兹万吉拉伊则矛盾重重,在这种局面下比“选”、比“打”,兹万吉拉伊都很难翻身。

 

没有接班人

 

种种迹象表明,一心“当总统到底”的穆加贝,似乎根本没指定、或没打算指定接班人。

 

2013年5月22日,他主持通过宪法第20号修正案,规定总统任期五年,只能连任一届,但“不具备追溯力”,这意味着他可以连任至2022年;今年12月6日党代会,他本人被推举为下届总统选举中ZANU-PF的唯一候选人,并公开扬言“只要我活着就一直是津巴布韦总统”。

这一切表明,90高龄的穆加贝根本没打算结束“穆加贝时代”,既然根本不打算交权,他又何必去指定什么接班人?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局外人当然知道,90岁已经进入人生和政治生命的暮年,但古往今来,又有几个痴迷权力的当局者知道——或愿意知道这点?

如果他知道,恐怕就更不会指定接班人了,因为那样的话他想必也知道,自己一旦撒手人寰,“钦定接班人”的地位也就随时朝不保夕——没有穆加贝的穆加贝时代,便如同没有大米的大米饭一般缺乏根基。

  评论这张
 
阅读(1454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