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穆巴拉克“洗白”之后   

2014-12-02 08:01:53|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穆巴拉克“洗白”之后

 

11月29日,埃及法院宣布,对前总统穆巴拉克“共谋谋杀”和受贿两项指控均不能成立,同时埃及前内政部长阿德利等7名前政府高官也被宣布“共谋谋杀”罪名不成立。

在2011年2月的“尼罗河革命”期间,穆巴拉克当局一度动用军警对付广场示威者,导致至少846人死亡。穆巴拉克被迫下台后,对其镇压责任的清算,和兄弟会穆尔西的民选政府一起,成为“革命成果”的标志性产物。

穆巴拉克是2011年4月12日首次被埃及检查机关质询、4月13日被拘捕的。当年5月24日,埃及检察机关宣布将指控穆巴拉克“共谋谋杀”、受贿(约4000万埃及镑合约670万美元)、浪费公共财产等罪名;当年8月3日,穆巴拉克父子和阿德利等亲信被送上审判席;2012年6月2日,穆巴拉克等被判罪名成立,他和阿德利都被处以终身监禁。

当时许多媒体都表示,这一判决已“书写了历史”,为穆巴拉克和“尼罗河革命”定了案,他们中大多数人或许都不会想到,书写过的历史,居然还可以用涂改液修改;他们中大多数人或许更不会想到,这个修改来得居然如此之早。

2013年1月13日,埃及最高法院宣布,接受穆巴勒克和阿德利等人的上诉,对他们的几项主要控罪择日重审。这项照埃及司法程序通常只需4个月左右的重审进程一拖再拖,从2013年5月拖到2014年,又从年初拖到年底,从9月拖到11月,最终却等来了这个颠覆性的裁决。

严格说,穆巴勒克并非如某些中国国内传媒所言“无罪释放”、“当场开释”,事实上他在审判结束后又被送回了监狱医院:“共谋谋杀”和“受贿”两项主要指控固然被撤销,无期徒刑的束缚也算就此烟消云散,但“浪费公共财产”的次要指控却依旧算数,因此针对这项指控所作出的3年有期徒刑量刑,至少现在依然是有效的,穆巴拉克仍然是一名有罪且需服刑的囚徒。

但对“尼罗河革命”的观察家和参与者而言,“共谋谋杀”才是关键之关键:“谋杀”的对象是“革命”中的示威者,认定“共谋谋杀”指控成立,就等于从法理上“锁死”了前穆巴拉克政权镇压“革命”的犯罪属性;镇压“革命”是重罪,镇压的主导者是遗臭万年的罪犯,被镇压的“革命”自然也就是名标竹帛的丰功伟绩,其牺牲者和参与者,自然也就是永垂不朽的革命烈士、革命功臣。于名于利、于情于理,这都是个不得不争、绝对含糊不得的“大是大非问题”。正因如此,才有人在欧洲媒体上奋笔疾书“穆巴拉克被‘洗白’,‘革命’被抹黑”。

然而这个“大是大非问题”对去年7月推翻兄弟会穆尔西政权,并在一系列“政治魔术”完成后事实上重返埃及政治舞台“主演”位置上的埃及军事强人们而言,却是有必要“含糊”一下的。

诚然,对现任总统塞西,以及大多数正掌权的军人、非军人而言,他们也是“革命”的受益者,没有“革命”,他们中大多数人仍不得不屈身于穆巴拉克、甚至穆巴拉克儿子的阴影下。但倘过分强调“镇压”的“不当属性”,那么现政府推翻另一个“革命标志性成果”——兄弟会民选政府,就有“反革命”之嫌,在夺权后对兄弟会示威的高压措施(按照兄弟会的口径死亡人数多达2600,官方数据也有638人之多,远超过“尼罗河革命”时的死亡人数),又该怎么论?

公平地说,尽管11.29裁决出台后,站出来抗议、示威的,主要是兄弟会系统的支持者,但“涂改历史”事实上从他们在位期间就开始了(穆尔西政府是穆巴拉克案重审开庭后两个月才垮台的),这也并不奇怪——和“新军方”一样,兄弟会事实上在“尼罗河革命”中也是“摘桃子”而非“种桃子”的,最初走上街头的,是带有左翼工团色彩的“四月六日运动”等世俗“广场派”,兄弟会首领们和塞西一样,不过是选择不同时机“进场押宝”的赌客,当时执政的他们同样面临着需要压制“继续革命”的“广场派”问题。如今兄弟会也变成了“地下组织”,和“广场派”同病相怜,自然也要“捍卫革命果实”,抗议新裁决结果,而这个新裁决是因为自己在位时推翻了就裁决才出现这一事实,也就少提为妙了。

即便在“革命热情”最高涨时,许多穆巴拉克的坚定反对者也指出,针对其贪污的指控虽然事出有因,但大多数的确“查无实据”,最终提交法庭指控的金额,较著“革命”期间媒体爆出的“猛料”固已大幅缩水,即便这些缩水的金额,也很难一一落实,这项指控出现反复并不算太出人意料。但“共谋谋杀”证据确凿,又事关“大是大非”,新执政者竟然几乎推倒重来,还是引起了一番震惊。

然而仔细推敲便不难理解新执政者的逻辑:穆巴拉克早已身败名裂,且年满86岁,健康状况恶劣,即便只再关3年便放出来(甚或更早),也早已是只对当权者的权力基础毫无威胁的“死老虎”;相反,当初把“死老虎”送上法庭的兄弟会首领们如今也和“死老虎”做了狱友,他们虽然倒台,却仍有相当强大的政治、社会和群众基础,是更危险、更具威胁的“活老虎”、“受伤老虎”。两害相权取其轻,既然局部“洗白”穆巴拉克这只“死老虎”,多少有助于打压兄弟会那群“受伤老虎”,那么即便因此损失些声誉,弄出些麻烦,在他们看来也还是值得的——何况穆巴拉克只是局部“洗白”,“革命”的正义性还是承认的么。

此时此刻,真正的“革命功臣”——在后穆巴拉克时代“一直在反对、永远上不了台”的“广场派”和世俗自由派,恐怕才是最无奈的一群人:他们一直在呐喊,却没多少人听见、甚至没多少人听他们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2163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