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巴黎商场周日会开门迎客么?   

2014-12-21 07:48:26|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黎商场周日会开门迎客么?

 

许多热衷于去法国巴黎“买买买”的同胞都知道,千万别赶在星期天落地,因为在法国这个天主教传统浓厚的国家,“周日不工作”长期以来被视作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约定俗成,别说那些世界驰名的大商场、专卖店,就连寻常巷陌里的小杂货铺、小面包铺,周日开门迎客的也是百不存一。

然而自12月7日起,“周日商店会开业”的传闻忽如一夜春风来,其根源则在于即将被提交国民议会表决的“马克隆法案”(loi Macron)。

什么是“马克隆法案”?

这项法案正式名称为“增长与活力法案”( le projet de loi pour la Croissance et l'Activité),是以发起者、法国经济部长艾曼努尔.马克隆(Emmanuel Macron)的名字命名的,实际上早在这份法案草案面世前,有关传闻便不胫而走。12月7日,法国总理瓦尔斯(Manuel Valls)正式证实了这份法案草案的存在。

法案的具体内容,是将把现行法国劳动法中所规定的、每个劳动者一年中允许工作的周日数量上限,从目前的5个提高到12个,尽管照总理瓦尔斯的解释,这仅仅意味着“允许劳动者周日上班的天数增加”,而不一定意味着商店就一定会在周日开门,因为要实现商店周日营业,仅仅放松劳动者周日工作的限制是不够的,店铺究竟可以在哪些日子开门,是所属市镇当局的审批权限范畴,但显而易见,“马克隆法案”一旦成为现实,将为法国城市、尤其巴黎等大城市实现周日营业、从而打破自中世纪延续至今的顽固传统,点燃一盏绿灯。

正如许多熟悉法国政治分野的评论家所指出的,法国之所以长期以来坚持周日不工作、不营业,绝非单纯“宗教传统”所能解答,而是和工团主义和左翼思想的盛行有很大关系,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推动下,法国将每周工作时间减少到35小时以下,也正是缘于这样思想的盛行,“法国之夏”的假日综合症才成为欧洲乃至世界上的奇景。

而当前执政的奥朗德社会党政府,正是一个传统的左翼执政政府,坚持“劳动者休息权神圣不可侵犯”,则是社会党一以贯之的传统纲领。既然如此,“马克隆法案”这个被许多社会党人称为“对左翼一切悠久历史传统的挑战”,又何以偏偏由奥朗德的左翼政府提出?

正如马克隆本人所坦言的,他之所以要甘冒“数典忘祖”、打破社会党传统的风险,是因为法国经济、商业的不景气。就在提交“马克隆法案”前一天,他看到了一组数据,显示2014年法国企业支出同比下跌400亿欧元以上,感到十分震撼。在他看来,商业的不景气应为法国企业和法国经济的颓势负一部分责任,而要提振经济,就必须首先从刺激商业入手,最“多快好省”的办法,莫过于通过增加星期天工作天数,来确保吸纳和留住至关重要的外国游客购买力。

不仅如此,由于内政、外交诸方面乏善可陈,经济复苏遥遥无期,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奥朗德政府的支持率始终低位徘徊,今年11月更历史性地跌到了12%,再创第五共和国现任总统支持率新低,在这种情况下,不甘就此沉沦的部分社会党人和奥朗德内阁成员,希望借“反传统”的“马克隆法案”冒险一搏,一旦真能起到哪怕兴奋剂、强心针的暂时疗效,对未来的政情、选情,也多少是有些帮助的。

然而从近日法案草案出台所掀起的轩然大波看,“马克隆法案”究竟能否提交表决、能否通过,实在前景叵测——就更不用说实现周末开店了。

首先,右翼主流政党——曾长期执政的法国人民运动联盟(UMP)近乎一边倒地抵制“马克隆法案”。

日前刚刚东山再起、重新担任UMP主席的前总统萨科齐迫不及待地抨击“马克隆法案”;UMP副主席科修斯柯-莫丽塞(Nathalie Kosciusko—Morizet)则刻薄地将“马克隆法案”形容为总理瓦尔斯的“御用法案”,指责总理“并非为法国,而是为自己的总理宝座担忧”才会如此做,对总理亲自出面证实法案草案的存在,则表示“这种做法可谓自古罕见”;前法国司法部长达蒂(Rachida Dati)的说法,则与科修斯柯-莫丽塞如出一辙。

事实上一如许多评论家所指出的,“星期天工作”乃至增加工作时间以促进就业和增长,本是UMP一贯的政治主张,甚至是上届萨科齐政府屡屡大张旗鼓炫耀、力推的“萨科齐新政”重要组成部分,萨科齐本人就曾公开主张“多加班”、“不劳动者不得食”,并讥讽“左翼陈腐的休息观念”,如今对实际精神和自己以往、一贯主张相近的“马克隆法案”大张挞伐,必欲扼杀于摇篮而后快,与其说是政治理念分歧使然,毋宁说是党派斗争情结作祟——只要社会党和奥朗德赞成的,我就一定说“Non”(法语“不”)。

很显然,在萨科齐东山再起、奥朗德前途暗淡之际,UMP的凝聚力和党派动员力大幅回升,尽管反对“马克隆法案”从政治色彩看显得有些滑稽,但国民议会中的UMP议员仍近乎清一色地发出附和之声,至今为止,敢于公开表示“将投赞成票”,并对这种选举情结表示费解的UMP议员,仅有德龙省国民议会议员埃尔维.马礼敦(Hervé Mariton)一人。

更麻烦的是,左翼执政党内部对“马克隆法案”意见严重不统一。

如前所述,“休息权神圣不可侵犯”本就是左翼的传统纲领,因此“马克隆法案”甫一提出,立即引发许多持“正统派”观念的社会党政要猛烈抨击,火力之猛烈几不在右翼之下。

率先发难的是社会党总书记冈巴戴里斯(Jean-Christophe Cambadélis),他一向坚持一年允许7个周日工作就已足够。但他毕竟是党主席,好歹还懂得顾全团结,在瓦尔斯、马克隆等决心已定的情况下态度有所软化,表示“有必要在法律文本上作出补偿”,而不再坚持全盘推翻“马克隆法案”。

前任总书记、现里尔市长奥布里(Martine Aubry)就不客气得多:12月9日在接受法国《解放报》采访时她直接质疑“马克隆法案是否背离了民主社会主义价值观”。奥布里是社会党正统派旗帜,她这番话立即引来更多社会党左翼元老的附和,如前内阁部长博努瓦.阿蒙(Beno?t Hamon)就在12月11日公开表示,“没人希望法国政府变成一家只想着赚钱的商场”。

更麻烦的是,正如法国经济类大报《回声报》所分析指出的,很明显奥朗德总统对此并不热心,热心的只是瓦尔斯,如果改革成功他会出来分功,但改革受挫他则很可能置身事外,甚至落井下石,因为民调显示,54%的社会党支持者和63%的左翼支持者不希望下届政府仍由社会党执政,但总理瓦尔斯人缘尚好,有37%社会党支持者希望他当选下届总统,这个支持率远高于奥朗德,总理正是总统在党内最危险的政敌。在这种情况下,奥朗德显然难以起到协调党内立场、为法案保驾护航的作用。

不过也正因为关乎未来选情,瓦尔斯、马克隆,以及其他支持改革的社会党政要如农业部长兼政府发言人勒富尔(Stéphane Le Foll)、前奥朗德女友和社会党总统候选人、环境部长罗亚尔(Ségolène Royal )等也态度坚决。总理在反驳党内宣称要“必须捍卫巴黎周日生活方式”的声浪时直言不讳反问“是不是打算把中国游客在星期天都赶去伦敦的商店”,勒福尔则针对奥布里等人的责难反唇相讥,称“未来大多数法国人最不能接受的,莫过于政府对法国赤字的膨胀放任自流”,而向来就是奥布里党内死敌的罗亚尔更直斥奥布里“惺惺作态”。

按照现已公布的议程,“马克隆法案”将在2015年1月22日提交国民议会表决,从目前法国左右翼的态势看,能否通过,将取决于社会党和左翼是否能在表决前弥合内部纷争,实现共同进退,而从近期该党一贯表现看,实现这一点的希望可谓渺茫。

至于让萨科齐为首的右翼改弦更张就更不用指望了——他们不是不可以支持“星期天商店开业”,但前提是这项法案必须由他们自己提出,且政府也换成他们来控制,通俗地说,就是“选举之前别指望”,尽管既支持“星期天开业”也一贯支持UMP的许多商人对此怅然若失,他们也只能暂且等等。

如前所述,“马克隆法案”和国民议会只能管员工周日是否有权上班,而商店周日是否有权开门则是市镇当局的审批权限,这意味着即便法案闯过国民议会这一关,也未必就能在法国各市镇“落地”——尤其是商业之都巴黎,这座有左翼传统的大城市,目前的市长正是社会党正统派人士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这位一贯打着“周日商店开业会影响家庭、尤其绝大多数女性家庭成员对家庭生活或社区活动参与度”旗号的“星期天休息论”者,正是那位喊出“捍卫巴黎周日生活方式”的人。很显然,如果巴黎届时不予配合,“马克隆法案”即便成为现实,对前往法国“买买买”的中国和其它国家游客也好,对法国商业、经济和就业前景也罢,其影响力和实际意义,也将注定是有限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23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