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跛脚”奥巴马:战略重心还是在亚太么?   

2014-11-30 06:23:11|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跛脚”奥巴马:战略重心还是在亚太么?

 

北美当地时间11月4日,美国中期选举结果揭晓,共和党不仅保住其在众院的简单多数席位,且在参院也取得了多数,这样一来,还剩两年任期的奥巴马就成了名副其实的“跛脚总统”。

“跛脚”后的奥巴马立即面临一个尴尬的处境:在随后的一周时间里,他马不停蹄接连出席了三个重要峰会,且这三个重要峰会,都安排在其“战略重心转移”的目的地——亚太(北京APEC峰会,仰光东亚峰会和布里斯班G20峰会。这意味着他还来不及痛定思痛,就不仅要密集会晤“战略重心转移”的主要针对对象中国领导人,还不得不频繁应付区域内各“伙伴”千篇一律的疑问:美国的战略重心究竟仍然是亚太,还是又要“转移”了?

 

哈格尔的“改签”和奥巴马的信誓旦旦

 

“战略重心再转移”说,最初是在奥巴马辗转亚太三大峰会期间不胫而走的,导火索则是国防部长哈格尔的“改签”。

所谓“改签”,指原定11月中旬访问缅甸、越南的哈格尔,突然在“最后一分钟”宣布推迟访问至2015年初。对此五角大楼的官方解释,是10天的行程和国会听证会冲突。一些地缘政治分析家指出,国会听证会本就是“软安排”,为迁就出席者日程提前或推迟几周甚至几个月本都是司空见惯的,如今以此为由更改行程,理由只能是两个,即要么哈格尔下台在即,即将成为中期选举失败的政府替罪羊之一,要么亚太这个新的“战略重心”对“跛脚”的奥巴马政府而言已成明日黄花,不必劳烦上任不过1年10个月、却已在亚太穿梭了6个来回的哈格尔再跑第七趟。

这两种说法貌似都言之成理。

许多美国人认为,当前美国的国家战略和发展方向存在重大问题。中期选前CNN民调显示,只有不到1/3的受访者信任奥巴马的工作能力,79%不信任国会,2/3认为国家正向错误方向前进,而认为美国下一代会过得更好的比例只有区区22%。很显然,这个“国家战略和发展方向”,也包括“战略重心转移说”,自“转移”以来,亚太并未发生在普通美国人和许多观察家看来足以威胁美国安全的大事,相反,被“转移”的前“战略重心”——欧洲和中东却接连发生大事。

在欧洲,乌克兰危机持续蔓延且不断深化,俄罗斯越来越不耐烦掩饰自己“实力外交”的意图和姿态,而面对这个昔日冷战对手、至今仍是世界“核二国”国家的一再冒险、挑战,美国和奥巴马却显得无计可施;在中东,叙利亚内战久拖不决,ISIS又异军突起,且通过公开处死美国公民等方式公然挑战美国权威,而美国和奥巴马同样显得举足无措。

这种态势对于早已习惯将俄罗斯当作头号对手、将欧洲和中东当成美国最重要战略利益所在,尤其是对于早已默认美国天下第一、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美国公众而言,显然是难以接受的,此前他们默认甚至嘉许奥巴马的“战略重心转移说”,是因为奥巴马告诉他们,即便转移了,美国也不会丧失在欧洲、中东等前“重心”的主导权,相反还能为“美国的未来”未雨绸缪,而乌克兰上空普京挥舞的大棒,Facebook上ISIS雪亮的屠刀却毫不留情地告诉他们——这不是真的,美国正在“旧热点”失控,在全世界丢脸。

然而接下来一段时间情况却似出现反覆:白宫和五角大楼反复重申“不要质疑政府会改变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的既定政策”,而在亚太三个峰会间“赶场”的奥巴马,则更不厌其烦地重复这段话——对所遇到的每个亚太“伙伴”如此,对媒体也是如此。

当然被辟谣的不仅有“战略重心转移说”,也有“哈格尔辞职说”:国防部发言人柯比、甚至白宫在被问及此事时均曾表示,“国防部长和总统及国家安全团队其他成员间关系良好”,让大家“不要瞎猜”。

然则大家很快就用不着瞎猜了。

 

哈格尔“转移”了,“战略重心”呢?

 

11月24日,哈格尔辞职了。

尽管在新的接替人选出台前,他依然是现任国防部长,但很显然这位军旅生涯只做到士官、政治生涯大部分时间与国家安全事务关系不大的、奥巴马第二任期阁员中唯一的共和党人,个人的“战略重心”业已“转移”:他此前推迟其第七次亚太之行的理由,是出席国会听证会,但最终替代他参加听证会的是参联会主席登普西,由此也可推断,明年1月即便他仍然是“看守国防部长”,也不太可能如约去缅甸、越南走一遭。

既然针对哈格尔“转移”的“辟谣”被证明不可靠,那么针对战略重心转移的辟谣呢?美国的战略重心会否也如哈格尔一样再度“转移”?

一种意见认为,这恐怕是有可能的。

在这一派意见看来,一方面,乌克兰、中东和非洲不断爆发的危机,将迫使奥巴马政府不得不重新将欧洲和中东放到更重要的战略地位去考量,此长彼消,亚太的战略地位和投入也势必随之下降。不仅如此,在他们看来,哈格尔热衷亚太,而对中东和东欧重视不够,甚至曾写备忘录给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严厉批评白宫的叙利亚政策,主张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更“务实”,应该适当改变对大马士革和德黑兰当局的态度,以便在中东收取事倍功半之效,这和奥巴马国家安全团队的观点“不合拍”,哈格尔的谢幕,便意味着美国很可能改变现行做法,在应对东乌危机和ISIS挑战时,采取更积极大胆的反制措施。

还有人认为,共和党本就对“战略重心亚太说”不以为然,很可能成为新任参院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共和党人约翰.麦凯恩更多次严厉抨击奥巴马政府的战略方针,更与哈格尔关系险恶,如何哈格尔“转移”,可能意味着奥巴马政府在这一问题上向共和党妥协——而这也意味着战略重心将随之重新转移回欧洲和中东。

 

哈格尔的战略或奥巴马的战略

 

然而持这一观点的人都忽略了一个事实:“战略重心亚太说”的始作俑者和真正主导者,都从来不是哈格尔。

事实上这一论调最初是前一任期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团队核心人物——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其任期行将结束前所提出的,而最热衷于此的不是别人,正是美国武装力量总司令、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团队负责人奥巴马自己。

哈格尔尽管表现出对亚太地区的兴趣,也曾为“战略重心转移”奔波劳顿,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职务行为”,作为共和党传统派,他的全球战略观、国家安全观,大体符合共和党正统的“新保守主义”原则,即务实、慎重、依靠盟友,信奉实力主义和现实主义,这是里根上台后,历届美国共和党政府的传统国家安全战略,也为克林顿和奥巴马第一任期的民主党政府所大体遵循。

然而第二任期的奥巴马政府并未一板一眼地沿着“新保守主义”这条路走下去。或许是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军让奥巴马觉得如释重负,或许被当时看似“硕果累累”的“阿拉伯之春”所鼓舞,或许急于在外交领域有所表现,第二任期的奥巴马国家安全战略,变成了“新保守主义”和“战略重心转移”的折衷——因为战略重心要转移到亚太,所以别处不得不减少投入和作为;因为“新保守主义”,所以在减少投入和作为时,就只能见招拆招地设法避免美国战略利益的损失。可以说,不论在中东、东乌或亚太,美国的种种表现,都只能由这一折衷、或折衷的幕后主导奥巴马来负责。

在奥巴马的国家安全团队中,哈格尔只是个位高权不重的“外人”,论地位他不如同样和奥巴马间存在疏离感的国务卿克里,论亲近则不如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负责欧洲和欧亚大陆事务副国务卿、前任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努兰,以及努兰的丈夫、被称为“白宫最神秘智囊”的卡根.罗伯特等,哈格尔虽“转移”,这个团队的核心仍在,且如前所述,如今美国在“战略一盘棋”上的“主弈手”正是奥巴马本人,未来两年内美国的战略风格,恐怕未必会有很大的改变。

 

不换汤,药呢?

 

事实上,“新保守主义”的国家安全战略原则,自冷战后几乎成为美国政坛的“主流色”,真正的问题在于国际形势发生变化,美国的战略资源不足以如肯尼迪时代那样,在全球同时铺开两个大摊子,从而不得不有所取舍。

问题并不在于“新保守主义”有错,而在于这种风格在波澜不兴时,可以为民主、共和两党的主流派所嘉纳,一旦出了问题就可能被两党的激进派所攻讦。即以其中东战略而言,约翰.麦凯恩和希拉里.克林顿这共和、民主党的“两个极端”,攻讦奥巴马团队现行政策的口吻,甚至开出的药方(大规模介入,武装更多叙利亚反对派,对大马士革当局持更严厉态度等)都如出一辙。

然而如今哈格尔“转移”,许多压力也会随之消减。

希拉里.克林顿对奥巴马中东政策的攻讦,很大程度上是为两年后的大选做铺垫,目的是让自己和不受欢迎的“奥巴马战略”拉开距离。但她能做的其实很有限:且不说“战略重心亚太说”根本就是她的“名义原创”,“阿拉伯之春”的烂摊子,又何尝不是她当年一系列争议性手法所致?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史蒂文斯之死,正是她未来政治前途上一颗叵测的、随时炸响的“定时炸弹”,为自己考虑,她也不至于在奥巴马国家安全战略问题上过为已甚——那不啻自掘坟墓。

至于共和党,麦凯恩等几门“大炮”只是“逢民主党必反”的“开路先锋”,而他们那种趋于极端的国家安全理念,则并非共和党的主流思想——和哈格尔风格契合的“新保守主义”才是。严格地说,共和党人反的并非“战略重心亚太说”,而是“民主党的战略重心”,只要政府和总统仍是民主党的,不论战略重心是亚太、欧洲、中东,还是大西洋、南极洲、外太空,他们都会毫不犹豫,一反到底。

正因如此,奥巴马及其国家安全团队绝不会因哈格尔的辞职或共和党的阻挠而修改自己的战略重心,更不会公然放弃“战略重心亚太说”,因为那意味着奥巴马和整个民主党认输,奥巴马只剩最后两年任期,可以不管不顾,但民主党却还要为两年后的大选做准备。

然而也应看到,不论从美国国际形象、实际利益和战略威胁,中东和欧洲目前的局势都更严重,中期选举的失败已表明,奥巴马和民主党倘继续对此视若无睹,后果将很严重,这种状况甚至会令下届美国大选民主党呼声最高的候选人人选——希拉里.克林顿对“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视若畏途,如前所述,她本人就是这一战略的“发明家”。

不论从国家利益、外交及政府形象,还是从奥巴马一贯行事风格看,他都极不可能自我全盘否定,将大张旗鼓推行和宣扬了两三年的“战略重心转移亚太说”公然推翻。未来两年内,他和他的阁员、幕僚们仍会一边高唱“战略重心在亚太”的旋律,以顾及“面子”,一边从实际资源、精力等方面悄悄进行调整,给予危机四伏的欧洲和焦头烂额的中东更多“关照”。

 

  评论这张
 
阅读(1381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