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埃及:穆巴拉克时代昔日重来?   

2014-01-29 20:44:52|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埃及:穆巴拉克时代昔日重来?

 

当地时间1月27日,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宣布,支持埃及现任第一副总理、国防部长、武装部队塞西(Abdul Fatah Khalil Al-Sisi)参选总统。同日,埃及临时总统阿德利.曼苏尔(Adly Mansour)提议,授予塞西埃及最高军衔——元帅。

塞西生于1954年11月19日,现年60岁,在埃及军方核心领导机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中,属于不折不扣的少壮派(曾是最年轻成员)。按照曾让他成为年度风云人物票选第一名的美国《时代周刊》文章所言,直到2011年“尼罗河革命”爆发,他仍是个远离公众视线的人物。2012年8月12日,他被兄弟会系统的前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提名,替代公认的军方元老坦塔维元帅出任国防部长、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大多数媒体和观察家仍未对这个开始拥有显赫头衔的将军予以重视,认为这个不显示不露水的低调将领,或是兄弟会楔入军队系统的一颗钉子,或是军方为敷衍民选上台的兄弟会系政府、议会,而刻意推出的过渡性、场面性人物。

直到去年7月3日,塞西作为军方领袖,在兄弟会政府庆祝上台一周年的欢呼声中突然发难,一举推翻穆尔西政权,建立实际上由军方掌权的“过渡政府”,人们才骤然发现,塞西仿佛一夜间成了“尼罗河革命”的主角(或终结者,看谁来解读了)。

“7.3”政变之初,塞西仍然小心翼翼地躲在幕后,不时强调一下“还政于民”,甚至多次公开表示,自己无意觊觎总统大位,所希望的无非是推翻“窃取革命成果”的兄弟会,政变则是在“广大人民授权下”,履行军人“捍卫革命成果的使命”。他反复强调,埃及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启动政治过渡路线图,举行新公投,修订新宪法,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新的立法选举;不仅如此,为彻底清除“窃取革命成果”并“与极端恐怖势力合流”的兄弟会,对穆尔西和兄弟会骨干们的审判也需提上议事日程。

尽管越来越少,但仍有人执拗地相信,埃及的问题可以靠公投、修宪和选举来解决,人们尽管将信将疑,仍目送着埃及循着塞西的“路线图”过渡:穆尔西和129名兄弟会骨干被提起公诉,罪名倘成立,甚至可以被置于死地;修宪公投在一片质疑声中于今年1月14-15日举行,并在1月18日公布了98.1%的高支持率通过(尽管投票比率仅有可怜的38.6%),不出意外,根据新宪法举行的新选举,将在4月间举行。

然而到了此时,塞西不再谈“还政于民”,军方操纵的媒体煞费苦心地喊出“军民一家人”的口号;他也不再谈“无当总统野心”,1月11日,也即修宪公投开始前仅3天,他在军方集会中公然宣称,自己有意参选总统。

当然,他仍然在谈“人民授权”和“革命”,谈程序的合法性,为自己参选设定了“人民呼吁”、“军方授权”两大“门槛”。不过这两大“门槛”无非是“三辞三让”一类的假客套、虚场面:3天后的宪法公投,恰可被他理直气壮地解读为“人民呼吁”,至于“军方授权”,无非辛苦一些,让自己右手把印把子交到自己左手罢了——事实上1月27日,他也正是这样做了的。

接下来的事恐怕一点悬念也没有:由于塞西仍在大谈“民选”和“过渡路线图”,预计他将带着元帅军衔退役,并交卸国防部长(或许也会交卸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职位,以“平民”身份参选总统。宪法公投历来是埃及总统大选的晴雨表,公投的高支持率表明,塞西当选总统几无悬念,届时他可理直气壮宣布,军方业已“还政于民”,完成了“从民主走向民主”的丰功伟业。

当然,国际社会是不会无表示的:非洲联盟在“7.3”政变后就暂停了埃及会员资格,估计还会暂停一阵子;卡塔尔和土耳其这两个兄弟会的铁杆后台必定会继续骂独裁;美国也会派特使、发声明,表示几声“关切”,甚至停掉一些无关痛痒的援助。但恐怕也就不过如此了——阿拉伯阵营内部,沙特早已成了塞西的头号金主;国际社会大多数成员对埃及事变持中立立场;美国既然容忍了“7.3”,容忍了“1.14”,就不可能不容忍接下来的“还政于民”,这倒不仅仅因为塞西曾经留美,和美国军方关系密切,更因为在中东地缘政治版图上,埃及是绝不能出纰漏的“节点”,对美国而言,塞西再怎样也比兄弟会可靠得多。

《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悲叹“穆巴拉克时代昔日重来”。的确,塞西此举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如今尚在监狱中的穆巴拉克,他们都是军人,且塞西、穆巴拉克和埃及共和国创始人纳赛尔,都是军情系统出身,公投的高投票率更是直比穆巴拉克在台上搞的几次“普选”。问题在于,自“尼罗河革命”至今,饱受社会动荡、经济衰退之苦的埃及人,已受够了没完没了的公投、修宪和广场运动(短短3年间埃及已有了6次公投、两次修宪和至少3次“二次革命”),尽管普遍对“必须有强势领导人才能确保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军方论调将信将疑,但自去年底开始的、围绕塞西的个人崇拜造势并未引发强烈反弹,表明许多埃及人在轮番尝试过许多“药方”后,选择了暂时相信这位此前政治色彩混沌的军队将领,甚至在一些埃及媒体上,有人引用埃及谚语“如果是出于爱意,再怎样难受也要忍”,号召公众接纳塞西的统治。

问题是,塞西真能成为穆巴拉克第二么?

获得军方参选授权同日,塞西成为埃及元帅,这是一种殊荣(埃及共和国成立后,连他在内仅6人获元帅军衔,前五位都是国防部长),却也未尝不是一种虚弱的表现:要知道此前的3位埃及军事强人(纳赛尔、萨达特和穆巴拉克),军衔最高不过中将,最低只有上校,真正对权力有信心者,是无需元帅杖、元帅服之类道具壮胆的。

迫于国内外压力,塞西的参选和集权,仍需打着“民主”、“人民授权”和“捍卫革命成果”旗号,而他本人此前政治倾向并不明朗(否则就不会被兄弟会选中替代眼中钉坦塔维元帅),当选总统虽无问题,却很难在上下两院议会中获得可靠的多数议席支持,兄弟会虽垮,受沙特资助的光明党势力却如日中天,四分五裂的世俗派政党也可能对其集权构成掣肘。

不仅如此,极低的公投投票率表明,埃及社会各族群割裂十分严重,将自己“速成”塑造成“埃及救世主”的塞西,当选后将不得不面对越来越难以驾驭的几千万埃及人,并随时提防至少几十万兄弟会支持者、随时翻脸的光明党信徒、任何时候都在发泄不满的自由派和“广场派”,甚至军队高层中其他有野心将领的起而效尤。

更严重的是,正如埃及政治问题专家、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的萨默尔.S.施哈塔所指出的,导致2011年“尼罗河革命”的一切问题,包括青年失业率居高不下,食物短缺和社会福利难以为继、公务员队伍臃肿,如今不但都仍然存在,有的甚至更加严重,持续的抗议和暴力又让埃及最重要的财政支柱——旅游业一蹶不振,复苏无望。几番折腾后,埃及人暂且选择了相信塞西,甚至如公投结果所显示的,对塞西寄托厚望,但这也同样给“赛西时代”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他理应明白,期望值越高,一旦期望幻灭,失望也会越大,失望所带来的冲击和后果,也自然会越发可怕。

  评论这张
 
阅读(51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