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沙特:真的要和美国疏远么   

2013-10-31 08:01:56|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特:真的要和美国疏远么

 

10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进行了例行的半数改选,海湾国家沙特阿拉伯和乍得、智利、尼日利亚、立陶宛一起当选,自明年1月1日起任期两年。

这原本是件例行公事的小标题新闻,却因为沙特随后令人惊讶的举措而震惊天下。

10月19日,沙特突然放出风来,说自己将拒绝就任非常任理事国,这种不合惯例的做法本已足够轰动;几天后,沙特外长费萨尔亲王(Prince Turki al-Faisal)更直截了当揭破谜底,指名道姓地表示,沙特的怨气是冲着美国来的。

10月22日,沙特情报机构负责人苏尔坦亲王(Prince Bandar Bin Sultan al-Saud)在欧洲发出威胁,称沙特和美国的关系“或将发生重大改变”,言下之意,沙特要和美国这个传统盟友疏远。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和沙特就结成了持久、巩固的同盟,美国向沙特提供安全保护,并帮助沙特在国际舞台上获得相应地位,而沙特则以向美国提供军事、情报合作,和以廉价石油供应美国作为回报。正是因为有了美国-沙特同盟,美国才得以在敌意遍布、战略地位却至关重要的海湾腹地站稳脚跟,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同盟,美国才能打赢海湾战争,推翻萨达姆政权,威慑伊朗,并对也门境内的“基地”势力隔三差五发动无人机攻击。同样,依靠美国这个盟友,保守的沙特王室顶住了什叶派“输出革命”和阿拉伯复兴运动对王室统治的冲击,其“黑金”——石油资源得以兑现,让这个当年依靠捕鱼、采珍珠勉强糊口的沙漠国家,变成今天的“土豪”。

这样的“天作之合”,何以弄到今天这副“怨偶”的模样?

沙特和海湾一些消息来源提到台面上的不满,包括美国在叙利亚危机问题上“出尔反尔”,在巴以问题上“行动消极”,且近期热衷于和伊朗改善关系等等。但更深层的原因,则是沙特和其“海合会”君主国小伙伴们,对美国近期的冷落感到失望,或如一位匿名西方外交官所言,沙特“希望成为美国更平等的伙伴”。

问题在于,美国的这种“疏远”,并非一时兴起。

正如《外交政策》杂志的科伦.林奇(Colum Lynch)所言,美国长期以来对沙特的另眼相看,主要建立在双方互利的基础上,但这种互利的基础正在发生动摇,美国对中东能源的需求正大幅下降,而沙特也越来越不相信美国的保护,甚至,随着“阿拉伯之春”的深入,“海合会”的君主们也开始担心自己的统治地位。沙特国王阿卜杜拉曾明确反对美伊和解,甚至,据维基泄密称,曾鼓动美国对伊朗发动先发制人打击,认为美国在叙利亚扶植的世俗反对派“毫无用处”,而美国则对沙特肆无忌惮地在叙利亚武装美国感到“不安全”的反政府派别,表示越来越大的不安。如今美国对沙特最大的寄望,是稳定地区局势和反恐,然而在这两个目标上双方同样有分歧,要反的“恐”不同,对地区稳定的理念也各异。

美国始终推行的,是实用主义外交,白宫和奉行宗教、专制的沙特王室并无理念上的共鸣,其长达半个世纪的稳定关系,同样建立在利益基础上。如今在美国看来,避免叙利亚陷入原教旨武装之手,避免自己直接卷入叙利亚危机过深,和平解决伊朗核问题等,符合自己战略利益最大化需要,至于巴以问题,美国的立场更是“几十年一贯制”,沙特的不满美国当然心知肚明,却不会轻易让步,因为那不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

当然,沙特此次的动作非同小可:费萨尔亲王是王室亲信,苏尔坦亲王不仅曾担任驻美大使22年之久,更在沙特国内获得“班达尔.布什”的绰号,是著名的亲美派,两人联袂炮轰美国,背后显然有王室的影子。不仅如此,正如福克斯新闻中东分析师法勒斯Walid Phares所言,科威特、巴林、阿联酋等海湾君主国“小伙伴”都和沙特一样,对美国冷落海湾君主国表示不快,而随着沙特在埃及政治局势动荡中“雪中送炭”地支持军方和新过渡政府,其在阿盟中的影响力也在增加,10月20日阿盟主席阿拉比(Nabil el-Araby)对沙特放弃非常任理事国席位表示“理解”,就是这种影响力的反应。

不过沙特的做法在很大程度上有讨价还价,甚至“政治撒娇”的意味。正如居住在巴林的政治分析家阿巴斯(Mona Abass)所分析的,沙特等君主国可能会对美国大声抱怨,但当这种游戏告一段落后,它们都知道自己需要美国,实际上它们也知道,该做什么不做什么,才能避免过分损害自己和美国的关系。沙特的这种抗议姿态不可能维持很久,因为不论武器来源或国际地位,它都需要美国的帮助,且它们手中并没有太多足以要挟美国的王牌。事实上,即便阿盟许多国家也不希望沙特真的放弃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在这种情况下,沙特的妥协只是时间问题,他们如今的姿态,一如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中东事务专家法瓦兹.乔治(Fawaz A. Gerges)的分析,不过宣泄对美国忽视自己的不满罢了。

事实上,沙特的政治姿态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两位亲王的抱怨已过去几天,但他们究竟代表个人或政府,至今没有个正式说法;有消息称,“放弃非常任理事国席位”,也只是在媒体上说说,并没真的拿到安理会台面上。

对于沙特的突然发难,美国采取了低调回应。白宫发言人卡尼杰伊.卡尼承认分歧存在,但强调“将继续合作”,而正在欧洲活动的国务卿克里则忙于和沙特上层会谈。一些分析家认为,稳定油价和地区安全,仍是两国间共同利益所在,就在上周,五角大楼还宣布,将出售108亿美元“先进武器”给沙特及其盟友阿联酋。不能妥协的地方,美国不会妥协(如美伊对话和美国对叙利亚“圣战者”的态度,都很难顾及沙特脸面),但在其它方面,美国还是会给足面子,一些分析家认为,倘僵局继续,现任CIA局长,曾在CIA驻沙特分站当过6年站长的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或许会出任修补美沙关系的特使。

 

 

 

 

  评论这张
 
阅读(542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