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叙利亚化武新进展:缴枪不杀?   

2013-09-14 11:51:02|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叙利亚化武新进展:“缴枪不杀”?

 

北京时间910,也即美国东部时间99,是原本预期的美国参院就是否授权奥巴马因“8.21”化武危机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的时间,国际舆论、观察家的注意力,本来都集中在华盛顿国会山,却不料被俄罗斯抢了戏份。

就在这一天,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发出呼吁,建议叙利亚大马士革当局将其化武置于国际监督之下,从而避免军事干预。

对叙军事干预在国际间认同度并不高,那些原本就对干预不感兴趣或索性反对的国家,对此建议作出积极反应并不足奇;自“8.21”起一直拒绝“军事干预选项”,主张一切解决方案都不能绕过联合国的潘基文表示认同也在情理中。比较微妙的,是干预“积极分子”美国和法国的态度。

美国最初的反应显得有些杂乱:拉夫罗夫系直接向国务卿克里喊话,而克里的应对则含糊其辞,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更表示,巴沙尔是“不可信赖的独裁者”,拉夫罗夫呼吁“不应被解释为国际社会针对叙利亚的谈判筹码或最后通牒”,但稍晚奥巴马就宣布,对拉夫罗夫建议持“谨慎欢迎”立场;法国最初的反应比美国国务院还强烈,外长法比尤斯曾表示“巴沙尔不可信”、“拉夫罗夫呼吁可能将国际社会导入误区”,国防部长勒德里安更宣称“整个军事体系已准备就绪”,但奥巴马前脚“谨慎欢迎”,法比尤斯后脚也跟着“谨慎欢迎”,甚至表示“法国将向联合国递交一份决议草案”。

正如法国《费加罗报》和《新观察家报》所分析的,拉夫罗夫建议对奥巴马而言,无疑是最尴尬时候递过来的一根救命稻草。由于如今看来作茧自缚的“红线说”,和奥巴马与“阿拉伯之春”的渊源,奥巴马很难说出“不干预”的台词,但叙反对派的复杂,干预前景的叵测,又让他同样难拍“干预”的板。正因如此他才将皮球踢给国会,然而国会的形式同样微妙:在非正式统计中,参院支持授权的人数恐怕不会过半,明确赞同授权的迄今仅24人,一说23人,明确反对的倒有25人,(总共100人),而众院的情况有过之而无不及,6成以上议员私下表示不赞成授权,其中包括许多资深民主党议员。至于民调,情况更加不妙,路透/益普索民调8月下旬结果显示,53%的美国受访者反对军事干预叙利亚,而95-9日的结果,反对比率已升至65%。华盛顿邮报./ABC民调则显示,64%的受访者反对军事干预。

事实上,美国国会不愿背负“选择战与不战”这个难题包袱之心,和奥巴马如出一辙,正因如此,“拉夫罗夫稻草”递出,奥巴马立即反应,国会动作也不慢——授权表决被“无限期推迟”,这意味着至少未来10天内都不会投票。

拉夫罗夫呼吁的要点,是“缴枪不杀”:巴沙尔交出化武,西方承诺不进行军事干预,而实现的难点,一是巴沙尔会否“缴枪”,二是西方在巴沙尔缴枪后能否“不杀”。

从巴沙尔本人看,化武于他其实是一个包袱:当初叙利亚拒绝加入1997年生效的“禁止生产和储存化学武器条约”,主要还是将境外威胁(如以色列)当作首要考虑,而如今存亡关键已变成内战的胜负,化武对战局非但无帮助,还可能惹祸上身,事实上“8.21”前,政府军并未依靠化武已占据上风,化武危机反倒让局势再度微妙。因此就他而言,只要能“不杀”,化武这杆枪是不妨缴出的。

问题是巴沙尔并非如希拉里或普萨基所言,是个大权独揽的独裁者,相反,因为原本是法定继承人意外死亡后匆匆接手的“备胎”,他在阿萨德家族和大马士革权力核心的地位并不稳固,其弟弟马希尔权势熏天,许多国外情报机构认为,后者在军事决策上的地位至少不亚于巴沙尔。此前许多信息表明,兄弟二人对叙利亚政治走向立场并不完全一致,按照克里的说法,叙利亚化武这杆枪,有权扣扳机的有巴沙尔、马希尔和“某将军”等至少三人,巴沙尔就算肯缴,马希尔等肯不肯、如不肯会不会节外生枝,都不好说。

至于美、法方面,奥巴马对军事干预叙利亚实际上一直犹豫不决,积极性不高,倘能找到“不动手”的充足理由而不至于付出重大政治代价,“不杀”并非不可以。问题这个“不杀”恐只是“不直接动武”且还多半不会签字画押,喜欢搞平衡的奥巴马为抵消“不杀”的政治影响,恐会加强“非动武性干预”的力度。

法国国内反战情绪比美国更高,除了执政的社会党,左中右各政治势力几乎清一色反对奥朗德的动武政策,个中掺杂了许多因素,如担心法国经济和国力被拖累、不愿向以独立自主精神自豪的法国变成美国“跟班”,以及借民意给奥朗德政府难堪等,在这种艰难环境下,奥朗德纵使有心杀“贼”,法国却不足以在美国不出手前提下,单独揽下武装干预叙利亚的“瓷器活”——因为它早已没了这个“金刚钻”。

问题是,即便一个愿“缴枪”,另一个肯“不杀”,也并非就万事大吉了。

首先,“缴枪”给谁,谁来监督核查,都是很大问题,缴给俄罗斯,西方不会答应,直接缴给美法,大马士革当局内部也会闹翻天。潘基文提出由安理会出面,可在内战方酣的叙利亚,这意味着极大的风险。

其次,叙利亚化武这杆“枪”实在太粗了:由于未加入相关条约,叙利亚被认为拥有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化武储存,包括沙林、芥子气、维埃克斯等品种的化学武器总量,据信在1000吨以上。即便各方配合,将化武集中封存在叙境内几十个点,并等待国际核实和销毁,其过程中也充满风险和不测。即便一切顺利,仅确认化武储量恐就需几个月,而完成销毁工作则更需几年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474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