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叙利亚化武危机:会不会打.何时打   

2013-08-31 07:14:22|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必须承认,如今是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离外国军事干预最近的时段。
在可能发动对叙军事干预的各国中,有些是有心而无力(如土耳其干预意愿最强烈,但伊斯兰主义的政府惟恐世俗主义的军方借机东山再起,一直投鼠忌器,卡塔尔是叙反对派最大金主和“金喇叭”,但人丁单薄且刚经历君权更迭,无力掀起波澜),有些是只想“搭顺风车”,不想、也无力唱主角或独角戏(如英国和法国,自叙利亚战事爆发后,两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间歇性强硬,但在美国不置可否后又很快转趋低调),美国倘出面唱大轴它们会踊跃跟风,反之则只当吹几声吓鬼的口哨;有些是早已多次动手,但因独特的地缘政治身份而“脱敏”(如多次趁火打劫、甚至在叙利亚危机爆发前就屡屡在叙境内“动手动脚”的以色列),打与不打,关键看美国。

826,美国国务卿克里发表讲话,不仅认定叙利亚发生了化武袭击,更直接将责任归咎于巴沙尔当局,称“正研究”、“不排除”军事干预可能性,“对化武攻击作出反应符合国际社会利益”,而在此前后,五花八门“动武在即”的信息纷至沓来,如有消息称,四艘美国潜艇、驱逐舰已占据阵位,随时可以向叙境内发射巡航导弹,路透社和半岛台援引据称来自叙反对派和“美国高官”的话,称“军事干预时间表已定”,各方正在土耳其或约旦开会讨论干预方案,“攻击时间不会晚于829”。
但这些小道消息事实上并未获得美国官方证实:克里和白宫发言人卡尼均在26日拒绝拿出确切动武时间表,也未对叙利亚当局是否越过奥巴马去年所划定“红线”,以及是否决定进行军事打击作出表态,甚至始终回避“红线”一词;哈格尔“美国正在做军事准备”一话被国际传媒广泛引用,但实际上这句话早在823即发出,且并未超出自去年以来美国在军事干预叙利亚问题上的官方主基调(去年底哈格尔就说过“正在做军事准备”的话,指针对叙利亚化武仓库的各种军事干预方案)。至于“四艘舰艇进入阵位”,则并无意义:美国第五舰队基地近在意大利,能发动巡航导弹袭击的力量又何止四艘,更何须特别“占据阵位”,更何况美国在北约国家土耳其有兵有基地,真要大打出手,何须如此费力?
事实上,由于叙利亚问题错综复杂,反对派又鱼龙混杂,“基地”等势力盘根错节,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可谓轻不得、重不得,轻了无效,有损美国尊严,重了要么重演为极端势力火中取栗、为美国培训敌人的阿富汗一幕,要么被迫从“解放者”变成“占领者”,让轻松的短期军事行动变成劳民伤财的长期治安绥靖,让好不容易即将摆脱伊拉克、阿富汗泥淖的美国,再背上一个上去容易下来难的大包袱,长期以来,美国军方一直明确拒绝支持军事干预(参联会主席登普西7月还致书国会,对军事干预叙利亚的构想表示反对),而奥巴马则犹豫徘徊,实际上一直努力为美国和自己寻找“不干预”的口实,以便既不冒险,又不在政治上失分,其“化武即干预”的“红线”更因此被政敌嘲讽为“猴皮筋红线”。
平心而论,由于此次化武指控影响较大,奥巴马再度找“不干预”借口的难度大了不少,但正如法国《费加罗报》和《新观察家报》文章所言,不能说干预已板上钉钉,因为随着叙利亚战事的旷日持久,西方和国际舆论对反对派的同情声浪早已大幅下降,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日前曝光显示,自6月欧盟以“化武”为由解除武器禁运以来,反对派所获外界军援甚至不增反减,因为沙特对扩大军援持反对态度(它似乎已被冲突可能的前景吓坏了),卡塔尔和土耳其因库尔德因素羼杂其中也开始犹豫不决,而欧美官方事实上对军援可能落入“圣战者”之手心知肚明且始终警惕。不仅如此,西方朝野都有许多人担心重演伊拉克、阿富汗的难熬一幕,且事实上,此次“化武”危机爆发一来,西方舆论上支持干预的声音并不占上风——美国在这方面更加明显。
当然,鉴于美国“不干预借口”找寻艰难,一旦奥巴马认定“打一下”的政治风险比继续维持“猴皮筋红线”更高,则动手、甚至不等安理会授权就动手的概率是不小的。至于动手的规模,是如某些叙反对派渠道所言,以3天为期,以警告为限,还是如另一些叙反对派渠道所言,包括推翻大马士革当局、甚至在此之后肃清“圣战者”的系列军事行动,则显然前者可能性更大。
美国打的从来是后勤战、技术战,如果进行包括治安绥靖在内的长期化军事干预,事先必然要做充分的准备,调集足够的兵力、装备,建立完善的后勤系统,这个过程即便紧锣密鼓,也往往需要几十天时间,而即便小道消息所言均属实,其在叙利亚周边调动的军力,不过几艘军舰、几百特种兵,显然是不够用的。正如“大马士革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巴萨姆.阿布.阿布达拉赫、“大西洋理事会”专家乔纳森.帕里斯和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专家朱利安.诺赛迪等所言,英美法主张干预的人都希望进行“外科手术打击”,以表明国际社会对化武不会袖手旁观,但不会长期卷入干预,这种有限干预,更多考虑的是维护自身面子,给盟友一个交待,帮助反对派获得有利战略态势,堵住国内外政敌的攻讦之口,以及在和俄罗斯的博弈中占据上风。
问题是,一旦动手,谁能保证战争就一定能在希望的节点上停止?
巴黎政治大学中东问题专家约瑟夫.巴乌指出,如果仅仅是有限的军事惩戒,就如同有匿名袭击者在黎巴嫩境内向以色列发射火箭,以色列开火还击一样,不会有什么大不了,但倘若西方决定借机对巴沙尔发出致命一击,则不能排除伊朗、甚至俄罗斯作出极端反应的可能性,但谁也无法保证,“有限干预”不会变成全面战争和循环暴力报复的起点,和“地狱之门”打开的开始。
从俄罗斯的最新紧急反应可知,他们决不会容忍联合国框架下通过军事打击叙利亚的决议,“外科手术”倘发生,将只能由美、英、法,可能还包括土耳其等少数几国参加。
至于“至迟829”说,其可能性恐怕并不大:美英法等并不一定非等到安理会授权才动手(因为事实上也等不来),但恐不可能在联合国化武调查小组完成调查报告、或至少离开叙利亚前开打,这不仅因为可能的政治后果,更因为得不偿失——要知道联合国此次新一轮调查,是在美国和奥巴马823正式要求下,才在连副秘书长简.埃利亚松都表示“目前安全形势不允许”的艰难处境下,勉为其难地开展实地调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491)| 评论(1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