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斯诺登:为什么是厄瓜多尔   

2013-06-30 09:44:44|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诺登:为什么是厄瓜多尔

 

厄瓜多尔庇护维基泄密的创始人阿桑奇已逾一年,至今仍任由他住在自己驻伦敦的大使馆中,尽管英美两国不断施压,厄瓜多尔却坚持继续给予庇护。这还不算,“棱镜门”主角、美国直接提起诉讼、在全球范围内要求引渡的眼中钉、肉中刺斯诺登,6月23日离开香港、抵达莫斯科后虽然屡屡演出“乾坤大挪移”,但很可能选择厄瓜多尔,作为自己避难的下一个目的地。目前已证实,斯诺登正式向厄瓜多尔提出了政治庇护申请,阿桑奇更言之凿凿,称斯诺登在离开香港前,已获得厄瓜多尔签发的难民身份证明,可以在美国已吊销其护照的情况下,继续其国际间旅行。

作为一个拉美小国,又身处美国“后院”,何以屡屡接收美国所憎恶的人物?

厄瓜多尔外长里卡多.帕蒂诺日前在被媒体问及“会否给予斯诺登政治庇护”和“为何庇护阿桑奇”时自称,某些国家政府会择利而行,但“厄瓜多尔不一样,我们会本着‘人权至上’的原则作出独立的决定”。当然,这种说法只是个冠冕堂皇的套话和一面之词。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和委内瑞拉、古巴一样,厄瓜多尔也以左倾反美著称,总统拉斐尔.科雷亚是左翼经济学家,经常在公开场合抨击美国,以及美国在拉美的伙伴国家哥伦比亚等。传统上,厄瓜多尔曾有相当强大的亲美政治上层,美国在南美最大的战略空军基地、全球最重要的战略空军节点之一,就曾经是厄瓜多尔的塔曼空军基地。在本世纪初拉美金融危机最盛时,当时的亲美政府不顾国人反对,和美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签署了放弃本币、改用美元的“华盛顿共识”。但正因为这个不得人心的“华盛顿共识”,让该国社会和民间积郁已久的反美民粹总爆发,科雷亚也趁机打出“反美”政纲,在2006年以摧枯拉朽之势当选总统。

由于美国长期以来将拉美当作自己后院,用居高临下态度对待拉美各国,因此拉美社会和民间,左翼和反美民粹长久盛行,政治家中,民粹左翼领袖也层出不穷,甚至部分政治家本身并非左派或反美派,为迎合选票和民粹,也要做出反美和左倾的姿态。正因为当年美国势力在厄瓜多尔的予取予求,和当时亲美政府不顾民意,对美国要求的一味迎合,才会引发民粹激烈反弹;正是因为民粹的激烈反弹,科雷亚才能在选举中将亲美派横扫出局,并在此后一直牢牢掌握政权。

2006年竞选时,科雷亚的竞选政纲就充满反美色彩,如拒绝2009年到期后让美国战略空军继续使用厄瓜多尔曼塔空军基地,并说出“如果美国想保留曼塔基地,就该让厄瓜多尔空军使用迈阿密基地才公平”的话,后来他当选后果然说到做到,迫使美国重新调整安全战略,并将拉美驻军多数转移到哥伦比亚。在经济方面,科雷亚为了发展社会福利就必须充分利用高油价的优势,为此他不仅推翻了和美国及IMF达成的“华盛顿共识”,且宣布部分厄瓜多尔欠美债务是非法的,新政府不予承认。同时,厄瓜多尔政府采用苛刻条件,挤走了一些在当地投资开发油田的美国企业,科雷亚还对美国倡导的自由贸易协定表示“没心情参加”。

由于拉美的大环境和厄瓜多尔的小氛围,尤其厄瓜多尔的地缘政治死敌——哥伦比亚对美国亦步亦趋,厄瓜多尔的反美民粹就更加高涨,且查韦斯死后,科雷亚大有继承其衣钵,扮演拉美新一代反美联盟领袖的气魄。鉴于此,既然反美情绪在拉美十分有市场,庇护美国的敌人会让他的支持率更加高涨,而反之,在美国威胁下“交人”会令他政治声望受损,厄瓜多尔宁愿冒险也要庇护阿桑奇,帮助斯诺登,也便不难理解了。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政要不适当地摆出强硬姿态,将斯诺登斥作“卖国贼”,在拉美特殊的反美氛围里反倒帮了倒忙,因为拉美人会因此认定,斯诺登事件是政治事件,斯诺登是政治犯而非刑事犯,科雷亚顺从美国并不能得到多少好处,反倒会丧失许多民粹支持和政治光环,反之虽要吃点苦头,却可博得更多声誉和选票。

维基泄密曾曝光称,美国驻厄瓜多尔使馆抱怨该国“僵化的劳工规则”和“艰难的投资环境”,还曾与厄瓜多尔亲美政治家讨论过如何在选举中让科雷亚失败。这些过节,科雷亚当然不会无动于衷。

然而和对阿桑奇的大包大揽相比,厄瓜多尔给斯诺登的帮助却若隐若现:其官员指责美国的“霸权行径”,个别官员在“棱镜门”披露之初更曾表示,会给斯诺登政治庇护,但当斯诺登真的向厄瓜多尔提出政治庇护申请,外交部长里卡多.帕蒂尼奥在斯诺登抵达莫斯科后口风谨慎,仅称将“认真研究”,并未证实已提供庇护;厄瓜多尔驻俄使馆的车辆尽管屡屡在机场附近徘徊,却始终对“斯诺登已进入使馆避难”的传闻予以否认。

这并不奇怪,作为主权国家,厄瓜多尔必须考虑为庇护斯诺登所可能付出的代价,包括不再享有根据“安第斯贸易优惠法案”所享有的对美商品免税或优惠税率(厄瓜多尔根据该法案所享有的优惠税率下月到期,已有游说团体鼓动美国政府,到期不再延续)。

不仅如此,科雷亚的外交风格有时飘忽不定,比如许多分析家就认为,厄瓜多尔和伊朗没理由如此亲密,因为厄并不缺少石油。至于和白俄罗斯发展军事合作关系则更莫名其妙。

在给予外国人政治庇护方面,科雷亚也不乏乌龙之作:2010年,白俄罗斯持不同政见者巴兰科夫在厄瓜多尔寻求政治庇护,科雷亚给予了,但卢卡申科访问基多后又宣布剥夺,接下来更富戏剧性——巴兰科夫在被引渡前遭袭击受伤,治疗期间因《时代》杂志曝光此事引发国际关注,科雷亚再度反悔,不但拒绝引渡还允许巴兰科夫自由行动。值得讽刺的是,今年厄瓜多尔刚刚通过《新闻媒体传播法》,赋予政府更多媒体审查权,而斯诺登却是打着“反对政府信息审查”的旗号出走并泄密的。

无论如何,相较于另一些被传闻的斯诺登目的地或中转站,如古巴、白俄罗斯和委内瑞拉,厄瓜多尔还是个勉强被英美政治语系承认的“民主制国家”,且不似委内瑞拉那样政局叵测,对腾挪余地越来越小的斯诺登而言,这恐怕是唯一一个他本人想去、对方又有意接纳的去处了,尽管由于陆路不通、缺乏直达航线、俄航在拉美航线稀疏且多接近甚至穿越美国空防区域,想去厄瓜多尔本土,也绝非那么容易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469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