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伊夫.贝特朗:你是谁的眼?   

2013-06-14 07:14:11|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夫.贝特朗:你是谁的眼?

 

提到法国的政治大人物,人们会第一时间报出奥朗德、萨科奇、勒庞父女等耳熟能详的名字,了解稍多的,会提到已故的戴高乐、蓬皮杜、密特朗和舍韦内芒,已淡出前台的德斯坦、希拉克、德维尔潘,以及从少壮派熬成元老的拉法兰和法比尤斯,等等。但所有这些昨天、今天的法国政坛大人物,却无不对一双眼的存在如芒刺在背,惴惴不安。这双眼的主人,就是前法国情报总局(RG)总监伊夫.贝特朗(Yves Bertrand)。

如今这双眼睛终于闭上了:2012年6月3日,这位曾令无数法国人提心吊胆的风云儿在巴黎寓所逝世,年仅69岁。

伊夫.贝特朗的履历淡白如纸:1944年1月25日出生于格拉斯,大学的专业是法律和政治学,毕业后直接报考警校,随后于1970年顺理成章成为一名起点就比一般人高一级的警官。

此后便是按部就班的提升:警长、警署负责人、人力资源总监、副主任、主任,先是在蒙莫郎西,继而在洛里昂,随着步步高升最终来到法兰西仕途的顶点——巴黎。1992年他成为法国情报总局总监,直到2004年被政坛死敌萨科奇赶下台,长达12年时间充当着“法兰西的眼睛”。

按照伊夫.贝特朗自己的说法,法国情报总局并非单纯的情报机构,它“实际上是政治警察,但并非极权国家意义上的‘思想警察’”。在漫长情报生涯中,他的确创造出许多为人所称道的情报奇迹,多次为法国政治、社会的稳定排忧解难,其中最为人所熟知的得意之笔,是侦破1995年伊斯兰原教旨极端分子在1995年发动的“直接行动”连环恐怖案和巴黎地铁爆炸案,抓获主谋哈立德.凯卡尔(Khaled Kelkal)等,和侦破1998年科西嘉警察局长克劳德.埃利亚克(Claude ?rignac)遇刺案,抓获主嫌伊万.科隆纳(Yvan Colonna)等。一连串情报界的杰作,让他赢得“共和国扫雷艇”(démineur de la République)的美誉。他风光无限的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正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政坛最混乱的时代之一,左上右下、右上左下、左右共治、极右翼崛起、府院之争、总统任期缩短,风云变幻,不一而足,12年间仅内政部长就换了8位,既有左派也有右派,且派中有派,而这艘“扫雷艇”却可任凭风浪起,稳泊大西洋。

然而每一位任用他、倚重他的上司,在相信其能力的同时,却不得不在心中不住盘旋一个问题——他到底是谁的眼?

对他既用又怕的,有左翼的总理若斯潘,也有右翼的内政部长萨科奇,或者,正如法国《解放报》文章所言,在他任职期间,不对他有所戒惧的上司是极少数。

而这极少数敢于亲近、赏识和信赖他的上司,同样是左右翼皆有,既有右翼的前总统希拉克、前总理德维尔潘,也有不久前先他一步与世长辞的左翼前内政部长舍韦内芒。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位性格令人捉摸不定的情报头目有仿佛与生俱来的窥探癖、情报搜集癖,他的脑海里和笔记本中,装满了左中右各派政治人物见得光和见不得光的秘密、丑闻,而他的政治色彩又是如此的不明朗,以至于当他在位时,不仅在野的政敌们提心吊胆,担心被他暗算,连在任的阁员,乃至总理和总统都内心忐忑,唯恐这位被他们称为“变色龙”(le caméléon)、“阴影中男子”的神秘人物有朝一日反啮。

2002年,他终于做出一生中最重要、也最错误的政治抉择——在右翼主流四党派筹组人民运动联盟(UMP)之际,选择站在时任总统的希拉克,和希拉克所属意的接班人德维尔潘一边,而与少壮派的萨科奇反目成仇。两年后萨科奇入阁成为内政部长,随即让当了12年总监的他被扫地出门。

就在这一年,至今仍笼罩在云里雾里的“清泉案”浮出水面,这则涉及90年代法国向台湾出售“拉法耶特”级护卫舰中相关经手人收受回扣,并利用卢森堡“清泉”公司洗钱的案件,最初是德维尔潘控告萨科奇“有染”,继而案件关键人物、德维尔潘心腹——欧洲航空及国防工业集团(EADS)前副总裁让-路易·热尔戈兰(JEAN-LOUIS GERGORIN)反指德维尔潘借题发挥,捏造名单并诬告萨科奇,马拉松案件中不仅疑云密布,而且屡有关键人物神秘死亡,如台湾海军少将尹清枫、曾在法国对外安全总局(DGSE)任职的法国驻台办事处官员、出身军情世家的蒂里.英博(Thierry.Imbot)和交易中间人、法国埃尔夫石油公司总经理阿尔弗雷德.希尔文(Alfred Sirven)等,曾任职法国情报总局、后主持DGSE的隆多将军(Le général Philippe Rondot)更被认定为案件核心人物。这起案件被认为系德维尔潘和萨科奇争夺党内总统候选人地位而引发的右翼内斗,而2002-2004年期间押宝前者的贝特朗,在后者最终大获全胜后,命运自然可想而知。

2007年,萨科奇当选总统,贝特朗这双“眼睛”的窥探秘密开始逐渐被揭开面纱,人们发现,他曾无孔不入地监控萨科奇,包括窃听其第一任妻子玛丽.多米尼克和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的电话;江湖上更传闻,他受希拉克或德维尔潘指使,将萨科奇2004年和某议员妻子私通的事漏风给塞西莉亚,导致萨科奇后院起火,一度阵脚大乱。

对他既恼火又恐惧的萨科奇借“清泉案”抄了贝特朗的家,抄走了他自1998年至2003年的23大本笔记,据说其中记满了法国“大人物”们包括是否吸毒、有无特殊性取向在内的隐私,且不分男女、政党、政治色彩。2008年这些笔记被解冻,先是被部分媒体摘登,继而被编入一本名叫《共和国黑幕》的书,却真真假假,云山雾罩,欲言又止,让当事人悬心不已,围观者心痒不置。

他自己最喜欢的绰号是“矿工”,他视搜集情报、挖掘隐私如探矿寻宝,乐此不疲,自称最快乐的日子,是上世纪70年代初刚入行时,受命监视左翼工人运动骨干的“无名小特务感觉”。这或许是真话,或许不是,因为正如许多媒体人所言,他习惯于既说真话也说假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退职后他喜欢和媒体人打交道,并将之视为自我保护的不二法门,但他并不信任媒体和媒体人,曾私下表示“记者就是些麻烦,不得已用一下是可以的,但用完要马上扔掉”。

德维尔潘败局一定后,他陷入纠结和消沉中,原本无所不窥探的眼睛,如今却发现自己也处于被无所不窥探的尴尬境地(他的笔记虽被发还,但涉及“清泉”案的部分却被他昔日管辖的情报总局毫不客气地封存了)。法国政治家并不严格禁止兼职,许多政治大人物政商双栖,如鱼得水,但“矿工”贝特朗却是个例外,痴迷做“眼睛”的他,晚年一直担心自己的退休金会被政敌萨科奇作梗,他常常念叨“我是个受害者”,扬言“远离政治”,却又忍不住继续押宝,这次他把宝押给自己曾监视过的极右翼领袖勒庞父女,称对方是“正直的人”,是“被政治对手抹黑”——当然,结局依然是悲剧,勒庞父女并未能成就大业,也未敢亲近这双曾让他们不寒而栗的过气“眼睛”。

他的死因语焉不详,据称可能系酗酒、忧郁和寂寞,谁知道呢,他死的时候,身边陪伴着的只有他养的猫。

虽然被称作“老狐狸”、“变色龙”,但他只是眼睛,不是头脑,眼睛在窥视时,再聪明的头脑也会颤抖,但眼睛一但去思考,再愚蠢的头脑也会发笑。

尽管有媒体称“如今谁也不知道贝特朗到底知道多少、知道哪些政治家的哪些隐私”,但这样的议论,也不过嫌弃些许微澜,近几日包括法国在内,和“眼睛”、隐私、情报丑闻有关的最热门话题,不是贝特朗这双“过气眼睛”,而是“棱镜门”、无孔不入的电子监控,和年仅29岁的爱德华.斯诺登。江山代有“眼睛”出,各领风骚三五年,别了,“矿工”贝特朗。

 

  评论这张
 
阅读(761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