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委内瑞拉大选:反对派胜算几何?  

2013-03-18 09:57:11|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委内瑞拉大选:反对派胜算几何?

 

当地时间3月9日,委内瑞拉副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莫罗斯在宣誓就任代总统之后仅1天,国家选举委员会便公布了总统大选的日期:4月14日。

3月5日,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因病去世,按照宪法规定,总统一旦任内去世或因故不能视事,将由议长代理总统,并在30天内举行新的总统大选。大选日期的确定打消了人们关于“大选会否举行”的疑虑,尽管过渡时期代理总统的是副总统马杜罗,而非国民议会议长卡韦略,尽管4月14日的选举日期严格说来,比宪法规定的“30天内”超出了几天,但新的委内瑞拉总统将由普选、而非其它方式产生,本身还是令许多人如释重负。

按照选举委员会公布的规则,参加竞选的政党必须在3月10-11日递交候选人提名,4月2-11日为法定的候选人竞选活动展开期,在此之前、之后,各政党均不得直接进行促选活动。

从登记参选的情况看,此次大选将是执政党——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运动党及其候选人马杜罗,和反对党联盟——民主团结联盟及其候选人恩里克.卡普里莱斯.拉冬斯基之间的竞争。

去年10月的大选是在查韦斯和卡普里莱斯之间展开主要竞争,查韦斯虽然以54.42%的多数连选连任成功,但卡普里莱斯也获得44.97%的选票,总获票数高达610万张,比2006年的反对党候选人曼努埃尔.罗萨莱斯(得票率36.90%,总获票数420万张)构成对执政党和查韦斯更强有力的挑战(两人得票率相差仅8%,选票总数也只差100多万)。如今查韦斯业已去世,卡普里莱斯再次披挂上阵,面对没有查韦斯的“查韦斯党”,和自称“查韦斯儿子”的马杜罗,胜算究竟有几何?

41岁的卡普里莱斯是首都加拉加斯人,昵称Skinny的他形象清新,言辞犀利,一改以往反对派领袖高高在上、一味崇尚精英政治的做派,和“逢查韦斯必反”的习气,一方面抨击查韦斯的经济、政治纲领和执政党的腐败作风,抨击马杜罗等人先是隐瞒查韦斯真实病情,继而试图利用已故总统的声望助选,是“缺乏政治道德的表现”,赢得不少民众的欢迎。

他曾先后任过市长、州长,具有丰富地方行政经验,较诸以往一些“不接地气”的反对派领袖,显得更加务实、亲民;去年大选失败后,他一反此前几次大选中,反对派候选人“败选即上街示威”的惯例,在第一时间大方认输,并向查韦斯祝贺,表现出难得的政治风度。自去年底、今年初以来,查韦斯病情神秘,执政党欲言又止,许多反对派代表人物或直接抨击查韦斯,或试图挑拨马杜罗和卡韦略之间的关系以便造成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而卡普里莱斯却摆出一副高姿态:对执政党的“违规”和查韦斯继承人的“借尸还魂”毫不留情地予以批判,但避免直接抨击查韦斯本人,查韦斯死讯传出后则在这方面更加小心翼翼。很显然,尽管年轻,但卡普里莱斯具备较高政治眼光和头脑,深知查韦斯仍然拥有强大的民粹支持,且尸骨未寒、遗响犹在,此时对逝者贸然发难,后果很可能适得其反。

去年12月16日,刚刚在大选中败选整整两月的卡普里莱斯,在米兰达州地方选举中一举击败执政党干将、刚刚卸任副总统的埃利亚斯.扎乌亚,第二次当选这个委内瑞拉人口第一大州的州长,而他2008年的第一次州选举,击败的正是现任国民议会议长、号称“查韦斯传声筒”的迪奥斯达多.卡韦略。扎乌亚、卡韦略和马杜罗,号称“查韦斯派的三驾马车”,其中居然有两人是卡普里莱斯的手下败将,如果马杜罗再败,卡普里莱斯就将实现迎战执政党“后查韦斯”时代三巨头的“大满贯”,从这点上看,他无疑具有此前其他反对派领袖、候选人难以比拟的竞争力和心理优势。

然而即便如此,反对派和他本人的胜算却未必很高。

首先,查韦斯之所以屡选屡胜,是因为他的“玻利瓦尔革命”在委内瑞拉国内有广泛的民意基础,民众、尤其广大中下阶层民众普遍对社会不公和贫富悬殊不满,渴望平等和福利,这成为委内瑞拉、乃至整个拉美政坛“向左转”的深厚政治土壤,也成为查韦斯在选战中无往不利的力量源泉,查韦斯虽然去世,这种产生“查韦斯主义”的土壤依旧存在,且一个在死前不到一个月挣扎回国、终于死在故土和任上的查韦斯,在反对者看来是“恋栈”、是贪权,在支持者看来却何尝不是“战斗到最后一息”,他不出意料的去世且死在本土,让接班人们不必再为“隐瞒病情”、“操纵舆论”等“硬伤”烦恼,仍然为数不少的“玻利瓦尔革命”支持者也终于不必再为一个癌症患者能否挨过6年、能否负荷繁重国务而提心吊胆,这对于卡韦略和马杜罗又何尝不是件好事:这样一个查韦斯仍可能成为徒子徒孙和支持者们用以激发斗志、聚集人气的偶像——而且死人是再不会说错话、办错事的,“大嘴效应”的负面影响也不复存在。针对此,卡普里莱斯也想出一些办法,如自称“中左”(一般认为他是中右政治家),吸纳一些查韦斯的社会福利口号,等等,但效果恐怕有限。

其次,民主团结联盟并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党,而是许多政党、团体的大拼盘,这些政党、团体从极左到极右均有,彼此间“除了都反查韦斯外毫无共同之处”,难以产生强大的合力。此次查韦斯去世,各反对党、反对团体认为机会难得,在短时间内达成一致,共推卡普里莱斯担纲出战,较以往有了长足进步。然而反对派团结程度加强,执政党也如法炮制,自查韦斯去世后,执政党“三巨头”始终共同进退,相互补台,未给反对派以分化瓦解、各个击破之隙。原本执政党的实力就比反对派联盟强一些,倘双方都不犯错,自然前者胜算更高。

查韦斯生前屡选屡胜,民粹占优固然是关键,但利用执政的先天优势,在选举规则上大占便宜也不无助益。此番执政党同样如法炮制:特别指定的竞选活动时段至11日为止,而11-13日却恰好是一年一度、纪念查韦斯粉碎反对派2002年未遂政变的活动日,可想而知,届时身为国家代理元首的马杜罗可借此良机,在各大媒体连篇累牍影射“反对派政变分子”,而业已结束选举周期的反对派却连抗辩的机会都没有。

值得一提的是,卡普里莱斯接连在米兰达州长选举中击败卡韦略、扎乌亚,固然体现了他的政治能力和号召力,但这两名执政党大将形象保守,且都有贪腐丑闻,在很大程度上拖了选情的后腿。与之相比,50岁的马杜罗是工会活跃人士出身,虽然知名度和资历平平,但也恰因此官声清白,没有明显的“破绽”,卡普里莱斯目前将马杜罗“借死人压活人”当作攻击重点,但查韦斯刚去世不久,这一点对以“查韦斯儿子”为荣的马杜罗,和仍然狂热崇拜查韦斯的底层选民而言,究竟算不算是个缺点,尚不得而知。

查韦斯虽已去世,但“查韦斯主义”,以及产生查韦斯及其“主义”的社会、政治土壤依然存在,尽管卡普里莱斯是个强有力的竞争者,但反对派和他本人在4月14日大选中的胜算,恐未必比去年10月面对查韦斯本人时更高。

  评论这张
 
阅读(27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