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叙利亚:节点复节点  

2013-02-01 18:51:06|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叙利亚:节点复节点

 

叙利亚内战在不知不觉中已打了差不多两年,局势却依然混沌一片:一方面,巴沙尔当局及其最坚定支持者——伊朗政府力图让外界相信,局势正趋于好转,另一方面,反对派不断宣扬其最新获得的国际承认和“丰硕战果”。就在这当儿,被公认为一直偏袒大马士革当局的俄罗斯却在1月22日晚,派出两架客机将77名旅叙俄罗斯侨民接回国。一些国际传媒据此认定,俄罗斯已不看好巴沙尔当局前景,因此着手“撤侨”,这或许意味着俄当局将抛弃大马士革,并令叙利亚局势迎来节点。

这种看法是否符合实际情况?

要弄明这点,首先必须弄清俄在叙到底有多少侨民。

由于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唯一和长期的盟友,在叙俄罗斯人数量甚多,俄、叙媒体的说法不一,数量从2000至6000多不等,加上因通婚而拥有俄罗斯国籍者,总数据说多达3万,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为俄军人、军事专家和国企职员,如果真的在叙利亚“弃马”,理应就这些人、尤其塔尔图斯军港的俄罗斯军人和履行军工合同的俄罗斯技术人员撤离作统一部署,实际情况却是这些人一切照常,甚至还在继续工作,此次离开叙利亚的俄罗斯人都是自愿回国,且其中一些人表示,仅仅意在带孩子回国度假,假期结束后仍会返回。

事实上,这次“撤侨”并非临时起意,而是酝酿已久的一项行动。

据俄罗斯之声电台引述俄驻叙利亚大使馆官员的话称,2012年10月,俄鉴于当地局势紧张,曾向叙利亚境内俄罗斯侨民发出登记通知,凡自愿离开叙利亚返回俄罗斯的侨民都将得到俄联邦紧急状态部和俄驻叙利亚使馆的协助,这是鉴于当时叙反对派正进行“首都战役”、大马士革等地陷于战火和暴力袭击危险中,侨民生命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而采取的应对措施,事实上当时其它许多国家也采取了类似行动(必须指出,俄的效率较低,但这也和其侨民人数实在太多有关)。据使馆工作人员称,去年10月宣称希望回国者约计千人,但去年底已仅余100多人,此次“撤侨”前夕,人数又减至81人,这和近期大马士革等地局势有所缓解有关。1月22日,俄罗斯外交官已抵达叙利亚土耳其边界的捷达口岸,以便为仍滞留叙境内、并有意回国的俄公民提供领事协助。

不难看出,此次“撤侨”并非因近期局势变化而作出的紧急举措,而是一项有延续性的措施,原因是叙局势不稳,安全氛围欠佳,而非近期战局有何重大变化。

其次,俄真的有意“抛弃大马士革当局”么?

自1月22日“撤侨”后,俄政要频频就叙利亚问题发生:1月23日,俄外长拉夫罗夫称“2012年所有意在促进叙政治对话的努力都已失败”,而“鼓励反对派执意推翻叙利亚政府”的西方国家应负主要责任,他表示,这些国家“向反对派传递不正确信号”,怂恿后者拒绝和大马士革当局接触,令叙国内政治对话无从谈起,这等于明确指责叙利亚反对派把推翻巴沙尔政权当作唯一政治目标是错误的;1月24日,副外长加季洛夫针对北约在土耳其-叙利亚边境部署“爱国者”防空导弹提出批评,称之为“会加剧地区对立和紧张局势”的“挑衅行为”,他还称叙反对派武装可能用化学武器制造事端,嫁祸大马士革当局,以此为国际军事干预寻找口实;同日,普京在莫斯科接见19国大使并接受国书时表示,俄在叙利亚和中东问题上将继续坚持“法治”和“联合国核心作用”,并重申“一贯主张在尊重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平等基础上,通过政治外交手段解决问题”,这等于再次重申反对外国军事干预。

正如许多分析家早已指出的,叙利亚是俄在地中海这篇“北极熊”世代觊觎的“温暖海洋”地带唯一盟友,塔尔图斯港是俄在独联体外唯一军事基地,更是俄三大主力舰队呼应联络的枢纽,在“五海三洲之地”保持俄罗斯军事存在不可或缺的立足点,正因如此,俄或可容忍叙利亚“改朝换代”,但绝不会容忍塔尔图斯落入不可靠势力的阴影中,在反对派“靠不住”、欧美阿盟等“动机存疑”的情况下,“不授权干预”便成了俄最后死守的“红线”。正因为俄方考虑的并非大马士革、而是莫斯科的战略利益,指望其轻易退让或改变立场才十分不现实。

还应看到,反对派的“国际气场”已悄然发生变化。

随着时局发展,“阿尔.努斯拉”等极端势力在叙反对派武装中的地位、比重和作用日渐突出、日渐为人所熟知,而美、欧一手扶持的“全国力量联盟”(NCSROF)不仅在军事上起不到反对派中主导作用,且政治上仍旧四分五裂。日前该组织在伊斯坦布尔召开大会,讨论组建“过渡政府”,结果因裂痕过深,仅成立了一个“5人委员会”。有消息称,“全国力量联盟”和“阿尔.努斯拉”等嫌隙渐深,甚至发生冲突,这势必影响对大马士革当局的军事行动。

由于“阿尔.努斯拉”等坐大,成为反对派军事主导,而这些组织非但具有极端原教旨色彩,且充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原教旨分子,许多都参加过车臣、阿富汗、伊拉克或也门等地的“圣战”,这种现象已引发美、欧等国不安。近日马里极端武装和政府军大打出手,阿尔及利亚又发生恶性恐怖绑架案,这两件事件的主谋,都是和“阿尔.努斯拉”有“血缘关系”的原教旨组织,成员则包括利比亚、叙利亚等国的“圣战者”,这无疑促使美、欧决策者更深刻反思“阿拉伯之春”的意义,并对支持、尤其武装“很有问题”的反对派持更加谨慎态度。

就在承认“全国力量联盟”是“叙利亚人民代表”同一天,美国把“阿尔.努斯拉”扔进恐怖主义黑名单,进入2013年,曾在“阿拉伯之春”中起关键推动作用的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引退,和她在这一问题上志同道合的苏珊.赖斯未能接班,继任国务卿克里明确表态“少进行国际武装干预”,新任国防部长哈格尔在中东问题上更是出名的鸽派,这些都表明,原本就对武装叙反对派、军事介入叙利亚事务持谨慎态度的美国,今后将更谨慎小心,而西方国家中对军事介入最积极的法国,如今正在马里对极端原教旨武装大打出手,一来分身乏术,二来“马里战场之敌或是叙利亚战场之友”的前景未免太过滑稽,在叙利亚问题上也久不弹高调,真正“出钱出枪”的,恐只剩高调依旧的土耳其,和一直“闷声大发财”的卡塔尔,这点支持可以支撑反对派继续打下去,却不足以确保他们赢得全国。从战场局势看,政府军在各主要城市仍占上风,反对派只能将攻击重点放在机场等目标上,以尽量抵消政府军的空中优势。

对于这些,俄罗斯当然不会不清楚,正因如此他们才会不断放话“老调重弹”,这些调有的侧重批评巴沙尔,有的则相反,但万变不离其宗,无非是“叙政治前途应由叙人民自决”、“反对任何外来干预”软硬不同的饰词。一些国际传媒、分析家一再提出的所谓“节点”,已一再被证明不过神经过敏,但这种“节点复节点”的状况,仍会因叙利亚战局的长期化而不断出现,下一个可能的时段恐就在本月底:包括登陆舰在内的大批俄舰艇届时将汇集东地中海-黑海海域举行近年最大规模的联合演习,可以预见,届时必然会有人煞有介事地论证,这“其实是俄大规模撤侨预演”、“意味着对大马士革失望并彻底抛弃巴沙尔”。

  评论这张
 
阅读(36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