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苏格兰“独立公投”背后的机关  

2012-10-30 08:23:33|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格兰“独立公投”背后的机关

 

10月15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和苏格兰首席部长萨蒙德达成协议,规定苏格兰人将于2014年秋季举行“全民独立公投”,从而决定联合王国的未来命运:是继续保持现状,还是任由苏格兰独立,自己则变成“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一些观察家认为,这次公投是“老大英国”进一步衰落的象征,其结果很可能导致联合王国的分崩离析;但许多熟悉英伦情况的分析家则不以为然,他们指出,如今的公投协议,实际上是伦敦的胜利,因为如此版本的“独立公投”,最终将变成“决定苏格兰不独立的公投”。

 

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

 

英格兰和苏格兰同在面积不大的不列颠岛上,却有着差异巨大的历史溯源和民族背景。

苏格兰在历史上先是有皮科特人居住,罗马帝国兴起并登陆不列颠岛后,苏格兰被罗马人所建筑的长城隔绝在版图外,而由盎格鲁-萨克森人居住的英格兰却被罗马吞并。罗马衰落后,英格兰出现萨克森人的王朝,并在公元11世纪被诺曼底人征服,苏格兰却崛起了盖尔人,并同样建立起一串盖尔人王朝,盖尔人和爱尔兰的凯尔特人同源,却和英格兰的主体民族不同源。通俗地说,中世纪大多数时间里,苏格兰并非“英国”的一部分。

历史上英格兰曾多次试图吞并苏格兰,双方发生过几次血腥战争,英格兰曾干预苏格兰内政并扶植傀儡王朝,但被苏格兰人驱逐。1603年3月24日,终身未嫁的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一世去世,都铎王朝结束,由于没有子嗣,根据其生前暗示,他的亲侄孙、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被指定为英格兰国王,即斯图亚特王朝首任国王詹姆斯一世。1603年7月25日詹姆斯一世加冕为英格兰国王,由于他同时是两国国王,英格兰和苏格兰成为“共主邦联”,1707年5月1日,两国国会通过《联合法案》合并,苏格兰的国会解散,管理则移交伦敦西敏寺相关机构。

在“日不落王国”极盛时期,英格兰和苏格兰的矛盾和差异在很大程度上被掩盖,许多苏格兰人对分享帝国荣耀和实惠感到满意,并以“那位国王(女王)也是苏格兰的君主”、“苏格兰和英格兰的地位是平等的”相慰藉,两百多年来虽不无小风小浪,大体上倒也相安无事,和“邻居”北爱尔兰相比,可谓太平。然而二战后英国迅速衰落,昔日荣耀和风光逐渐不复存在,“帝国红利”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苏格兰政坛和社会的分离主义情绪又逐渐开始抬头。

1969年,英国在北海发现埃科菲斯克油田,两年后又发现著名的布伦特大油田,英国迅速从石油进口国变成石油自给国、出口国,而从地理上北海油田离苏格兰更近,在苏格兰人眼里,北海石油的开采收益理应由苏格兰人独享,而实际情况却是伦敦借着“联合王国”的名义拿走大头,这让许多苏格兰人感到愤愤不平,他们认为,倘若苏格兰是个独立国家,这些财富就不会被伦敦“偷”去。可以说,北海油田的发现,和随后爆发的石油危机,让苏格兰的“统独问题”变得更加尖锐。

自那以后,苏格兰民族主义者不断发起抗争,要求重开议会、增加自治权,甚至脱离联合王国独立。经过长期斗争,在1997年迫使英国进行公民投票,并于1998年通过《苏格兰法案》,规定恢复苏格兰议会,并允许苏格兰人通过全民公投独立,按照《苏格兰法案》规定,只要40%苏格兰适龄选民投票赞成,苏格兰就可以独立。

2011年5月6日,苏格兰地区议会选举中,支持苏格兰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获得大胜,党萨蒙德(也就是前面提到的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部长)当时就表示,他们将在5年任期内完成苏格兰独立公投。此次的独立公投协议,追根溯源,即萌于此。

 

公投时间的玄机

 

对于苏格兰独立公投本身,英国首相卡梅伦毫不含糊地表示赞同。

这当然并非因为他支持苏格兰独立,恰相反,他不止一次明确表示,自己绝不赞同“苏独”,此次达成公投协议后他又重申,自己坚定相信,苏格兰继续留在联合王国内“符合苏格兰和联合王国共同利益”。

如前所述,独立公投是苏格兰地区的法定权力,英国政府无权干预,正因如此,萨蒙德才理直气壮公开谈论“苏独”,而卡梅伦则只能说“反独”,不能说“反投”,否则便是违宪。

既然“反公投”势不可能,那么只能退而求其次,争取在公投中获得有利于自己的结果。

事实上,由于英格兰和苏格兰合并已有500多年,双方经济融合度很高,在苏格兰有许多人对独立并不热心。在这些人看来,英国每年向苏格兰财政输入300亿英镑,如果苏格兰独立,这笔收入将不复存在,届时苏格兰教育、医疗、社会福利体系等都将无米下锅,民生和经济很可能一落千丈。不仅如此,一旦苏格兰独立,原本由英国负责的国防、外交等都将自理,这笔开支自然也绝非小数。

尽管40%的门槛看似已很低,但自《苏格兰法案》通过至今14年,历次民调中,支持独立的比率从未达到过这一门槛,“英国未来”智库今年1月9日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54%苏格兰人反对独立,29%赞成,而更早些时候康雷思市场调查公司公布的调查结果则显示,支持独立的苏格兰人比率为38%,反对者则为58%。

然而这种状况似乎正缓慢、但明显地发生着逆转。

各家民调也显示,支持独立的苏格兰人比例在缓慢上升,如康雷思去年8月数据中,支持独立比例仅35%,而去年初则仅33%。许多分析家都认为,这些数据表明,首先,在英国经济江河日下、“联合效应”光环逐渐消褪的情况下,认同联合的声势在悄悄退潮;其次,年轻一代苏格兰人中认同独立的比例,比年长的几代更高。许多“统派”担忧,如今在苏格兰,认同苏格兰民族党理论,即“收回北海油田后,独立的苏格兰会比现在更富”者正在增多,且随着年轻一代的逐渐成长,形势将会慢慢变得对“独派”有利。

 

“统派”要早投 “独派”要晚投

 

通常在“统独”争议不绝时,“统派”都会尽可能拖延公投,而“独派”则会对公投迫不及待。而在苏格兰独立公投问题上却恰恰相反:主张统一的卡梅伦政府要早投,主张独立的萨蒙德和苏格兰地方政府要晚投。

今年1月8日,英国首相卡梅伦提出,希望苏格兰早日进行独立公投,最好在18个月内完成,台面理由是“应多考虑民生”、“避免前途的不确定性”;两天后,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部长阿莱克斯.萨蒙德发表声明,称“白金汉宫无权干预苏格兰人何时、何地举行独立公投”。

前已述及,目前苏格兰民调中,支持独立的比例尚达不到40%的“独立门槛”,但相差并非特别遥远,在某些民调中仅差2%,而各家民调又都不同程度显示,时间对“独派”有利,拖得越久,“过关”概率越高。

从今年1月后推18个月,是2013年7月,在卡梅伦和“统派”看来,这个时间点是比较安全的:既不违宪,又有获胜把握。卡梅伦的盘算,是趁支持独立比例还没过线立即完成公投,然后以“劳民伤财”为由阻止苏格兰民族党在任内举行第二次公投,并全力帮助统一派打赢2016苏格兰选战,以便设法修改《苏格兰法案》,从法理上断绝“苏独”的念想。

 

而萨蒙德主张的公投时间,是2014年6月24日,这个时间点也是经过精心计算的。

原来这一天是著名的班诺克本战役700周年纪念日,这场战役是“第一次苏格兰独立战争”的关键战役,此前英国国王爱德华一世试图吞并苏格兰,入侵苏格兰领土并囚禁了苏格兰国王约翰.巴里奥,迫使其退位。1309年,苏格兰领袖罗伯特.布鲁斯宣布不承认英格兰傀儡、“苏格兰王”爱德华二世,次年称为苏格兰王罗伯特一世,1314年6月24日,苏格兰军队在班诺克本大破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二世,歼灭英军9000,这是英格兰-苏格兰战争史上英格兰最惨重的一次失败,此后很长时间都无法觊觎苏格兰领土。萨蒙德和“独派”希望,这个纪念日可以成为“独派”的加分因素。

不仅如此,2014年夏天,苏格兰首府格拉斯哥将举办英联邦运动会,萨蒙德将作为东道主堂皇登台,这无疑给了“独派”以“冲出英伦,走向世界”的大好平台。

在萨蒙德和独派看来,既然“独派”支持率比40%的门槛只相差一点点,且支持独立的民调比率在缓慢增加中,推迟一年公投、“民族纪念日”和大型运动会主办三大加分因素叠加,“一举闯关”的概率会增加不少。

正因如此,苏格兰独立公投问题才会出现“独派要拖,统派要急”的反常现象。

双方的另一个分歧,在于公投选项设置。

今年初即有传闻称,英国政府打算修改苏格兰独立公投条款,规定公投只能“二选一”,即要么选择独立,要么选择继续留在联合王国内,而不能选择“不独立,但增加自治权”。这是因为近来苏格兰以外的英国人对“苏独”越来越不耐烦,去年10月民调显示,苏格兰以外支持“苏独”的英国人占39%,反对的却只有38%。许多观察家都认为,“独派”打的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的算盘,希望“喊独”和伦敦讨价还价,争取更多地方利益,对此苏格兰议会传统大党、英国联合执政党自由民主党一直持反对态度,早在去年5月初,副首相克雷格和反对独立的苏格兰保守党副领袖弗雷泽就提出过“反公投”,建议英国政府通过英国全民公投修宪,阻止苏格兰等联合王国成员就独立问题进行公投,如果不行则应规定公投只能“二选一”。

对此苏格兰独立派以“苏格兰和英格兰是联合王国中平等成员”、“《苏格兰法案》无不妥之处”为由拒绝,实则是想把公投搞成“不输选项”——能闯过40%大关就独立,否则就要挟伦敦,给苏格兰更多地方自治权或财政补贴。

 

公投:双方各让一步

 

年初曾有人预期,双方博弈的最终结果可能是各让一步:公投在2013年7月举行,但增加“不独立但扩大自治权选项”。而10月15日协议显示,虽然双方的确各让了一步,但让步方向却是相反的。

伦敦方面的让步在时间上:卡梅伦不再坚持提前一年公投,而是同意在2014年秋举行公投,这和独派主张的2014年6月24日稍有推迟但更加接近,在“独派”看来,此时公投,几个“重大纪念日”的效应有所减弱,但只要“支持统一比率随时间递增”的轨迹不变,还是可以接受的。

爱丁堡方面的让步则在公投选项设置上:公投被明确限定为“是”或“否”两项,即要么赞同独立,要么反对独立,而不可能选择“不独立但增加自治权”,对于伦敦和苏格兰以外的英国人而言,这样的设置可避免苏格兰人借公投要求更多“红包”,虽不理想,但总算是个差强人意的补救。

双方能达成这一妥协,也表明各自的自信:卡梅伦坚信,自己有能力在不到两年时间里扭转“独派支持率随时间递增”的趋势,而“独派”则认为,2014年公投志在必得,无需留恋什么“高度自治”的“预备选项”。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公投规定,16岁以上苏格兰人都可参加公投,而英国法定选民年龄下限是18岁,这也意味着更多苏格兰青少年有权参与投票,这一阶层的人心向背,可能最终成为公投的胜负手,更会影响公投后的苏格兰政治博弈走向。

  评论这张
 
阅读(30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