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西哈努克:最著名柬埔寨人的去世   

2012-10-15 14:27:54|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哈努克:最著名柬埔寨人的去世

 

刚刚于10月15日去世的柬埔寨太王诺罗敦.西哈努克,恐怕是当代知名度最高的柬埔寨人。

从二战中的1941年继承王位,到隐居多年后病逝异国他乡,90岁的高寿、70多年的政治生涯,这位“小国的大人物”在国际政治舞台亮相的时间太长,机会太多,他经历过维希法国、日本、法兰西第四共和国统治下的附庸时代,和美国人结盟又被亲美政变推翻,和越南人并肩作战又被越南军队赶出王宫,在越战后起与苏联人站在同一阵营,十多年后却成为苏联人拒不承认的流亡政府首脑,他和红色高棉的恩恩怨怨,和朝鲜、中国的缠绵因缘,则更成为从政治家、战略家到小说家、八卦人士,研究了几十年、且注定还会研究至少几十年的课题。

作为一个不算主角、但也算一号人物的“附庸国之附庸国元首”,他经历过二战;作为一个“准主角”和罕见地变换过阵营的人,他是印度支那战争中不可能被遗忘的重要人物;当1975年,红色高棉建立起狂热的“红色乌托邦”时,他身在金边,甚至民主柬埔寨建国的声明即由他亲口念出,但此时的他却是个无权无势、无足轻重,连配角都算不上的可怜人,五子、十四孙死于非命,本人也软禁深宫,朝不保夕,然而4年后越军入侵,西哈努克被濒临绝境、拿他当救命稻草的波尔布特“放鸽子”后,却在此后十多年里扮演起柬埔寨反越“共主”的角色,当起了新“民柬”的主席;1993年,当越军终于撤退,柬埔寨重归和平之际,这位和“另一个柬埔寨”元首洪森打了14年仗的“民柬主席”却又与后者握手,演起了令世人瞠目结舌的“君臣相得”,不久前还是战友的红色高棉,反倒在不久后再度变成了“朝敌”。

西哈努克并非没有政治抱负,否则他就不会在危难之际欣然受命,出任并不讨好的附庸君王;不会在日占时期忍辱负重,在法国回归后以王位作孤注,博取柬埔寨的真正独立;不会自弃王位,降级为“亲王”,以便摆脱君主立宪的束缚,如己所愿的组建政党,直接参与政治生活;不会在自己真正当政的短暂时光里(上世纪60年代)纵横捭阖,在美、苏、中、越“四个鸡蛋”上灵活舞动;不会一而再、再而三与昔日对手结盟,和曾暗算过自己的大国握手。他也非没有钢骨:对宗主国法国不惜强项,在美国压力下仍坚持越战中立,面对越共大国沙文主义坚持柬埔寨的自主性,不顾知天命之年仍奔波联合国和各国,为抗越谋求帮助。然而政治和地缘政治的规律就是这么无情:柬埔寨是屡屡深处全球性、地区性大国漩涡,并被推上区域冲突前线的小国、弱国,他本人和他的王室,又是这个小国、弱国里备受尊崇,却缺乏真正政治、军事底蕴的一群人。轰轰烈烈始,寂寞安然终,中南半岛曾经的风云儿,而立之年便以“独立之父”光环傲然于世的他,最终却带着 “政治龙套”、“万年座上客”的色彩告别人世。

他是诺罗敦和西索瓦两个王系的共同传人,是血统高贵的“天生君王”,却被大国博弈、国内政治斗争所摆布,一生中两次即位,两次退位,一次被放逐,三次自我放逐,先后出任过国王、亲王、首相、外长、主席、国家元首、太王等形形色色的“要职”,真正手握实权的时间却屈指可数。美国、苏联、中国、越南,红色高棉、郎诺系、洪森系,这些国内、国外的强大势力从未敢小觑这个最著名的柬埔寨人,但令他们侧目的,是西哈努克在柬埔寨崇高的威望和号召力,而非他的政治能力和军事实力:借他的名头,红色高棉曾在旬日间将6000人马扩充到50000,但他崇高的声望却既不能庇护自己臣民,又不能保护自己亲属,甚至自己的安全也仰赖他人保护。

他是一个风度翩翩、讲究生活品质和情趣的人,精通法语,喜爱法国生活方式,却曾为柬埔寨的独立不惜与法国翻脸;漫长政治生涯里,他曾一次又一次地疏远某个“老朋友”,并与另一个“老朋友”携手;他对政治充满热情,对权力也很热衷,却一次又一次放弃权力;他热爱故土,以身为柬埔寨人而自豪,却在平壤和北京渡过了漫长的寓公生涯,直至在北京去世。

坦白地说,西哈努克并非一个政治高手,他志大才疏,眼高手低,空有热情而缺乏治国方略,不论亲政、虚君都曾弄到一团糟,且一次又一次“栽倒在同一条河里”。但他却是个善于审时度势,能够自我克制,甚至在需要时不惜自我奉献的人,而让他做出这一切的只有一个,即他的祖国——柬埔寨的利益,为了柬埔寨,他可以即位也可以退位,可以回国也可以离国,可以走上前台也可以走回幕后,可以不惜和任何势力翻脸,也可以不惜和任何人握手。应该承认,尽管他的文治武功不足以令柬埔寨国富民强,但他的这种奉献、牺牲和自我克制,却终于为柬埔寨带来久违的和平、和解。

柬埔寨是笃信小乘佛教的国家,崇尚苦修、舍身,而在柬埔寨的格言里,第一位是“民族”,第二位是“宗教”,第三位才是“国王”,西哈努克的一生,恰与之不谋而合。

自2004年最后一次自我放逐后,西哈努克便极少回到故国,但他的臣民依旧挂念和尊崇他,他在最后岁月里,恐也无时无刻不挂念聚少离多的柬埔寨。

知尔今生为客久,于今魂魄好还乡。别了,西哈努克,一个未能死在柬埔寨的最著名柬埔寨人、又一位“老朋友”、一位战后国际政治舞台的活化石悄然离去。当一个又一个曾经闪光的名字变成历史,厌倦了“矮人政治”时代的今天的人们,会否偶尔会感到一丝惆怅?

  评论这张
 
阅读(444070)| 评论(3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