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安南辞职: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  

2012-08-05 09:14:08|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南辞职: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

 

8月2日,前联合国秘书长、联合国和阿盟叙利亚危机特使科菲.安南辞职,称“冲突日趋军事化”和“安理会缺乏团结”,令其无法有效履行职责。

严格地说,安南的使命并未告终:一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所言,安南实际上仅是通知称,他在8月底委任书到期后“无意续任”,这意味着他和为履行其“安南六项和平主张”而派赴叙利亚的联合国军事观察团一样,都将继续任职到8月20日前后。

然而事实上,安南的辞职只不过是对既成事实的一种追认罢了。

“安南六点”的核心,是冲突各方停火、从居民点撤出重武器,并进行和平对话和政治协商,在此基础上建立基础广泛的联合过渡政府,进而在和平、民主基础上,通过选举完成政治过渡,而其前提,则是冲突各方愿意停火,愿意谈判,愿意共同过渡,愿意在过渡完成后,在一个“新叙利亚”框架内和平共处。

如果说,在7月18日大马士革叙利亚内政部大楼爆炸案发生前,叙冲突双方虽实际上阳奉阴违,但至少表面上还强调“尊重安南六点”,强调自己的“清白”和对方的“违约”,那么,在7.18事件后,不论大马士革当局还是反对派,都已将这最后一层顾忌彻底抛诸脑后,什么“不动用飞机”、“不对准非军事目标”、“节制使用武力”等以前至少嘴上还遵守的规则,如今也在你死我活的大马士革-阿勒颇缠斗中被彻底扔在了一边,巴沙尔一方的飞机、大炮已不刻意回避“外人”的眼睛和镜头,而反对派也不屑再掩饰其和境内外原教旨组织、势力的密切联系,和针对亲政府人士的报复、暴力。一言以蔽之,如今叙利亚的内部冲突,已从此前的强调“我没违反‘安南六点’,犯规的是对方”,迅速演进到“我就是要往死里打,咋了”的阶段,“安南六点”连纸面上的约束力也荡然无存,7月20日被延长授权30日的联合国军事观察团,如今连出门都很困难,何谈“观察”,就更不用说监督了。

自7.18以后,不论大马士革当局或反对派,都已绝口不提“政治过渡”或“谈判”,外界一厢情愿抛出的这样或那样“和解”方案,也因“坐下来谈”这一最基本前提都不再具备,而变成纸上谈兵。随着局势的演变和事态的发展,安理会就是否加强制裁、是否为外来军事干预开绿灯仍莫衷一是,且退一万步讲,即便勉强达成某种程度、某种形式的妥协,有实力进行军事干预的是否愿意干预、愿意进行军事干预的是否有实力干预,即便干预是否能带来叙利亚的和平与和解,也都难期乐观。

由此可见,安南在叙利亚问题中“政治存活”的前提——“安南六点”早已名实俱亡,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安南的辞职,只不过对这一残酷事实无奈的自我承认罢了。

尽管国际社会仍在提“安南六点”,尽管潘基文等仍表示,将和阿盟秘书长阿拉比协商,尽快推出安南的继任者,尽管安南本人仍坚持认为,“安南六点”依然有效,但这些只不过谢幕前几句体面的交代话罢了:叙利亚早已没有和平,没有政治和解和对话,没有停火和停火承诺,那么,还要这“和平对话的使者”作甚?

或许当叙利亚冲突双方咬牙切齿地厮杀一段时间,却无法用武器的批判,解决“批判的武器”未能解决的对手;或许在国际舞台上互相埋怨、诋毁的大国及其政治家、外交家们手忙脚乱一番后,又不得不从终点折回起点时,如今被弃若敝帚的安南和“安南六点”,又会被提及、念及,甚至津津乐道,但至少眼下,安南只能带着早已不复“存活”的“安南六点”重返退休生涯,因为叙利亚冲突双方也好,跃跃欲试的各路国际势力也罢,如今都坚信,自己可以凭一己之力,将自己单方面的意志强加到整个叙利亚头上,而安南和“安南六点”,只不过是“妨害大事”的一块绊脚石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