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埃及:总统候选人“大瘦身”  

2012-04-18 05:31:38|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埃及:总统候选人“大瘦身”

 

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埃及总算结束了纳赛尔-萨达特-穆巴拉克相沿三代的“终身总统”时代,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全民公决、下院普选、上院普选,进行了制宪委员会委员推举,离选举最后一环——总统大选首轮投票只剩不到六周。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候选人问题又横生枝节。

今年3月民调显示,可能参选的几十位“准候选人”中,民调排名第一的是温和自由派、阿盟前秘书长穆萨(Amr Mahmoud Moussa),第二是原教旨保守派萨拉菲“光明党”候选人伊斯梅尔(Hazem Salah Abu Ismail),第三则是技术官僚、穆巴拉克时代最后一位总理沙菲克(Ahmed Shafiq),排名4-6位的是兄弟会的自由与正义党候选人阿尔沙特(Khairat al-Shater)、曾在2005年参选总统并位居第二(尽管得票率仅7.6%)的努尔(Ayman Nour),及去年出任穆巴拉克“送终副总统”的现埃及情报总局局长苏莱曼中将(Omar Suleiman)。

然而4月14日,就在大选第一轮投票(5月23-24日)举行预定日之前不到6周之际,埃及选举委员会作出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决定总共23名总统候选人中10人参选资格被“瘦身”,其中包括伊斯梅尔、阿尔沙特、努尔和苏莱曼。

此前萨拉菲派声称“美国和军方联手整伊斯梅尔”,已连续发动多日抗议示威,一方面力保伊斯梅尔参选资格,另一方面试图推动议会立法,禁止一切穆巴拉克时代高官参选(这意味着沙菲克和苏莱曼出局);而苏莱曼则几经摇摆后在登记截止日前两天宣布参选,,理由是“抵制原教旨思潮泛起”。连日来,国际观察家纷纷猜测,军方到底会站在哪一头,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连“左”带“右”,不论旧政权派、原教旨派还是自由派,都有重量级人物出局。

在此前进行的埃及下院选举中,兄弟会系统的自由与正义党获得232席,占498个直选议席中的46%,沙拉菲派的“光明党”获得113席,占23%,原教旨派别共获得69%的议席;在上院中自由与正义党共获得106席,占180个直选议席的59%,光明党获43席,占23.9%,原教旨派别共占直选议席总比例82.9%。在至关重要的制宪委员会名单中,全部100名委员中有50人来自议会(下院37,上院13),其中自由与正义党占25名,光明党11名,占议员中制宪委员总比例72%,另50席则为各界功能代表。如此力量对比令一些温和穆斯林派系、世俗政治派系和科普特基督徒团体担心,埃及将“在民主外衣下走向原教旨专制”,而军方也不免暗自担心,自己的实权将被原教旨派别合法地、民主地蚕食殆尽。

正因如此,原本实权比旧体制下小得多的总统,就突然成为各方势力争夺焦点:总统有权指定多达90名的上院议员,占上院议员总数1/3,倘总统来自非原教旨派系,则非原教旨方和原教旨方尚能在“新埃及”政治舞台保持权力平衡,反之,倘总统也是非原教旨派系人马,则两院778席中,原教旨系将占压倒优势,其它势力即便团结一致也难以抗衡。

此次总统候选人的“大瘦身”怕也正因此而来,尽管表面上所有被“砍”的候选人都被找了个理直气壮的技术理由,如伊斯梅尔被“砍”的理由,是有美国政府外交信函,证实伊斯梅尔的母亲哈其姆(Hazem Abu Ismail)已于2006年10月25日获得美国国籍(总统候选人父母必须为埃及公民);阿尔沙特是2007年被以“恐怖主义”和“洗钱”罪名判刑7年,尽管2011年3月他被释放,但“可能未恢复公民权”;努尔则是在2005年大选后几个月被判刑5年,尽管刑期已满,但开罗法院4月7日称,他的选举权并未恢复;至于苏莱曼和其它几人,则要么未凑齐候选人资格所要求的支持者签名(30000个签名,至少来自15个不同省份,每个省份至少1500人),要么没有某个在议会拥有席位党派的推举。但在被“砍”者看来,这就是“政治决定”。

10人被封杀后,剩下的13人中影响力较大的,有前阿盟秘书长穆萨(Amr Moussa)、前总理沙菲克(Ahmed Shafik)、曾加入过兄弟会的温和宗教领袖福图赫(Abdel Moneim Aboul Fotouh),以及兄弟会推举的替补候选人、自由与公平党负责人穆尔西(Muhamed Mursi)。

从目前情况看,最大受益者是穆萨,此人能力较强,立场中立,是旧官僚、军方、民主派和兄弟会都能接受、至少都会排斥的折衷人物,甚至有人认为,苏莱曼的匆匆参选和匆匆被砍,也是军方为保穆萨而刻意安排的苦肉计,因为如此可表明军方和宪法委员会“大公无私”,堵住萨拉菲派的口。

“总统候选人大瘦身”会否导致大选流产,甚至爆发“第三次革命”?看来可能性不大。出局10人中,苏莱曼虚晃一枪,努尔已是明日黄花,兄弟会看似激昂实则早有备案,且实际损失并不大,真正全心全意“愤怒”的只有“原教旨中的原教旨”——萨拉菲派,但这一派越“愤怒”,埃及内外对原教旨掌权的忧虑就会越大,最终恐反倒于他们不利。

正如世纪基金会埃及研究员汉纳(Michael W. Hanna)所质疑的,在大选投票前1个多月发生这件事,足以令人充满疑虑:这个国家究竟谁说了算?一下取消10名候选人资格,其中3人是热门人选,这只会让人感到,埃及政治仍然是闭门政治、不透明政治,依然是军方说了算。

 

  评论这张
 
阅读(47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