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俄罗斯大选:民主并未睡去 民主派还未醒来  

2012-03-07 08:11:53|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大选:民主并未睡去 民主派还未醒来

俄罗斯总统大选在一片喧嚣和万众瞩目下尘埃落定,现任总理普京不出意外地以过半选票当选,时隔四年后重新入主克里姆林宫,即将开始为期6年的任期。
尽管反对派人士,如反腐博客创办者、历次反普京群众集会最热心倡导者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前总理卡西亚诺夫和自由党领导人帕尔纳斯等均表示“将抗争到底”、“普京不下台绝不停止街头运动”,尽管不少民间组织指称,此次选举存在许多违规、作弊嫌疑,独立选举监督机构Golos称共收到3000多宗舞弊投诉,其中选举日当天就有600宗,包括重复投票、跨区投票等嫌疑,被排斥在总统大选之外的民主派亚博卢集团组织的control2012.ru监督网站甚至称“有5758例违规”,但普京的当选已是不可动摇的事实。
与去年底杜马选举时急于指责相比,此次欧安会等外国监督组织显得谨慎和冷静,而选前各方作出的民调显示,普京支持率在59-66%之间,久加诺夫约15%,日里诺夫斯基8%,普罗霍罗夫6%,米罗诺夫5%,而选后俄中央选举委员会所公布的、根据98.47%选票的统计结果则显示,普京赢得63.9%选票,久加诺夫17.18%,普罗霍罗夫7.7%,日里诺夫斯基6.24%,米罗诺夫3.84%,两相比较,差异不大,由此可以推断,即便选举的确存在违规等现象,但最终票选结果,还是大体准确反映了俄罗斯选民的真实选择意向。
由于此前普京长达12年的集权主义政治,他和梅德韦杰夫近乎私相授受的“二人转”,对反对派的排挤、压制,和自去年起声势浩大的选举舞弊指控,许多人对俄罗斯的民主体制和规则感到怀疑。事实上,至少从规则、体制而言,俄罗斯的民主并未“睡去”:尽管不少反对派政党、候选人遭到打压,但一人一票的普选、多党制仍然受到尊重;尽管在选举期间,普京动用公权力为自己助推、同时给反对派制造障碍的动作明显,但反对派终究能够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保住为数不多的独立电台、报刊(虽然有一些被关闭了),并借助网络的力量,与普京控制的官方传统传媒相抗衡,自杜马选举至总统大选投票,虽然反对派集会常受打压,反对派人士也频繁被警方“请”去,但大多数反普京示威都获得当局批准并顺利、和平举行,经常发出“不和谐音”的网络也并未被封、被“墙”。
甚至最为人所诟病的梅-普“二人转”,一方面固然是对民主规则的嘲弄,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对这一规则的敬畏?毕竟此举仅是利用、而非踢开既定的、连选连任的民主规则,普京的权力终究还是1090万俄罗斯合格登记选民所赋予,而非更具“俄罗斯国情与传统”的“君权神授”或自授。
此次普京受到的挑战是空前的,对此他也心知肚明,当选后当众落泪,恐正是其如释重负后的情感流露。但这一挑战尚不足以撼动其遥遥领先的政治地位。从杜马选举和总统选举的得票率对比可以看出,相对于统一俄罗斯党,普京个人的选民认同率要更高一些(杜马选举中执政党得票率49.68%,俄共19.70%、公正俄罗斯党12.91%、自由民主党12.18%),这一方面说明,尽管借鉴成熟民主国家成例构建的俄罗斯民主体制、规则本身并不能说不规范、不完善,但俄罗斯人和俄罗斯社会中仍普遍存在传统的、崇尚强有力人物的“明君意识”,对民主政治生活的认知度,与民主体制、规则尚不够匹配。
普京支持率的大幅下降表明,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认真倾听、并有越来越多人听进了反普京人士“俄罗斯不能再像普京说的这样走下去”的论调;但他再次以绝对优势当选又表明,大多数俄罗斯人并未听到、或听到但不认同反普京人士说“应该让我带领你们和俄罗斯这样走下去”。
正如许多反对派人士也坦承的,尽管反普京示威声势浩大,但其共同点仅仅是都反普京,俄共、极端民族主义的自由民主党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民主派,甚至在反普京运动中扮演核心角色的纳瓦尔尼,也是个俄罗斯民族主义者;被民主派称为“惊喜”的普罗霍罗夫本身是普京政策的受益者,其投身街头运动究竟是拥抱民主或选票,甚至如某些人怀疑的那样“给普京当暗桩”尚不得而知;有资格进入国家杜马的几个政党均非“民主派政党”,他们对“反普京”尚跃跃欲试,但“重新举行杜马选举”就顾左右而言他,因为作为杜马选举的受益者,他们当然不愿拱手让出既得利益。
而真正的民主派政党仍然势力微弱,杜马选举得票率最高的亚博卢集团也不足4%,达不到5%的杜马准入下限,选举成绩甚至比上届有减无增,仅仅将之归咎于“舞弊”显然是片面的。诚如一位远东选民对法新社记者所坦言的:“我讨厌普京,可不选普京让我选谁?”
由此可见,民主固然未在俄罗斯的隆冬中睡去,但民主派却也未能俄罗斯的春天里醒来。
当年普京以黑马姿态闪电般跃上俄罗斯政坛顶峰,并迅速站稳脚跟,正是利用了曾长期掌握俄罗斯政坛的民主派政党“休克疗法”的失误,并大声告诉选民“俄罗斯不能再这样走下去”,这点恰与今天的民主派不谋而合。然而不同之处在于,普京还明确地指出了一条他所认为的、“应该这样走下去”的“明路”,尽管这条“明路”有争议,但的确让俄罗斯经济大有改观,俄罗斯社会初呈稳定,倘没有这一切,普京就算可以成功上位,也断不可能在俄罗斯政坛屹立不倒达12年之久。
各项民调和选举结果均表明,融入西方的失败、大国地位的丧失和经济的一度崩溃,都让许多俄罗斯人对民主派当年的“政绩”不堪回首,对他们今天所指出的“明路”将信将疑。由此可见,仅仅将“倒普”和上位的希望寄托于油价下跌或社会不满加剧,寄托于公众不再相信“普京之路”,是远不足以让民主派醒来的——除非他们如当年的普京那样,为俄罗斯指出一条远比“普京之路”更光明的康庄大道,除非他们能汲取当初的教训,让选民们再次相信“跟我走,没错的”。

  评论这张
 
阅读(365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