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加拿大油砂:中国能把能源安全寄托于此么  

2012-03-04 08:56:16|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拿大油砂:中国能把能源安全寄托于此么

 

近来关于中国“联姻”加拿大油砂的报道和传闻越来越多:哈珀总理2月初的访华,被许多加中两国媒体直接定义为“油砂之旅”,其正式宣布的几大访华目的中,“石油推销”排名第一,随行的5名联邦部长中便有主管石油开发的自然资源部长,随同访问的庞大商贸代表团中,更有许多石油界人物;2月22日,中国国家发改委网站披露,中石油收购加拿大阿萨斯巴卡公司麦凯河油砂区块40%权益项目日前获批,由于此前中石油已收购该项目60%权益,一旦这40%权益并购顺利完成,中石油将全资拥有该项目,据称,此次收购的油砂项目最大日产量将达15万桶,第一期将于2014年投产,日产量3.5万桶;此前约一周,中石化50亿美元5年期加拿大有啥项目国际银行团贷款项目,获得亚太区贷款市场公会“2011年度亚太区最佳公司类银团贷款”、“2011年度亚太区最佳分销类贷款”和《财资》杂志“2011年度亚洲最佳银团贷款”共3个奖项。中加石油合作顿成热门话题。

一些人就此认为,鉴于中东、北非和南北苏丹等中国传统石油来源地“风声吃紧”,中国不妨把能源安全,寄托在社会安定、油砂储量近年来飙升至世界第二位(仅次于沙特)的加拿大身上。

然而这种看法恐是一厢情愿。

首先,加拿大石油出口严重依赖美国,接近中国带有偶然性。

加拿大是G7国家中对资源产业依赖程度最高的国家,对油气出口的仰赖则更是逐年增长。据加拿大联邦能源部的资料显示,石油产业占加拿大联邦经济比重,1974年仅7%,1980年达10%,近年来稳定在11%左右,预计2015年更将提升至15%。

然而由于后文将述及的特殊原因,加拿大是主要产油国中对美国市场依赖度最高的国家,石油出口的99%输往美国。去年夏威夷APEC峰会期间,美国总统奥巴马告诉加拿大总理哈珀,美国国会将表决推迟价值70亿美元的“美加输油管道项目”,该项目将推迟到2013年以后动工,以“评估其是否符合环保要求”;今年1月,该项目正式被美国搁置,推到其总统选举后。这条输油管由TransCanada负责,起自加拿大盛产石油的阿尔伯特省,终于美国炼油中心德克萨斯州,全长约1700英里,主要承担将加拿大石油更便宜地输往美国的使命,油管被“废”等于卡住了加拿大的脖子,这让加拿大朝野痛感一味依靠美国市场的危险,并下决心大力开拓中国、日本等亚太市场,推动石油贸易多元化。此后,自2009年扯皮至今的中石油阿萨巴斯卡并购项目开始提速,而一直只闻楼梯下,不见人下来的卡尔加里-基蒂马特“北安桥”输油管(从内陆产油区至太平洋沿岸港口,是向中国和亚洲大量出口石油所不可或缺的大型基础设施)也被更频繁谈及。由此不难看出,加拿大石油向中国示好,很大程度上带有“打中国牌”向美国示威的意义。

和加中关系相比,加美既是传统盟友,又是近邻,对石油收益性命攸关的加拿大而言,美国市场是必需品,而中国只是锦上添花和备份,一旦美加石油关系恢复常态(这只是个时间问题),牺牲中国石油利益便会成为顺理成章的事。

其次,加拿大对石油资源保护情结浓重,对中资信任感不足。

根据规定,凡超过2.99亿加元的外资并购项目,都需要获得联邦政府的批准,而此前加拿大联邦政府就曾有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包括中国在内多宗外资并购加拿大矿企的先例,如中石油- Encana并购申请曾经历马拉松审批,而2011年加拿大国会选举时,哈珀在选举造势活动中回答提问时称,他对中国国营资本在加拿大收购资源产业感到担忧,担心此举会导致“外国政府控制本国资源”。短短半年功夫,哈珀态度180°转弯,他的选区正是加拿大石油中心卡尔加里,显然绝非“说外行话”,而是顺应时势的策略,这固然对中资而言是个好消息,却也同时表明,加拿大石油业对中资的这种友善态度,基础并不牢靠。

 

还应看到,加拿大人对中资并购并不十分欢迎,2010年4月11日,加拿大《环球邮报》援引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的一项民调结果称,只有18%的加拿大受访者欢迎中资收购加拿大油企,而对英资、美资的比例则分别高达52%和41%。“肯出钱的不受欢迎,受欢迎的不肯出钱”,才让加拿大人艰于取舍,一旦受欢迎的能够和肯出钱,中资的地位将很难保证。

第三,加美石油贸易受阻、中资在加拿大石油业中“阴转晴”的关键,是美加输油管项目被美方搁置,而搁置的借口则是输油管经过的一些区域是国家公园,当地居民、政客以环保为由加以阻挠。而这一问题同样存在于“北安桥线”,因为这条线需穿过部分原住民保留地,当地部落早就以“环保”和“利益分配不公”为由阻挠这条管线的立项和动工,哈珀访华前夕,这些部落甚至直接向中国领导人发出倡议书,希望中国“和受压迫的原住民站在一起”。加拿大地广人稀,从产油区通往太平洋沿岸需经过高耸陡峭的落基山脉,如果没有管线和专用码头,大规模向中国和其它远东国家输油,只能是纸上谈兵,中国在当地拥有的石油产能,恐怕也只能就地向美国市场销售,而无助于中国能源安全了。

第四,油砂开采成本高。

据欧佩克方面预估,一桶沙特轻质油的开采成本为1-2.5美元,而一桶从阿尔伯特油砂中提炼的石油,成本则高达8.5-12美元。《金融时报》曾援引阿萨巴斯卡的数据称,国际油价达50-60美元/桶时,油砂开采才有利可图,而《华尔街日报》则认为,80美元/桶以下的价格,开采油砂都难以获利。,如果加上长途运输的成本,除非油价大幅飙升并长期保持在高位,否则投入巨资进行开发,在商业上将会很不划算,这也是盛产石油的加拿大,此前绝大多数油砂都出口邻国美国的主要原因,因为距离越远,油砂的附加成本越高。在这种情况下,将成本高昂、开采不便、运输附加值过高的加拿大油砂当做中国能源安全的“保险杠”,显然很不合算。

第五,加拿大以外的石油并非那么不保险。

中国并非利比亚石油的大客户,虽是伊朗最大石油买家,但直到目前欧美禁运、制裁并未严重影响中国从伊朗的石油进口。由于中国是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之一,也是近年来增长最快的石油进口国和消费国,各主要产油国对中国市场的态度是趋之若鹜、竞相争取,因为这些国家大多数经济严重仰赖石油出口,而中国却可在众多产油国中选择其一。

波斯湾、红海等石油咽喉的安全和石油航道的畅通,并非中国一家、也是美国等其它大国所共同关心的,在这点上,各大国利益相同,选择在保障全球石油安全、保障石油咽喉与航道畅通方面与美国和其它国家合作,显然是可行、可靠的——至少比在加拿大站在美国对立面“抢油”要可行、可靠得多。

更何况,并非所有主要产油国都不安全,如中国最大石油进口来源之一的安哥拉近年来政局就较为平稳,而欧佩克最大石油输出国沙特,也拥有在必要时填补伊朗石油空缺的能力和意愿,此外在国际石油市场上购买石油也并非难事,一言以蔽之,只要油价不因特殊原因长期高企,加拿大油砂在成本和可靠系数上的吸引力都是有限的。

综上所述,由于成本、政策和市场因素,加拿大油砂不足以成为中国能源安全的重要寄托,而只能作为能源多样化的一个投资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365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