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希腊:危机的休止符或中继站  

2012-03-12 06:58:45|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腊:危机的休止符或中继站

 

令人头痛的希腊债务危机似乎突然看见一丝解决的希望——至少美国财长盖特纳或德国总理默克尔等人是这样说的。

2月21日,欧元区财长会议通过了新的挽救希腊协议,这项协议主要包括两项内容,第一是在2014年之前(而非原拟的2017年之前)向希腊提供1300亿欧元纾困贷款,第二是通过减记欧元区私有银行和金融机构所持有希腊债券53.5%的办法,变相减免希腊国债1070亿欧元。这两项措施相加,相当于直接和间接提供总值达2370亿欧元的纾困资金。

正如法国财经网等媒体所评述的,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债务纾困计划,不仅超过2002年阿根廷债务危机时所获得的730亿欧元纾困基金,也超过了2010年5月欧元区对希腊的上一次“历史性纾困”,那一次纾困资金总额高达1100亿欧元。

2月28日,德国议会以496票赞成、90票反对和5票弃权的压倒性结果,通过了2月21日欧元区财长会议提出的第二轮希腊救助计划,由于德国是欧元区纾困基金(EFSF)的最大出资国,德国国会的表决结果将对其它欧元区陆续将救助计划提交表决的国家,起到重要的示范和影响作用。

然而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希腊未必能借此上岸,而欧元区也仍然有可能被希腊债务危机拖下水。

 

希腊:急郎中能否医好老病灶

 

由于债务危机的大爆发,希腊债务比已到了畸形的地步,2010年IMF曾预测,债务-GDP比值2012年将达到最高值149%,而2011年则预测为159%,事实却是2011年这一比例就已经达到160%。欧盟执行委员会、欧洲央行和IMF“三驾马车”提出的纾困计划看似慷慨,实则苛刻,因为按照他们的要求,希腊必须将债务-GDP比值在2020年前降至120%,并提出具体的、逐年的紧缩时间表,如2012年,就需要削减财政预算达330亿欧元。

2月13日,希腊议会刚刚通过了一项削减开支计划,总金额达33亿欧元,被削减的项目包括公务员薪金和养老金、医疗卫生拨款和军费等,具体项目包括把最低工资在未来14个月里减少22%至586欧元/月,今年内削减15000个公共部门工作岗位和削减养老金等等。然而这项痛苦的削减计划只能完成“紧缩时间表”所要求额度的1/10,而要全部按时足额完成削减,希腊就必须采取诸如进一步降低最低工资标准、削减退休金、减少社会福利、大幅裁员等更激进措施。

从目前情况看,希腊执政联盟和主要反对党都不反对继续紧缩,道理很简单,如果反对,希腊可能在3月20日即告破产:当天将有多达145亿欧元的国债到期,如果欧元区不启动新的纾困计划,希腊将立即陷入债务违约状态。

然而希腊民众对紧缩早已忍无可忍。2月中旬起,希腊几大工会在雅典、萨洛尼卡等地连续举行大规模示威,约10万人参加,在雅典等地还引发了骚乱和警民冲突,甚至连警察工会也参加了示威。如果像“三驾马车”所要求的那样,把紧缩扩大10倍,引发更严重的社会骚乱,甚至在4月大选前后造成希腊政局动荡,都不是不可能的,事实上2月13日“缩小到1/10”的紧缩,就已导致6名部长辞职。

更让人忧虑的是,“三驾马车”的药方很可能不好使。

正如一些经济学家所指出的,希腊赤字还在扩大,而经济增长能力却因连续的紧缩措施而遭到重创。2008-2011年,希腊债务总额从2630亿欧元升至3550亿欧元,GDP从2330亿欧元跌至2180亿欧元(2011年经济增长率-6.8%),失业率从7.7%升至20%,官方利率高达32%。有专家分析认为,如果照“三驾马车”的方案进行更严厉的财政紧缩,希腊GDP总值可能继续大幅下滑,幅度可达25-30%,这将是灾难性的一幕——通俗地说,仿佛一个病人被迫忍受截肢、化疗,但癌症病情非但未好转反倒加剧了。

正如希腊财长范尼塞洛斯所言,希腊已处在刀口之下,若不实施紧缩换取纾困基金,它将立即破产;反之,它将因长期失血而慢性死亡,希腊“可能因此被逼出欧元区”.

 

欧元区与德国:一边疑虑一边纾困

 

事实上不论欧元区或德国,对希腊纾困的热情都不像表决结果那样高涨。

欧元区许多国家都严重质疑纾困究竟能否收效。他们指出,2010年的大手笔纾困非但未能令希腊脱险,反倒让危机变得更深,这两年来希腊GDP负增长放大,而债务反倒变多了,谁又能保证,更多的钱就可以让希腊脱险?

默克尔曾表示,如果不通过纾困新计划,希腊将立即被踢出欧元区,这将给葡萄牙、爱尔兰等其它正接受纾困计划的国家,整个欧元区甚至整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冲击,谁也无法想象,因此“谁也担负不起这个责任”。事实上财长们正因为这个“谁也担不起的责任”,才大比例支持新计划。

然而顺理成章的猜疑——猜疑希腊根本无法如约削减政府开支,猜疑即便削减也无法让希腊上岸,猜疑希腊最终仍然要么把整个欧元区拖下水,要么还是会被踢出欧元区,让不少财长提出了五花八门的要求,如将原定减记50%的私人持有希腊债务比例增加为53.5%,从而把更多债务窟窿转嫁给民间投资者,以及让希腊朝野各党提交书面承诺,允诺不论谁在4月选举中上台,都保证履行紧缩义务等。

至于德国议会的表决结果其实也大有文章。

由于几个左翼反对党几乎一边倒投票赞成,令默克尔的支持率“泡沫性放大”,事实上执政联盟中就有17人投票反对,9人弃权,而去年9月就扩大EFSF规模表决时,执政联盟倒戈反对的人数只有13人,内政部长弗雷德里希曾公开表示“还不如让希腊退出欧元区算了”,尽管后来他顾全大局转而支持默克尔,但政府中出现裂痕令人瞩目。

2月26日,德国媒体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62%受访者反对二次希腊纾困计划,支持者仅33%,去年9月的类似民调,反对与支持的比例为53%对43%。

由此可见,不论德国人或其它欧元区国家民众都在担心,希腊无底洞会将各国一一拉下水,而对于默克尔而言,离大选还有18个月,一旦二次纾困仍然无效,她能否还稳坐钓鱼台,强力推行这项被戏称为“默克尔方案”的纾困计划,就不得而知了。

 

谁来掏这笔钱

 

默克尔的主张,是扩大EFSF的盘子,吸收来自各方面的资金,包括IMF和其它欧元区以外国家的救助款。而IMF也有人提出,通过增资吸收更多资金并投入EFSF,从而间接为希腊纾困。

然而正在墨西哥城举行的G20财长会议表明,大多数与会国、尤其财力较丰厚的金砖诸国对纾困计划的支持度是有限的:它们可以考虑向IMF增资,但要求在国际金融秩序中更大的发言权;G20对向EFSF注资也达不成共识,一些金砖国家更表示,帮助欧洲纾困不能是无偿的。

欧元区连续减记私人债券的做法,虽然令希腊甩掉不少债务包袱,但起性质等于变相、公开、官方赖账,所赖的还是最活跃的商业和私人投资,这种做法可轻松于一时,长远看却会严重动摇商业、私人投资者对希腊乃至欧元区债券的信心。2月27日,标普将希腊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CC下调至“选择性违约”,并明确表示,此举针对的正是欧元区减记方案,这一在市场预料中的举措,实际上敲响了EFSF的警钟。

正如许多欧洲分析家所指出的,欧元区首先要自救,然后才能指望外力救助,也就是说,欧元区各国政府应该首先担负起纾困希腊的责任,而不应一味试图专家、摊薄风险。但在当前经济、政治形势下,欧元区各国门前雪尚自扫不暇,又能有多少财力、精力,来管希腊这座摇摇欲坠破屋的瓦上霜呢?

 

 

 

  评论这张
 
阅读(466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