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希拉里:叙利亚“选美”前景如何  

2012-11-03 19:46:44|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拉里:叙利亚“选美”前景如何

 

当地时间10月31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表示,叙利亚反对派应“远离极端势力”,并称叙最大反对派组织——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将不再被视为理所当然的叙利亚反对派领导力量”,因为“反对派必须包括更多的组织”,“应让更多在前线战斗、流血牺牲的人,而非几十年没回过叙利亚的人”来代表反对派的整体——一言以蔽之,“反对派需要新的领导”。

希拉里这番话的背景,是下周将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大会”,这次大会的目的,是再一次尝试对叙利亚国内外反对派组织进行整合,力图建立一个统一的领导班子和机构。此前由美、欧、土耳其和“海合会”各国组成的“叙利亚之友”集团曾多次试图整合这样一个班子、机构,甚至组织反对派的“影子政府”,都因反对派内部派系林立、互不服气而不了了之,正如《华盛顿邮报》所言,此次卡塔尔会议是“主导建立一个有广泛代表性反对派领导机构的最后努力”,因为越来越多迹象表明,叙利亚局势有趋于失控的风险,反对派若再不能整合,或许就难觅良机。

许多观察家都指出,希拉里的讲话意味深长,最突出的含义,是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着力点的巨大变化,即将原先“以全国委员会为核心整合反对派”,变为“疏远全国委员会另起炉灶”,据英国《卫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美国打算牵头组织一个有51名成员组成的“叙利亚国家行动委员会”(NIC),这个委员会将包括各派人士,尤其是亲美、亲西方或世俗派的反对派人士,而将宗教极端、激进派排斥在外,并只给全国委员会留15个席位,至于NIC的领导人,可能是8月叛逃的叙利亚前总理利亚德.希贾布。此次多哈会议表面的东道主是阿盟,但实际是美国在推动。一言以蔽之,所谓“反对派需要新领导”的言外之意,是“需要更亲美的领导”,通俗地说,希拉里这次是要在多哈“选美”(选合乎美国口味的叙利亚反对派领导班子)。

几个月来,美国始终大力支持全国委员会,如今突然“换马”,实属不得已而为之。正如《纽约时报》文章所言,奥巴马政府早已被该组织几个月来孱弱的领导和无休止的争权夺利所激怒,这个组织至今无法形成一个有效的过渡政府,也无法吸引叙利亚基督徒、库尔德人等的支持,而原本反阿萨德的老牌异议人士和独立知识分子也不屑与之为伍,更要命的是,越来越多迹象表明,他们和穆斯林兄弟会和圣战者组织关系暧昧,这不免让美国政府担心,自己究竟是在为谁做嫁衣裳?

希拉里的表态,或干脆说,奥巴马政府的意图,是通过“换马”,主导叙利亚反对派的再组合,防止极端分子在反对派中占据上风,并防止叙利亚危机蔓延整个中东,通过扩大反政府组织的代表性,改善反对派形象,从而建立一个更能为各方所接受的“影子政府”,既便于争取国际社会的共识,尽早完成叙利亚政治更迭,又便于在共识迟迟达不成时提供更多支援,而无需担心养虎遗患。

应该说,奥巴马政府此次是下了决心和本钱的:11月6日就是美国大选投票日,而多哈会议可能在7日召开,考虑到时差,这几乎等于是同时举行,这样做的目的,显然是避免选战干扰,“集中力量办大事”,其寄望之殷切,一望可知。

然而“选美”的前景恐不容乐观。

首先,希拉里的“选美”标准便自相矛盾:既要选择“一线流血牺牲的代表”,又把“一线流血牺牲”最多的圣战者们排斥在外。正如许多当地观察家们所指出的,叙利亚反对派19个月来演变的结果,是“打仗的只管打仗,说话的只管说话”,希拉里的“选美”充其量用一批“说话的”取代另一批“说话的”,连“反对派内部的充分代表性”都谈不上,又何谈代表全体叙利亚人?

其次,“选美”非但不会缓和叙反对派内部矛盾,反倒会令矛盾更激烈。全国委员会外交政策发言人拉德万.兹亚德赫已表示,美国的做法是“错误的”、“是有系统地打击全国委员会”,他称全国委员会将在两个月内举行叙利亚境内的“国民大会”,而另一些更激进的组织则扬言抵制卡塔尔会议。不仅如此,希拉里寄予希望的世俗派反对派也并非铁板一块,一些世俗派反对派已表示,反对提前成立“过渡政府”,因为“这将只能是受制于国外的傀儡”。

不仅如此,美国人要“选美”,他的“同志们”却各有想法。

“阿拉伯之春”真正的“主推手”,是将宗教教派利益用“民主自由”精心包装起来的沙特、卡塔尔等海合会国家,这些君主专制的逊尼派瓦哈比派国家真正的目的,是借“革命”颠覆世俗阿拉伯政权、尤其像大马士革当局这样属于“异端(什叶派阿拉维特派)”的政权,扶持全国委员会,纵容该组织与兄弟会、圣战者合流,实际上是符合“主推手”利益和意图的,因此长期以来,这些国家出钱、出枪,从政治、经济、军事上不遗余力扶植全国委员会,并默许“极端势力”的发展扩张,它们对反对派组织、影响力巨大,形同自搞了一套人马,不会甘心美国“选美”,坏了自己大事;土耳其本与巴沙尔当局交情不错,倒戈相向的目的,是押宝巴沙尔必垮,希望在未来叙利亚政治版图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重振百年前的“大国风范”,全国委员会成立于土耳其,活动于土耳其,许多骨干在土耳其生活的时间,恐怕比在叙利亚的还长,此刻“换马”等于前功尽弃;“叙利亚之友”的其它一些盟友,对旷日持久的叙利亚危机早感不耐烦,自身国内问题多多,本国民众也不愿多管闲事,“选美”这种要额外出钱、出力,弄不好还要出兵的事,还是先走着瞧吧。

更麻烦的是,美国在中近东有太多“不良履历”,从袒护以色列到阻挠巴勒斯坦建国,从对萨达姆先捧后杀,到对穆巴拉克“始乱终弃”,当地人对所谓“华盛顿黑手”、“美国佬劫持革命”普遍抱警惕态度,从埃及等地情况可知,较成功的反对派组织都会小心翼翼地和美国保持“安全距离”,而被美热捧的“反对派领袖”(如埃及的巴拉迪),则终难摆脱“革命前是反对派,革命后还是反对派”的龙套地位,这也会给希拉里的“选美”蒙上阴影。

  评论这张
 
阅读(388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