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伊朗府院之争和国际制裁  

2012-11-27 10:25:20|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朗府院之争和国际制裁

 

11月4日,伊朗国会77名议员联署议案,指责内贾德政府对经济治理不力,导致伊朗货币里亚尔在一年时间里贬值过半,且经济增长乏力,国内通胀严重,责令其必须在一个月内到议会接受问责。

按照伊朗宪法规定,只要全部290名议员中有超过74名议员联署,就可责令总统到国会接受质询。自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以来,直到去年都没有一名总统受到过如此“特殊对待”, 而内贾德则已在年内两度被问责,上一次问责,议会列出从“藐视议会权威”、“蔑视神职人员权限”到绕过国会制订特别公共交通预算兴修德黑兰地铁等各项罪状,而这一次则集中在货币和经济问题上。

正如许多分析所指出的,伊朗“府院之争”的实质,是保守派内部的矛盾和斗争。

近年来伊朗议会里占绝对优势地位的是保守派,但随着内贾德和哈梅内伊分歧的加剧,保守派内部也出现分化,其中一派是内贾德的总统派,另一派则是以议长阿里.拉里贾尼为首的国会派。

拉里贾尼的父亲是曾随霍梅尼流亡的大阿亚图拉拉阿莫里.拉里贾尼,家族号称“伊朗的霍梅尼家族”,在神权、世俗两个圈子里都有深厚背景,和最高宗教领袖哈梅内伊更有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随着哈梅内伊和内贾德关系的渐趋破裂,保守派中许多看不惯内贾德的人物纷纷云集到拉里贾尼旗下,并在3月的国会选举中重创内贾德。虽然“内贾德被架空”之说未免夸大其辞,但府院之争的确让这位伊朗政治怪才的活动能量大大受限。

和上次不同,此次问责的火力,集中在货币和经济话题上,因为这两个话题是伊朗社会、民众最不满、也最关注的。

过去一年里伊朗里亚尔汇率一落千丈,2011年年中,1美元可兑换11000里亚尔,11月3日则已变成1美元兑换31000里亚尔,尤其9月底、10月初,里亚尔瞬间贬值40%,造成巨大冲击和震撼。随着伊朗核危机加剧,美国、欧盟收紧包括金融制裁、石油禁运等的全面经济封锁,伊朗日石油出口量从去年的220万桶降至今年的100万桶,通胀率官方数据为25%,而实际则大约近70%,失业率官方数据是12%,实际大约3倍于此,过去一年,鸡的价格翻了3倍,面包则涨了5倍,3个月前40公斤装大米售价80万里亚尔,上个月已需170万,药品等物资则干脆有价无市。月通胀率估计高达50%,这一切都让伊朗民众感到十分不满,且随着制裁步步收紧,这种不满还在加剧。

尽管内贾德辩解称,这些危机是西方“经济战争”所致,自己和政府不应负责,但国会的问责则一口咬定,内贾德的治理无能、应对乏术加剧了这种危机。很显然,这样的说法在伊朗社会上也能获得共鸣和响应,借国际制裁所产生的危机挤压内贾德,正是国会派的一步妙棋。

内贾德和哈梅内伊、拉里贾尼的最根本矛盾,是后者对前者的权力欲感到担忧。内贾德任内曾多次设法提拔老丈人马沙埃,先后提名这位此前不过是个小情报员的姻亲出任副总统、总参谋长,都被哈梅内伊封杀。有传闻称,内贾德试图在2013年两届总统任满、按规定必须退休时效仿普京-梅德韦杰夫,和马沙埃联手复制“二人转”,以至于哈梅内伊要发狠说出“实在不行就取消总统普选”的话。就在国会二次问责出台前,内贾德的另一名死党、总统新闻顾问兼伊斯兰通讯社社长阿里.贾万菲克被以“藐视宗教传统、侮辱最高精神领袖”的罪名判处6个月徒刑,内贾德亲自探监,却被拒之门外。直接促成这次“闭门羹”的是伊朗总检察院,而这总检察长正是拉里贾尼的哥哥萨迪格.拉里贾尼,他另一个哥哥穆罕默德.贾瓦德.拉里贾尼曾任过副总检察长,说检察院是拉里贾尼派大本营也不为过。

然而这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问责看似热闹,实则恐雷声大雨点小。

货币和经济危机的实质,是国际制裁,而国际制裁的根源,则是伊朗核政策,尽管在这个问题上哈梅内伊、拉里贾尼和内贾德意见并不完全一致,但出于对西方共同的不信任,更处于对政治危险的担心,他们均不愿在台面上“服软”,在压力下对西方让步,如此则制裁这个危机根源无法根除,不论怎么“治标”也是无济于事,甚至适得其反,事实上为平息货币危机,伊朗日前强行规定了1:28000的美元对里亚尔官方汇率,并逮捕了30个“扰乱货币兑换市场秩序”的“投机倒把分子”,结果却反导致外汇兑换点纷纷关门,经济和货币环境雪上加霜。国会问责书中不敢触及制裁及核政策话题,却揪住“不该进口15700辆汽车,而应拿这笔钱买食品、药品”,“不该花高价进口价值25亿美元的外国小麦,而不优先采购国产小麦”等枝节问题不放,不仅隔靴搔痒,而且很难构成对内贾德的持续杀伤力。

事实上,对“府院之争”,伊朗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始终冷眼旁观,心存警惕。他不希望内贾德权力膨胀,但更不希望保守派的权力内斗,导致“伊朗价值观”体系的根本动摇,而国会的问责如果无限“上纲上线”,最终很可能触及“不可触摸线”,这是哈梅内伊所绝不愿看见的。正因如此,日前这位最高精神领袖表示,伊朗政坛人物“应注重团结”、“应共度难关”,这似乎表明,一旦“府院之争”超出其容忍范围,就很可能被这位强势人物紧急制动。

  评论这张
 
阅读(27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