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叙利亚:和哈马斯“决裂”?  

2012-11-14 08:12:41|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叙利亚:和哈马斯“决裂”?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称,当地时间11月5日,叙利亚安全机构强行关闭哈马斯驻叙利亚所有办事处,并开始驱逐哈马斯组织人员,对此哈马斯发表声明表示“强烈谴责”,并呼吁大马士革当局“停止对叙利亚人民镇压”。

对此一些中东观察家认为,此举表明,叙利亚-伊朗-哈马斯“反以色列轴心”已被撕裂,哈马斯和叙利亚这对“政治盟友”关系“决裂”,这将令伊朗在国际上处境更加艰难。

事实上,这种论断是欠精确的,因为叙利亚和哈马斯从来都不是很亲密的盟友——甚至未必真能称得上盟友。

哈马斯组织是巴勒斯坦境内一个后起的政治-军事组织,1987年才成立,巴解组织所参与的几次大规模反以战争,如历次中东战争、以色列-黎巴嫩战争等,该组织都未及涉及,但因拒绝和以色列妥协,坚持“消灭以色列”的“民族初始目标”,和在被称为“石块战争”的占领区“起义”中表现活跃而名声大噪,2006年1月,哈马斯在巴勒斯坦自治区第二次立法委员会选举中大获全胜,却遭到巴解主流派法塔赫等方面的抵制,2007年6月,哈马斯发动内战,控制加沙地区全境,从此将本就幅员狭小的巴解自治区一分为二。和巴解主流派主张和以色列共存、通过和平手段谋求巴勒斯坦建国不同,哈马斯一直主张武装斗争和“消灭以色列”,并不惜采取暗杀、绑架、人肉炸弹、火箭弹袭击等非常手段,令以色列十分头疼。

哈马斯的主体是逊尼派瓦哈比派穆斯林,其组织的核心,是与埃及兄弟会同源的巴勒斯坦穆斯林兄弟会,其主要国际支持者,是沙特、卡塔尔等“海合会”君主国,前者以瓦哈比派盟主自居,后者自埃米尔哈马德.本.哈里发.阿勒萨尼即位后,千方百计谋求利用同教、同宗的影响力,提升卡塔尔的国际地位,是加沙财力的重要保证。加沙历史上曾是埃及领土的一部分,哈马斯又和埃及兄弟会出自同源,尽管不论穆巴拉克时代或后穆巴拉克时代,埃及官方的立场,都是恪守《戴维营协议》,避免直接支持哈马斯,但民间的同情、资助却难以遏制,埃及西奈半岛和加沙地带边境,密如蛛网的“地下通道”,素来被称作哈马斯和加沙的“血管”。

此外,土耳其出于自身战略考量,近年来也时常默许“救援船”从海路向哈马斯输送补给,并因此屡屡引发土以关系紧张。

叙利亚巴沙尔政府是穆斯林什叶派阿拉维特派执政,和伊朗存在一定宗教联系(伊朗是什叶派十二伊玛目派为主的波斯人政权),但和哈马斯却“血缘疏远”,恰相反,构成叙利亚武装反对派的主体之一——南部霍姆斯、哈马等地的叙利亚穆斯林兄弟会,却和哈马斯同族、同教派、同政治源流,历史和现实关系十分密切。尽管出于“反以统一战线”需要,叙利亚(以及伊朗)对哈马斯有所帮助,如哈马斯总部一直设在大马士革东南部的雅尔穆克巴勒斯坦难民营,哈马斯政治局主席哈立德.马沙尔也常年住在叙利亚,但叙利亚长期以来一直强调这仅是“历史原因”所致(上世纪80年代以色列-黎巴嫩战争后,和法塔赫不合的巴勒斯坦组织纷纷将总部迁移到叙利亚,除哈马斯外还有杰哈德、人阵、解阵和人阵总部等),仅是政治机构而并未卷入地区冲突。

叙利亚所支持的巴勒斯坦武装派别,为1985年3月由人阵、解阵、人阵总部、闪电、人斗阵、巴解镇、法塔赫反对派等组成的“巴勒斯坦民族拯救阵线”,这些组织在80年代因不满巴解领导人阿拉法特,在叙利亚支持下挑起黎巴嫩境内巴勒斯坦武装混战,并在几年内攻陷夏蒂拉、萨布拉和布拉杰奈堡等3座黎巴嫩境内主要巴勒斯坦难民营,迫使法塔赫势力基本退出黎巴嫩。这些亲叙巴勒斯坦武装一部散布于黎巴嫩境内,一部分集中于叙利亚,其中人阵总部亲叙色彩最强,其负责人艾哈迈德.贾布里勒本就是前叙利亚军官,其总部设于大马士革市中心的马兹拉区,并实际控制着大多数叙境内巴勒斯坦人聚居地,包括哈马斯总部所在的雅尔穆克难民营大部。

由于上述微妙关系,哈马斯和叙利亚的关系紧张已久,2003年美国以叙利亚容留哈马斯总部系“包庇恐怖组织”为由,专门通过“清算叙利亚法案”后,多次传出叙有意驱逐哈马斯总部的消息,但由于约旦、埃及等哈马斯希望搬迁的“下家”纷纷拒绝,此事一直拖下来。

叙利亚内部冲突爆发后,哈马斯和负责人马沙尔一再作出“声援本派兄弟”姿态和言论,令大马士革当局十分不满,早在去年11月便有驱逐传闻,但被哈马斯方面否认。此次事件,尽管半岛台称系“叙军”攻击雅尔穆克难民营所致,但美联社11月7日的报道却指出,事实上冲突发生在巴勒斯坦不同派系内部,哈马斯支持者试图占据雅尔穆克难民营中被人阵总部控制的据点,结果被后者开火击退,造成人员伤亡。事实上自上世纪90年代巴解自治区成立后,包括哈马斯在内多数巴勒斯坦政治、军事人员已离开叙利亚,留下的多系亲叙且和法塔赫不睦的派系、武装,哈马斯的总部大多数时候是在唱“空城计”,并没有多少实力。

叙利亚冲突本来就有内因和外因共同引发,而教派冲突,以及境外逊尼、什叶两派竞相扶植代理人,则让冲突变得错综复杂,但大体上大马士革当局-伊朗,以及黎巴嫩和伊拉克的部分什叶派组织为一方,逊尼派-瓦哈比派-兄弟会体系为另一方的阵垒是十分鲜明的,如果说在反以方面,叙利亚和哈马斯算是“盟友”,那么在叙内部事务上则一直是对手(如果算反以的帐,叙利亚和沙特、卡塔尔,甚至沙特和伊朗也勉强可算“盟友”或“战友”),既非密友,何谈“决裂”。

值得一提的是,卡塔尔在此次哈马斯事件中作用明显:10月23日,卡塔尔埃米尔访问加沙,成为该地区被哈马斯控制以来首位抵达访问的外国元首,此后便发生了诸如以色列袭击苏丹(理由是加沙哈马斯反以袭击加剧,苏丹为哈马斯制造军火)、叙以边境紧张局势加剧,和大马士革的哈马斯事件等等,而作出前述有倾向性报道的,则正是卡塔尔所控制的半岛台。

正如联合国负责政治事务的副秘书长杰弗里.费尔特曼对安理会所言,叙利亚局势日趋严峻,已将危机蔓延到本已动荡不安的整个中东地区,而巴勒斯坦各派别的卷入,将令问题变得更棘手、更错综复杂。巴勒斯坦虽至今未圆建国梦,但其武装却已在约旦、黎巴嫩等多个容留国引发“国中国”麻烦,巴以问题更是中东最深、最根本的冲突之源,国际社会必须对此高度警惕,以防这把危险之火有人点、无人熄。

 

  评论这张
 
阅读(333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