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上海地铁追尾:人们其实并不想过多联想  

2011-09-29 01:20:38|  分类: 杂七杂八的过期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地铁追尾:人们其实并不想过多联想

 

上海地铁10号线追尾了,不幸的是,伤者多达260人,其中还有20人重伤,不幸中万幸的是,没有人在这次罕见的地铁事故中死亡。

感谢网络时代和信息时代的便利,人们很快发现,这条10号线真是多灾多难:2008714,在建中的10号线工地,一名工人掉进混凝土搅拌桶内死亡;2011728日晚高峰时,10号线信号调试中发生故障,本应开往航中路的列车被莫名其妙开进了虹桥枢纽站;731,老西门站连接1415号屏蔽门的站台玻璃突然碎裂,然后便是92714发生的这一幕。

人们很快发现,据称很可能导致此次追尾的信号系统,系卡斯柯信号有限公司所提供,而这家公司正是导致“7.23”甬温铁路动车追尾特大事故信号系统的提供者。

照理说,对上面这些,人们似乎不该作过多的联想:10号线接二连三的事故,原因并非个个相同,问题也不都出在信号系统上,将之牵扯在一起,似乎有些牵强附会;动车和地铁虽都是在轨道上跑的列车系统,毕竟存在不少差异,因为两次事故恰好为同一家厂商所提出,就揣测其中有何隐情或“名堂”,好像也难逃先入为主之嫌。

事实上人们也并不想过多联想,大家都是普普通通、本本分分的市民,所希望的无非是把真相弄清,把隐患排除,该搞明白的要搞明白,该追究、问责的要追究到位,问责到底,无非是地铁通畅、安全、可靠,能让大家高高兴兴上班去,平平安安回家来。地铁出了这么大事故,于情于理,都应尽快叫停可能存在类似事故隐患的车辆,迅速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独立调查,应及时、坦白地披露事故真相和调查进展。上海是中国最大都市,地铁又是上海交通的命脉,众目睽睽之下,大庭广众之间,车厢里有外国人,隧道外有媒体有公众,事关两千多万市民和无数国内外来宾的切身利益、生命安全,这样做才是顺理成章的。

然而事发后几小时所发生的一些事,却由不得大家不去联想。

事发第一时间,地铁广播仅提“设备故障”、“信号切换为手动”,仅谈到“限速”、“班次间隔延长”,仅建议乘客换乘其它线路,而决口不提发生了事故;不久后上海地铁微博承认事故,却将之称为“碰擦”;再往后,“碰擦”终于变成了“追尾”,却被“正名”为“轻度追尾”——伤260人之追尾而“轻度”,那么“中度”、“重度”又当如何?人们并不想过多联想,但看着上述花样百出的“新名词”,却又不得大家多想。

如前所述,类似的信号故障已在10号线出过一次,并导致列车逆行,当时有关方面表示“没有问题”、“不会追尾”,大约是庆幸于“未追尾”,有关方面不仅未停运排查,甚至“连列车广播都没有”;如今追尾了,伤人了,有关方面又说“碰擦”、“轻度”,是否仍在庆幸于总算没死人?人们其实并不想过多联想,却由不得不想:照这趋势,下次该会是怎样?

事发至今不过几个小时,真正专业性、综合性的全面排查,恐根本来不及展开,更不用说出科学结论,人命关天,照理说应该给科学一点时间,交通再繁忙拥堵,为了大家今后的性命安全,让10号线暂停运营,直到查出问题、排除事故隐患,也是必须的,是能得到市民、公众谅解的。但媒体报道得知,1430分许发生事故,19时左右10号线已恢复通车,短短4个半小时,那些不知有没有隐患的地铁列车,就拉着晚高峰的重负荷,在不知有没有问题的信号系统指挥下,沿着同样不知有没有麻烦的铁轨上往来奔驰。人们何尝愿意相信“阴谋论”,愿意不惮恶意去“有罪推定”揣测人和事,但面对如此令人提心吊胆的事实,人们能不去多联想、敢不去多联想么?

把该说得说透,该查得查清,在这一切实现前,不拿老百姓的性命开玩笑,人们要的,其实就这么简单,只要做到这一切,人们其实并不想、也无必要去作过多的联想。

  评论这张
 
阅读(150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