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短房的博客

土豆大棚 懒得一言堂 流觞亭 反正就是它罢

 
 
 

日志

 
 

叙利亚:流血的斋月  

2011-08-06 01:07:41|  分类: 杂著及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叙利亚:流血的斋月

 

此时此刻正是阿拉伯国家传统的斋月,在斋月期间,穆斯林在日出与日落之间不吃不喝,一切战争行为原则上也应停止。

然而在叙利亚,斋月前后却成为3月15日骚乱发生迄今最血腥的时刻:据人权组织“叙利亚人权观察”称,7月31日,即斋月前一天,叙利亚装甲部队开始向反对派大本营哈马市进攻,造成至少130-150人死亡,至8月3日,叙利亚坦克已进至哈马市中心、反对派活动的大本营奥伦提斯广场,又造成至少数十人死亡。

 

斋月缘何流血?

 

早在7月10日由叙利亚政府组织的“全国和解对话”因激进反对派抵制无果而终,及后者随即明确提出“推翻阿萨德政权”目标后,巴沙尔当局就不断释放“武装团伙破坏治安”、“外国势力支持武装团伙犯罪行为”的舆论,8月31日,即哈马行动开始当天,叙利亚政府发表声明,称“包括一名上校在内,5名军警被武装犯罪团伙杀害”,并特别指出,“武装团伙”在哈马市“焚烧当地警署”、“破坏公私财产”,而行动本身被解释为“清场”、“搬走路障以恢复交通”,8月1日,当叙利亚军队在哈马市开始掌握主动权后,总统巴沙尔发表声明,赞扬军方“战胜了国家敌人”。

因持续近5个月的镇压,叙利亚已遭受西方阵营和土耳其等邻国多项制裁,国际处境孤立,而斋月蹀血,又犯了穆斯林的大忌,很容易加剧国内矛盾,激起伊斯兰世界的普遍不满,巴沙尔虽年纪不大,却富有政治经验,何以偏偏选择在此时大开杀戒?

哈马市地处所谓“逊尼三角”中心,又正位于叙利亚最重要的、连接首都大马士革和北方重镇阿勒颇的M5公路中枢,不但战略地位重要,且一向是逊尼派反对势力的核心根据地,叙利亚兄弟会的大本营,阿萨德父子掌权后,逊尼派的多次起事,哈马都是双方冲突最激烈、争夺最白热化的焦点地带之一,1982年据称导致数千人被杀的兄弟会暴动,地点就在这里。此次反政府运动开展至今,哈马同样成为激进反对派的中枢,6月初,巴沙尔当局迫于形势,从哈马撤出军警,使得该市实际上被兄弟会所控制,这里成为叙利亚境内,反对派可以公开集会、活动和串联的唯一“解放区”,也成为外国官方、非官方人士经常出没的地方。7月6日和7日,美国大使罗伯特.福特和法国大使埃里克.舍瓦利埃相继出访哈马,参加奥伦提斯广场等地的反对派集会,引起叙利亚和欧美各国的激烈外交冲突,可以说,哈马是巴沙尔、乃至阿萨德父子两代的一块痼疾。

正如许多观察家所指出的,阿萨德政权的“抗击打能力”较强,尽管部分反对派人士多次渲染其“众叛亲离”、“内部不稳”,但几个月来的形势表明,巴沙尔的政治、军事机器仍能正常运转,武装力量仍然听命于他。和利比亚不同,叙利亚经济封闭性强,且并没有大量的主权基金投资,因此巴沙尔政权曾有恃无恐地表示“不怕欧盟冻结资金和限制旅行”;而植根于什叶派Alawite教派和家族、血源圈子,并受到前苏联影响而形成的叙利亚军事机器,又很难产生如突尼斯、埃及那样容易受西方影响的西式军官团,从内部颠覆阿萨德政权。可以说,巴沙尔唯一担心的,便是北约效仿利比亚,以“人道理由”的口实直接发动针对自己的军事干预。

自7月初以来,欧美不断提高对巴沙尔的调门,美、法大使访问哈马“刺激”性质十足,此后的外交纠纷更是步步紧逼,反客为主,法、美高级官员也多次释放出“巴沙尔政权已丧失合法性”、“镇压人民”等论调,这与利比亚干预前夕如出一辙,这当然会令巴沙尔警惕。在巴沙尔看来,和利比亚相比,直接与北约盟国之一——土耳其陆地接壤的叙利亚实际上更容易受北约军事干预,而要预防这种干预,必须绝对避免叙利亚境内也出现一个“班加西”。很显然,哈马自6月起的形势演变,大有“班加西化”的趋势,这让芒刺在背的巴沙尔宁可冒险,也要拔掉这根眼中钉,肉中刺。

 

军事干预会出现么

 

自8月1日起,安理会就连续开会,磋商叙利亚问题,尽管安理会发表声明,谴责叙利亚当局“侵犯人权,用暴力对待平民”的做法,但声明同时也呼吁“当事各方保持克制”,甚至连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决议也无法达成共识。

由于北约在利比亚军事干预中钻了1973号决议的空子,俄罗斯、中国、印度等国在叙利亚问题上显得更为谨慎,避免决议成为军事干预的又一口实。尽管哈马事件发生后,俄方也谴责了叙利亚的行为,但在决议问题上并未松口,而安理会轮值主席国印度此前一直支持俄罗斯立场,此时的态度也难以捉摸。正因如此,安理会闭门讨论数日仍不得要领,而叙利亚的装甲部队已长驱直入哈马市中心。

即便一项谴责+制裁的决议最终得以磕磕绊绊的通过,军事干预也很难发生。

尽管哈马事件发生后,希拉里首次会晤了叙利亚反对派代表,欧美各国也加强了谴责叙利亚的调门,但正如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8月1日对法国《自由南方》杂志所言,军事干预叙利亚缺乏干预利比亚时的两大必备条件——联合国授权和周边国家支持,因此无法做到。

在军事上,哈马处于叙利亚腹地,外界势力难以如班加西或米苏拉塔那样,制造“反政府飞地”,且反对派本身态度不一,部分温和反对派出席了政府召开的和解大会,希望和平分权,即便主张暴力夺权的强硬反对派,也分为“希望外界干预”和“警惕外界干预”两派,且后者占据上风,如果说,6月10日前的几天里,当反对派控制叙利亚-土耳其边界重镇吉斯尔苏古尔时,军事干预还可借“保护平民”、“建立人道主义基地”等口实,以该城为跳板逐步蚕食,6月中旬叙利亚军队在边界的清洗,让任何外界干预都必须“边界强推”或“中心开花”,这显然是赤裸裸的战争行为,也是欧美各国所不得不避忌的。

不仅如此,拉斯穆森未提及,却难以回避的是,欧美各国已缺乏军事干预的意愿。美国财政违约危机侥幸过关,却仍然利剑高悬,投鼠忌器的奥巴马很难在此刻下决心再花钱打一场新仗;北约欧洲国家深陷债务危机泥潭,对久拖不决的利比亚战事已感到焦躁不安,急欲早早了事,面对更难啃的核桃——叙利亚,恐不欲也无力再生事端;原本对支持反对派积极性最高的土耳其,在发生军事高层总辞事件后也转趋稳健,攘外必先安内,在协调好内部关系之前,土耳其恐也难有大的作为。

不管联合国安理会最终作出怎样的姿态,哈马事件都会令巴沙尔政权在国际上更孤立,但倘如1982年那样,巴沙尔不惜一切代价“挖刺”成功,打掉叙利亚强硬反对派的根据地、大本营,阿萨德王朝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或许反倒能获得少许安宁——哪怕只是表面的、暂时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8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